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四章 帝弒天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入夜,京城的街道上已經看不到行人了,雖然周國沒有宵禁這一說,但一到晚上,沒有娛樂活動的年代,百姓們都早早關門休息了。

        不過有一條街,與白日完全不同,白日里這個地方清冷的很,可是一入夜,反倒變得熱鬧繁華起來。

        “公子,讓小紅陪陪你吧。”

        清風閣的門口有不少濃妝艷抹的女子在招攬客人,這一條街是出了名的風月街,如果不費力招攬,可能一晚上都沒有一個客人。

        雖然清風閣客人很多,可樓里面的姑娘也多,不出力可是要喝西北風了。

        葉輕弦帶著靈兒一身男裝打扮,看上去只是一個半大的男孩子,不過那流落出來的貴氣和風度,還是讓很多女子著了迷,再有幾年,肯定是迷死萬千少女的英俊公子。

        “這位公子是第一次到清風閣來吧,讓箐姐給你找幾個嬌嫩的去。”

        她們兩個剛一進門,在大堂內招呼客人的老鴇就走了過來,熱情的拉著葉輕弦,暗地里還吃了些豆腐,看著周圍那些客人們心里暗罵,果然風騷,連這么個雛都不放過。

        同時心里也在鄙視葉輕弦和靈兒,還沒斷的娃娃,就敢到這地方找快活了。

        葉輕弦第一次晚上的時候到這里來,以前每次有事情都是樓里面的人傳話給靈兒,然后在通知她的,只有一次白日里到過這里,所以現在看著周圍覺得好奇的很。

        “原來青樓就是這個樣子的。”

        大廳內都是一些普通的男子,沒什么錢的,只能在樓下和姑娘們喝點小酒,如果看上了,需要在多付銀子,然后帶著姑娘到樓上去。

        那些男人身邊坐著的姑娘都賣力的給身旁的男子倒酒,賣力的勾引著……

        “主子,我們快上去吧。”

        葉輕弦雖然看著有趣,可是靈兒畢竟是個小姑娘,她同樣第一次晚上來這里,看到那些女子和男人們熱辣的場面,臉上早就紅了一片。

        見到靈兒這個樣子,葉輕弦也沒在停留,帶著靈兒跟著箐姐向樓上走去,剛到二樓,一陣陣讓人臉紅續的曖昧聲音就傳了過來,讓靈兒更是承受不住了。

        一條走廊,來到了三樓,三樓就比較清靜了,這間房可是最里面的一間,見帝弒天最好不過了,一到房間,箐姐收掉了臉上偽裝的笑容,恭敬的對葉輕弦說道:“主子,對方還沒有來,您先在這里休息下吧。”

        葉輕弦點了點頭,示意箐姐先下去,相信帝弒天很快就要來了,她倒要看看他最終目的是什么。

        沒過多久,樓下傳來了吵鬧聲,不過片刻就安寧了,接著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葉輕弦示意了一下后,靈兒走過去把門打開了。接著一身白衣的帝弒天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白色長靴,金絲繡成的祥云圖案,腳跟處鑲嵌著一顆鴿子蛋大小的綠寶石,在往上一襲潔白的錦袍,同樣用金絲繡著圖案,衣袖上鑲嵌著寶石。

        這一身裝扮,十足的紈绔子弟形象,活脫脫的一個暴發戶打扮,但穿在他的身上,卻說不出的高貴典雅,讓人生出無限好感。

        在往上看,墨色長發束與腦后,也是高貴典雅,可在看他的臉。

        咳咳!

        葉輕弦剛松到嘴邊的一口茶,毫無形象的噴了出去。

        她終于知道剛剛樓下為何喧嘩了。

        這哪是一張人臉啊,比鬼都嚇人!

        慘白的肌膚,鮮紅的朱唇,空靈的眼睛,最嚇人的是在眼角下還留著一行血淚,臉上還有一道傷疤猙獰的滴著鮮血,身后跟著一個毫無血色,一身黑袍的男子,好像書中是黑白無常。

        看到他們兩個,靈兒早就嚇得躲到葉輕弦身后去了,晚上回去一定會做噩夢了。

        “魅影不知道堂堂帝王爺還有這異裝的癖好。”

        葉輕弦看了一眼前面白衣男子,然后又看了一眼后面的黑衣男子,整理好形象,慵懶的靠著椅子上躺好,嘴角微勾,對著兩個人調笑道。

        “本王也不知道原來頂頂大名的魅影宮宮主,居然是個黃口小兒。”

        那白衣男子沒有理會葉輕弦口中的調笑,自顧的走到一邊坐好,不過在坐下去之前,嫌棄的看了一眼座位,從懷中拿出一方錦帕,仔細的擦了一遍,這才坐了下去,同樣,那個黑衣男子也坐了下來。

        葉輕弦今年才十六歲,裝扮成男子以后,更是顯得比較小,還真像個小孩子。

        “不知道這大半夜的,帝王爺穿成這樣為了什么,難道是出來嚇唬人的?”

        “哼,本王那么英俊瀟灑,啟示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能看的。”葉輕弦剛一說完,對面的白衣男子就臭屁起來。

        經過兩次的嘲笑,葉輕弦心里一氣,嘴角輕輕上揚,看老娘不好好整治你一番,將手中的茶杯輕輕的放回到茶盤中,玉指輕輕一動,一道接近透明的粉末就飄了出去。

        接下來葉輕弦并沒有主動開口,那兩個人也沒在說話,而是仔細打量著葉輕弦,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好,你居然給本王嚇了藥。”

        剛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對面的白衣男子突然跳了起來,瞪著葉輕弦道,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出手機會了,身子越來越熱,而且還癢,好想脫掉衣服好好抓抓。

        “帝王爺難道還不出現嗎?”

        話落,葉輕弦手中的茶杯猛的向房上擲去。

        砰!

        光是一個茶杯,就將房頂砸出了一個大窟窿,這一手讓屋內的兩個人面色變了變,接著不在停留,向外逃離而去。

        于此同時,屋內募地多了一個人。

        葉輕弦一看,眼中閃現出一絲驚艷,這是怎么一張臉啊,比她看過的任何男子都要完美。

        刀刻般的臉龐,好似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一雙深邃湛藍的雙眸,仿佛寶石般閃亮,堅挺的鼻子,紅潤的薄唇,讓女子都妒忌的肌膚……

        葉輕弦不知道,一個人怎么可以這么完美無瑕,她自認為自己的相貌已經算是傾國傾城了,但還是比不過這個男子,簡直就是個妖孽。

        不過雖然這樣,他看上去一點都不覺得女相,十分男人。

        在看他的身上,簡單的一身白衣隨意披在身上,顯得圣潔無比,但周身卻有著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的王者之氣,這才是真正的帝弒天!

        “不知帝王爺是何意?讓兩個人裝鬼嚇唬我!”

        葉輕弦只是一剎那的驚艷,轉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從新坐到椅子上,并未因為對方是帝弒天就露出一絲畏懼。

        看著從容的葉輕弦,帝弒天嘴角輕輕勾了起來,剛剛那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他派過來的。

        剛剛白衣男子叫做上官玨,是他身邊的軍師,也是一個相師,聽無影說過他今日要與葉輕弦見面后,自作主張的跑來了,目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們不是我派來的。”簡單的一句話,不容置疑。

        不過他這一開口,葉輕弦愣住了,這個男子,不是那天在街上遇到馬車中的那個男子嗎?原來他就是帝弒天!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