排列5
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之圍觀大唐》-> 第三十六章 和氏璧
第三十六章 和氏璧 作者:青書無忌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06-29
  •     “是他不放開我,不是我硬要抱著他。”李世民抱著寧楚半靠在床榻上,苦笑地朝這個一臉怒氣男子解釋道。從對方異于中土粗獷長相來看,這人大概就是那個西域高手跋鋒寒。
        李世民覺得自己非常無辜,在師妃暄走后,寧楚就伸手把和氏璧拿了起來,但餐館里同時也有人回過味來,二話不說就抽出刀來搶和氏璧。徐子陵沖過去解決那些嘍啰,而他只是想湊過去看看和氏璧是不是真。結果寧楚居然就那么倒了下去,他只好扶了他一把。
        沒想到這么一扶,就把人扶到自己懷里了。
        李世民絕不承認自己在聽到寧楚小聲求救后,心神劇顫。
        是人都會有保護欲,更何況求他是個看上去那么柔弱美少年。李世民知道,寧楚當時已經處于昏迷狀態,不管他抓到誰,都會說那句話。但李世民卻覺得,上天讓他在寧楚身邊,也是有一定道理。
        這么想著,他便低下頭去,溫柔地看著正在他懷中睡得極其不安穩寧楚。
        看到這一幕,跋鋒寒心情非常不好。他只不過是看到了東溟公主單婉晶暗記,去了解一下邊不負事情,結果居然得知了師妃暄竟把和氏璧交與寧楚這個情報。他本以為是誰故意傳出來假流言,但在他尋到李閥別院時,看到就是寧楚正一手握著那枚天下聞名和氏璧,另一手緊攥著李世民衣襟,扒在對方身上昏迷不醒。
        寇仲和黑墨是先他一步尋來,和徐子陵已經通過氣,了解了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寇仲走到跋鋒寒身邊,盯著寧楚手中正異彩連連和氏璧沉聲道:“這和氏璧有古怪,但又不像是下了毒……”
        徐子陵露出深思神色,抿緊了唇,好半晌才艱難地說道:“師妃暄把這和氏璧交給寧楚,肯定就是知道會變成這樣。”對于徐子陵來說,慈航靜齋是玄門正宗,作為慈航靜齋傳人師妃暄竟然會害寧楚,這個認知讓他非常難以接受。難道就因為寧楚可能是那個邪帝向雨田弟子嗎?可是寧楚什么壞事都沒做過,那個師妃暄怎么就這么心狠手辣?
        徐子陵看著寧楚在李世民懷中煞白臉容,想起他在昏迷前那聲求救話語,心不禁一抽一抽痛著。寧楚雖然看上去纖瘦,但由于他個性非常強勢,和他平日相處他們三人誰都不曾看輕于他。徐子陵從未想過寧楚會有那么柔弱一面,越回想就越覺得心頭怒火狂飆。
        寇仲奇怪地看了一眼身邊壓抑著怒氣徐子陵,自從練了《長生訣》之后,寇仲就很少見自己這個兄弟發過怒了,而且不同于另一邊對著李世民飆暗火跋鋒寒,惹徐子陵生氣好像是那個師妃暄。
        李世民心中也在思量著此事如何善了,他在這一路上已經想了很多種解決方案了,可是寧楚就這么抱著他不放,他根本一種方法都使不出來。但即便是這樣,他也很難下手去推開他,或者把他交給其他人。
        被人如此全心全意地依賴著,好像在他記憶中,完全沒有過。原來這種感覺這么好。
        跋鋒寒試著想要把寧楚和李世民分開,但只要稍微一用力,昏迷中寧楚眉頭便皺了起來。自從跋鋒寒對寧楚做過錯事后,他就暗自發誓以后絕對不會讓寧楚不如意,當下只能鐵青著臉松開手。
        幾個人就各懷心思地僵在那里,但黑墨卻已經繞了幾個圈,急得直跳腳了。見沒一個人管用,只好擠開他們跳****,不管那個抱著寧楚男子驚異眼神,把大頭湊過去,伸出舌頭在寧楚左耳上舔了舔。
        也許是熟悉動作讓寧楚稍微恢復了一點意識,本來緊攥著李世民衣襟手竟那么松開了,就那么閉著眼睛朝旁邊摸索著,在摸到黑墨滑順皮毛后,安心地靠了過去,還順便在它懷中找到了以往舒服位置。在小谷時候,冬天里他為了御寒,更是要和黑墨一起睡。現在身上帶著和氏璧寒氣,寧楚也習慣性地往黑墨懷里鉆,直到整個人都被黑墨罩住,只露出了一個尖尖下巴小臉,才停了下來。
        李世民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懷里人被一只黑豹搶走,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總比被另一個人搶走好。
        旁邊站著跋鋒寒他們也是這么想,然后以寇仲為首,開始和李世民客氣,統一戰線務必要先把閑雜人等趕走。李世民無奈,這里本就是他洛陽別院,這幾個做客人反而要趕主人,還一個比一個理直氣壯。不過他也是不能在此久留,想也知道師妃暄把和氏璧當眾贈與寧楚,會在洛陽掀起怎樣滔天巨浪,他有無數事情需要去做。李世民再覺得寧楚好,也知道寧楚在他心里其實比不過他手中拿著和氏璧。不過今日但看那師妃暄能輕易把這和氏璧轉手送人,就算是迷信慈航靜齋李世民也不由得多轉了幾個心眼。當下便起身作別,告訴寇仲他們這里雖然只是一間小院,但還是有一些侍衛留守。
        但他們彼此都知道,這些侍衛根本擋不住真正高手,更何況很多人是看見李世民抱著寧楚到這里來。被人找上門來,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在李世民走后,跋鋒寒便提議他們趕緊換地方。
        寇仲和徐子陵都同意,雖然寧楚不知道為什么還在昏睡,但他們三個大男人和一只黑豹,還保護不了他嗎?和黑墨關系最好徐子陵好不容易把黑墨勸開,但在看清了寧楚情況后,不禁臉色大變。
        寧楚此時臉色蒼白得猶若死人,他手中和氏璧卻在他指縫間瑩亮生輝,彩光流溢。而且亮度在不斷劇增,有如天上明月,彩芒閃耀,詭異無比。好似正在吸取寧楚生命力一般。若不是黑墨離開,他們根本看不到這股異相,當下急忙想要把寧楚手扳開,把這個古怪至極和氏璧從他手心拿走。
        但就在跋鋒寒剛碰到和氏璧時,這千古異寶光芒閃爍了一下,就那么瞬間在寧楚手心中化成了灰燼。
        “叮當!”原本補在和氏璧一角黃金清脆地掉在地上,打了幾個轉才完全停了下來。
        屋內三人全都僵住了,保持著原來動作,呆呆地看著在床上灰燼和地上那一小塊黃金,好半晌都沒回過神來。
        “……難道,師妃暄給小楚這塊和氏璧是假?”寇仲啞著嗓子問道。
        “不,應該是真。”跋鋒寒搖頭,“也許剛剛不是它在吸收寧楚生命力,而是寧楚在吸收和氏璧中能量。”
        “小楚情況有點不對勁。”抱著寧楚徐子陵有些惶急,寧楚身體沒有一絲溫熱,就像是抱著一個大冰塊一般,任憑他怎么輸入真氣都沒有反應。
        跋鋒寒探了探寧楚內息,面色凝重道:“別再給他輸真氣了,他需要是疏導。”說罷二話不說地把寧楚從床上抱起,扶著他盤膝坐在地上,伸出雙手抵在他身后,開始運功。
        寇仲和徐子陵本來想替他們守護,防止此時有人來偷襲,但幾乎就在跋鋒寒搭上寧楚背心瞬間,跋鋒寒臉也白了。寇徐兩人對視一眼,均知道跋鋒寒一人之力不行。他們兄弟連心,知道雖然留一個看守比較好,但兩人卻坐在寧楚身前,一人對上寧楚一只手,同時輕運內力。
        跋鋒寒說得沒錯,也說得有點錯了。
        并不是寧楚在吸收和氏璧中能量,而是和氏璧在向他狂飆著能量。
        和氏璧在許多人手中來來回回了將近千年,光吸收日月精華就無窮無盡,但再好玉石,也是凡物。物極必反,所以才造成和氏璧現在隨著天時變化特點。寧楚碰到和氏璧時,雖然并沒有運起內力,但和氏璧卻像是找到了一個發泄能量出口,寒氣像決堤江河般狂涌而出。
        初時寧楚身體還能撐得住,但要知道,這缺口會被越沖越大,而就像慣性一樣,到最后就完全成了和氏璧其中能量載體轉移,等能量全部轉移到寧楚身體中后,原載體和氏璧便化為了灰燼。
        但寧楚身體也畢竟是凡人,一下子獲得這么多能量,卻無法消化,若跋鋒寒再慢上一刻,便是爆體而亡下場。但饒是如此,兩個人也容納不下。
        所幸,還有寇仲和徐子陵兩個人。
        寧楚在一片黑暗中,只覺所有經脈像膨脹起來,在他無法忍受那一刻,忽然有了突破關口,體內寒氣也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古怪之極感覺,全身經脈似乎全沐浴在溫暖陽光下,有說不出舒服。只覺靈臺一片清明,心中涌起莫以名狀狂喜。
        他隱隱知道這該是和氏璧洗髓易筋能力,他以前無法運用步三爺傳給他功力,并不是因為功力傳到他身上就消失了,而是他經脈天生不足,比起常人來要細上許多。和氏璧能量在他經脈中一沖漲,竟強化了經脈負載能力,使真氣容量以倍數增加。就好像把一泓水洼,硬生生地沖擊成了一個無底深潭,以后能在這潭里裝多少水,那就要靠他自己修煉和造化了。不過至少步三爺傳給他那兩甲子內力是可以使用了。
        可惜是,和氏璧對他斷掉心脈卻沒有什么用處。
        不知道什么時候,寧楚恢復了意識,睜開雙眼。
        第一眼就看到了一雙定定看著他黃金色眼瞳。
        寧楚知道黑墨在擔心,便抬起手拍了拍黑墨頭讓它安心,然后開始觀察周圍。寇仲和徐子陵仰面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而跋鋒寒則從他身后,抱著他后背昏迷著。三人都吐了一口血,寧楚診斷了一下,發現他們三人都如原著中一般,通過他吸取了和氏璧力量,和他一樣洗髓易筋,對于以后武道大有益處。
        現在只是因為受到沖擊太大,暫時失去意識而已,反而是很早之前就昏迷他先醒過來了。
        寧楚把扔在昏迷三人并排扔在床上,在看著他們三個“和平共處”這一刻,寧楚不禁腦筋搭錯弦地想到這樣3P好像很邪惡。
        趁著他們沒醒,寧楚去快速洗了個澡。他在這里看到了李閥標志,說明是李世民地盤。寧楚記在心里,雖然不知道昏迷時候發生了什么,但卻知道他肯定欠了李世民一個人情,以后再找機會還。至于床上那三個人,寧楚知道雖然他們如原著一般得到了和氏璧能量,但起因還是因為想要救他。
        而且冒還是生命危險。
        所以在寧楚醒來看到他們那一刻,寧楚在心中對他們定位已經不是朋友,而是兄弟了。
        當然,和跋鋒寒那個床伴契約也沒作廢,只是兄弟是兄弟,他可以分得清楚。
        寧楚找了件干凈衣服,擦著頭發,又轉回原來房間。他剛剛在洗澡時候洗掉皮膚上污垢,發覺自己皮膚竟變得光滑細嫩無比,更像能發得出光芒來一般柔和。想來應該是和氏璧能量,他排出了體內毒素,即使不用照鏡子,寧楚也知道自己臉肯定更加“驚心動魄”了。
        雖然對自己變得更惹禍了沒什么自覺,但寧楚還是覺得有點不甘心,忍不住爬****,拿著毛巾把昏迷著三人臉都擦干凈。果然,一個比一個變得帥了,跋鋒寒和寇仲比較黝黑膚色,就像泛著金屬光澤一般,就算是三人中比較白徐子陵也變得越發干凈俊秀,但卻一點都不娘,而是散發著溫和令人舒服氣息。
        寧楚向來是不在意外貌,但是卻對和氏璧會讓人體毛孔排毒原理比較好奇。剛才洗澡時候怕有人偷襲他們三個,所以沒仔細觀察自己皮膚變化。現在有三個實驗品乖乖地躺在這里,寧楚又怎么肯放過。
        由于床本來就不大,并排躺了三個大男人就已經很擠了。寧楚干脆就直接跨坐在跋鋒寒身上,開始很自然地脫他衣服。
        黑墨蹲在一旁,看得滿臉黑線,卻又不能阻止,只能搖了搖尾巴,自己溜出去找點吃去了。
        就在寧楚剛解開跋鋒寒上衣,低頭認真研究時候,突然感應到有人從窗戶飄了進來。
        然后,他聽到一個倒抽涼氣聲音。
        沒有殺氣,那是來看熱鬧嗎?
        寧楚不悅地抬起頭,發現來人是誰后,意外地挑了挑眉。
        他可沒料到會在這里碰到他。
        一個筆墨都難以描繪美人,半濕著發,坐在一個……或者三個昏迷男人身上,辣手摧“草”中?
        “啪嗒!”
        侯希白手中美人扇直接掉在了地上,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手機閱讀請訪問wap..com,手機小說更新最快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