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史上第一寵妃》-> 第一章 瘋癲王妃
第一章 瘋癲王妃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云州大陸上有六個國家,周國可謂算得上是第一超級大國,京城十分繁華,街道上人山人海,十分熱鬧。

        雖然街道上人很多,治安卻很好,處處歡聲笑語,但也有例外,比如今兒個就出現一處不和諧的場面。

        只見大街上被幾個丫鬟簇擁著的一個美貌少女,對著另外兩個同樣出色的少女奚落著:“呦,這不是昊王妃嗎,長的這么俊俏,昊王怎么能讓你出來呢,要是被哪個登徒子看上怎么辦?”

        昊王妃,周城的百姓都熟悉,京城一品大員葉尚書之女葉輕弦,未出閣之前可是周國鼎鼎有名的美人,不過在云州大陸上,美貌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要有實力。

        葉輕弦出名的原因就是太過柔弱了,柔弱到一只螞蟻都殺不死,而且還很膽小,空有一副美貌,被很多閨閣小姐所不恥。

        她在出閣之后就更有名氣了,因為葉尚書對皇帝有恩,所以皇上親自指婚,將尚書府的兩名嫡女都指給了戰功赫赫,英俊神武的昊王。

        昊王可是京城中閨閣小姐的夢中情人,除了美貌,大家可都比葉輕弦有實力,但誰叫人家有個牛逼的爹,讓人嫉妒不已,暗地里不知道怎么詛咒她了。

        可能是詛咒的多了,所以她們的詛咒應驗了,在大婚當日,葉輕弦被人下毒,雖然保住了一條性命,可是卻瘋傻了。平日看著好好的,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犯病了,變成瘋子一般,自然昊王不會寵愛她了,她也從萬人嫉妒對象,變成了茶余飯后的笑柄。

        葉輕弦看了眼對面的女子,慕容丞相的嫡女,慕容燕!

        剛及笄,墨色長發精致的綰了起來,白皙的肌膚,精致的五官,還透著一絲嫵媚,身上一襲粉紅長裙,襯得她更加嬌嫩了。

        光從外表上看,也是一位出色的美人,更加出色的是,她的武功不低,師出名門,有驕傲的本錢。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一心想要嫁給昊王,沒想到卻被葉輕弦占了王妃之位,怎能不恨?所以今日才有了街上這一幕,她的目的就是羞辱葉輕弦。

        慕容燕今天見到葉輕弦后,眼中都是嫉妒之色,這女人雖然沒武功,不過長的真是國色天香。

        頭發只是松松垮垮的隨意挽著,略微凌亂,要是別人頭發梳成這個樣子,一定會被嘲諷的,可是放在她身上后,一點都不覺得丑,反而還透著不一樣的風情。

        深邃明亮的黑色雙眸,讓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現在正興奮的來回眨著,靈動異常。

        還有她的如雪的肌膚,雖然自己的皮膚很好,可是在和她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一比,馬上就差了一大截。

        另外,最讓她氣氛的是,她雖然也是個十六歲的小丫頭,身材卻發育的那么好,胸前誘人的曲線,怎么擋都擋不住,整體的感覺就是,天真無邪中又透著萬種風情,真是天生的尤物!

        哼!

        尤物又怎么樣?還不是個廢物,并且還是個傻子。

        想到這里,慕容燕眼中露出一絲不屑。

        不屑之后,就是更深的嫉妒,光憑身份自己就比她強,在加上文采,武功,哪個不比她好!憑什么她就能嫁的那么好?

        葉輕弦原本只是太過無聊了才上街轉轉的,沒想到遇到這種白癡小姐,原本不想理會的,但看到她那不屑的眼神,心里起了捉弄之意。

        既然你想嘲笑我瘋,那么就瘋給你看。

        “靈兒,去把那個張牙舞爪,蹦兵跳的大公雞給本王妃捉來,一身紅色的毛真漂亮,本王妃想要玩雞毛毽了。”

        溫婉動人的聲音,又透著幾許靈動,天真無邪,讓人聽著十分舒服,不過那話中的意思卻讓很多人都笑了起來,居然把一個大美人比了!

        周圍圍觀的人都知道慕容燕想要羞辱葉輕弦,沒想到卻反被一個瘋子羞辱了,看著慕容燕的眼神中,多了一絲嘲諷。

        “小姐,這不是大公雞。”

        “不是?哈哈,本王妃知道了,那就一定是大母雞了,反正都是雞,一樣的,趕快捉來。”

        “小姐,靈兒這就去。”

        靈兒聽到自家主子的話,心里也樂了起來,正好這幾天閑的發癢,今天總算可以動手過過癮了。

        慕容燕一聽葉輕弦的話,臉色馬上變得難看起來,在加上周圍人那若有若無的笑意,更加惱怒了。

        平日里可都是她欺負別人的份,怎么能被人欺了去,所以看到沖過來的靈兒,馬上命令身后的人動手,并且自己也對著靈兒的臉上扇了過去。

        圍觀的人看到這些,心里一緊,忍不住的對靈兒和葉輕弦擔憂起來,可慕容燕的身份在那,她們又不敢出手,只能在邊上看著。

        葉輕弦見到打起來了,心理并不著急,慕容燕帶來的小丫鬟對靈兒并沒有威脅力,她的主要對手是慕容燕。不過只要慕容燕不玩命,靈兒就可以輕易獲勝的。

        想到這里,悠閑的從街旁商家搬來一把椅子,興奮的看了起來,口中還大叫著:“靈兒加油,別讓那只雞咬了你。”

        “快點躲開,大母雞發怒了,都掉雞毛了。”

        “哎呀,大母雞真兇啊,我不要她了,拿回幾根毛就好了。”

        ……

        周圍的人聽到葉輕弦的話,忍不住的笑了出來,現在在看慕容燕那狼狽的形象,還真像是一只發怒的老母雞。

        聽著葉輕弦火里澆油的話,還有周圍人的嘲笑,慕容燕眼中的怒火越來越盛了,今天她可不能輸,看來得用上絕招了。

        想到這里以后,慕容燕的手中多了一柄劍,此劍一出,周圍發起了一道道抽氣聲,這可是稀有礦石做成的寶劍,用此劍做武器,可以讓一個人的實力瞬間暴漲一倍。

        看到這里,葉輕弦眉頭皺了起來,靈兒的功夫原本是比慕容燕高一些的,但現在卻不是她的對手了。

        慕容燕的一劍已經刺到靈兒眼前了,眼看著靈兒就要受傷了,就在這個時候,葉輕弦趁人不注意,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子,暗中打向了慕容燕的手臂。

        啊!

        手臂一麻,慕容燕這一劍就偏了過去,靈兒趁此機會,馬上反擊回去,一掌將慕容燕打飛了。

        “堂堂丞相千金,居然不知禮數,看到王妃不下跪,今天就好好教教你禮儀。”

        靈兒收拾了慕容燕之后,對著慕容燕嚴厲的說道,周圍的人一聽,臉色全暗了下來,全部對著葉輕弦跪了下去,周國十分注重禮儀,見到王妃不跪,那可是大罪。

        慕容燕聽到這里,滿臉不忿的神色也消失了,她原本打從心里沒看得起葉輕弦,自然沒跪,但她畢竟是個王妃,這事要是傳到皇上耳朵里去,她可落不得好。

        葉輕弦滿意的點了點頭,靈兒做的很好,否則打了丞相的千金可是大罪,雖然她不會有什么事情,但靈兒可就不同了,一個小丫鬟這么囂張,肯定是死罪,但這么一說,責任就全在慕容燕身上了。

        靈兒從新回到葉輕弦身邊,手中還拽著幾縷頭發,遞了過去:“王妃,這是你要的雞毛。”

        啪!

        葉輕弦并沒有伸手去接,而是反手打到了地上:“離近看又丑又臟,不好玩,我要那個,看著比這個雞毛漂亮多了。”話落,指著對面一個賣雞毛撣子的小攤位說道。

        她的頭發不如雞毛?

        慕容燕雙目噴火,恨不得上去撕爛葉輕弦是嘴,不過頭皮和身上傳來的劇烈疼痛將她拉回了現實,她不是對手。

        在看了看周圍那些人,還都跪著呢,她要不要跪?

        不跪!死都不跪!

        最后干脆,一下子倒了下去,裝暈。

        葉輕弦知道她是裝的,但也沒挑破,如果在不依不饒的,她就不占理了。

        “好了,你們都起來吧,王妃,我們去買那個雞毛撣子去。”

        靈兒看了葉輕弦的神色后,對著周圍的人說了一句后,然后帶著葉輕弦離開了,不過臨走也沒忘記奚落一下慕容燕,這讓裝暈的她,差點吐了一口血出來。

        人群后面停了一輛黑色的馬車,看不清楚里面的什么人,但從馬車兩旁跟著的人來看,車內肯定是大人物。

        “主子,那兩伙人一位是周國昊王妃,一位是丞相的千金。”

        馬車內正坐著位一襲黑色錦袍的男子,他今日剛到周國,沒想到就遇到了這么好玩的人。

        開始的時候因為被人群堵住了路,所以只能停在這里,后來在葉輕弦出手的時候他就來了興致,別人沒看到她出手,他卻看到了。

        能夠用一個小石子輕易打敗一個拿著靈劍、武功不錯的人,她本身的武功修為肯定不低,并且那石頭扔出去的氣勢,她還修煉了靈氣。

        云州大陸上有些人是天賦異稟的,出生時帶有一些靈氣,可以加快修煉速度,在同等級的對戰中,處于絕對的優勢。不過這種人很少,云州大陸上過億的人口,擁有靈氣的也不超過百個。

        但也不排除有些人比較低調,沒有的,就像葉輕弦這樣的,非但隱藏的很好,還裝瘋買傻,當真有趣。

        “真是一只小野貓。”想到她剛剛樣子,車內人嘴角上揚,忍不住的低喃道。

        葉輕弦和靈兒正逛的開心呢,卻募地感受到了一道火熱的目光從一輛黑色的馬車中穿透過來,正猜測里面是什么人呢,沒想到聽到一道動人的聲音。

        兩世為人的她,見過不少美男,也聽過很多動聽的聲音,但從未聽過如此天籟的聲音,磁性中透著,光聽聲音就讓人著迷了,那樣貌該有多出色啊。

        不過這些只讓葉輕弦驚艷了一下,轉瞬就被怒氣取代了。

        “小野貓?你才是野貓的,全家都是野貓。”

        “小姐,這串珠鏈給你。”靈兒沒注意到葉輕弦的變化,在一個小攤位找到一個別致的珠鏈遞了過來,她從小就在葉輕弦身邊長大,所以就算她成了王妃,稱呼上也一直沒改。

        葉輕弦接過靈兒遞過來的珠鏈,看著對面的馬車,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快看,那有大馬,給大馬戴好看的鏈子嘍。”

        話落,裝作興奮的摸樣,將手中的珠鏈拋了出去。

        馬車內的人有一絲詫異,他剛剛好像感受到了葉輕弦的憤怒,但現在這是何意?

        兩旁的隨從還以為是暗器,但看著又不像,全都警惕的防備著,防止珠鏈傷到主子。

        可是珠鏈并沒有打向馬車內,真的是給馬套上去了,不過鏈子太小,打到馬身上就掉了下去,然后什么都沒發生。

        直到這一刻,隨從們才放下心來,現在人群散了,趕緊離開才是。

        車內的人也有些疑惑,他料想那只小野貓應該反擊才對啊?怎么就這么結束了?

        不過片刻后他就明白了,因為原本清新的空氣中,陣陣惡臭傳來,一直好好的馬,突然放起屁來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