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五章 合作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一想到那天他被自己惡整,那猥瑣的場面,心里邪惡的笑了。

        但表面上是沒表現出來的,接著問道:“帝王爺想要魅影宮幫你查探靈獸的消息?”葉輕弦也知道帝弒天沒這么無聊,因為剛剛那兩個男人跑的時候,看到他的眼神帶著一絲恐懼,肯定是自作主張的,所以不在糾結剛剛那兩人的事情,率先開口道,現在正事要緊。

        對于葉輕弦的反應,帝弒天越來越滿意了,他從未見到過在他威壓下還能從容自若的,就連鳳國的皇帝,看到自己都有些懼怕,對眼前的人越發的欣賞了。

        “相信魅影宮主也知道這天下的局勢,本王想與魅影宮合作。”

        帝弒天簡明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和聰明人講話,干脆直接最好。

        對于帝弒天的話,葉輕弦早就猜到了,現在天下要亂了,就算是江湖勢力,想要自保也不易,這時候選對人,才能長久。

        現在天下有能力取勝的只有周國,云國,還有鳳國。

        今日見到帝弒天以后,覺得這天下,早晚有一天是他的。

        “好,三天后魅影宮會將靈獸位子準確告訴給帝王爺。”

        葉輕弦知道,這是帝弒天給魅影宮的試探,只有過了這關才能談合作,魅影宮有一個很強大的敵人,與帝弒天合作,百利而無一害。

        “那本王就等著你的消息了。”

        聞言,帝弒天湛藍的雙眸又明亮了幾分,兩人相視一笑,合作就算開始了。

        *

        “該死,這個仇爺遲早要報回來。”

        鳳國使臣在周國的驛館內,一道悅耳的男音憤怒的咆哮著,想他風流倜儻的翩翩公子,居然裸身在院子內跳了半個時辰,丟人丟到家了。

        這個人就是上官玨,葉輕弦為了教訓他,給他下了一種秘制的藥,如果他在走的慢一步,就會更丟人了。

        “那個,要報仇,我們怎么都要有命啊。”在他另外一邊的黑衣男子,正是暗影,此刻哀怨的看著上官玨。

        他白日里得知消息后,被上官玨用藥物套去了消息,然后用秘法控制了他,兩個人喬裝先去見了葉輕弦,現在醒過來了,想到王爺那眼神,一定會死的很慘。

        聽到這里,上官玨覺得后背一涼,回想起一年前他夜觀星象,發現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顆耀眼的星宿,影響著整個天下的局勢。

        他已經追查這顆星宿一年了,但當初這顆新出現的星宿只是綻放了一下就被高人隱藏起來了,他只觀察到那個人在周國。

        今日給帝弒天卜了一卦,卦象顯示帝弒天會與那顆星所指的人見面,所以才脅迫無影去的。

        見到人后雖然看出對方不一般,但卻不是那個人,那個人應該是個女人才對,魅影宮主可是個男人。

        想到這里,上官玨抬頭望天,那顆星宿被封鎖的十分嚴密,可當初確實能看出來是鳳星:“難道今晚漏掉了什么?”

        “上官先生,我們——”

        無影看著上官玨高深莫測的樣子,還以為他在想主意呢。

        聞言,上官玨從新回到現實中來,星宿的事情帝弒天知道,但今晚的事情他在確定之前并沒有和帝弒天講,所以偷偷給帝弒天下了******,等他醒過來趕到時他已經離開了。

        沒想到帝弒天居然提前醒過來了,真是個變態,這下好了,死定了。

        “那個,告訴你們王爺,就說本大爺追查那個可以助他的人去了,不用找我,等需要本大爺的時候,自會出現。”

        話落,上官玨沒骨氣的丟下暗影跑了,只留下一個可憐的孩子等待著帝弒天的處罰。

        *

        一切事情都處理好以后,葉輕弦帶著靈兒偷偷繞回了王府,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半夜,收拾一下馬上入睡了,并且告訴靈兒,不要打擾她,晚上的時候還有事情要做,必須要養足精神。

        “大膽奴才,我們是來見王妃的,你憑什么攔著,小心讓王爺將你賣到勾欄院去。”

        “王妃說了,不見任何人,十三夫人還是回去吧。”

        “什么時候說的,本夫人怎么沒聽見,你們這些刁奴一定是欺負王妃姐姐了,小翠,替我給這個不開眼的東西掌嘴。”

        ……

        葉輕弦這一覺睡的很舒服,正做著美夢呢,可是卻被外面的吵鬧聲吵醒了,皺著眉頭從床上起來,隱約聽著是靈兒的的聲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這里,起身將衣服胡亂穿上,誰叫這古代的衣服如此繁瑣,以前都是靈兒幫著穿的,但現在靈兒在外面,只能自己穿了。

        穿戴好了以后,外面的爭吵聲越來越大了,害怕靈兒吃虧,趕緊跑了出去。

        “見過王妃。”

        葉輕弦一出來,靈兒就看到了,為了不給小姐惹麻煩,所以她并沒有出手教訓那些人,但看到葉輕弦臉色不是很好,一定是聲音太大吵到小姐了,憤恨的看了對面的幾個女人,心里想著一會怎么收拾她們。

        “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打擾我睡覺,我正夢到吃雞腿呢,就怪你們,沒吃到。”

        在王府中,葉輕弦還在裝傻,所以隨意找了個理由出來。

        “王妃,是十三夫人和十五夫人來看了,奴婢和她們說過王妃不見客的,可是她們不聽,非要硬闖,所以……”

        靈兒知道葉輕弦的目的是什么,所以馬上將事情解釋了一下。

        對面的十三夫人和十五夫人看到葉輕弦身上穿的亂七八糟的衣服,還有那傻話,心里十分鄙視。

        她們可都是有才情有美貌的女子,可是卻被這么一個傻子霸占著王妃的位置,怎么服氣?

        葉輕弦鄙視的看了下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兩個人,平日里王府中的小妾們是不敢到這邊來的,每次都會被她和靈兒裝瘋打回去,今日這兩個是周逸昊新納的小妾,還是皇后親自送過來的,怪不得敢如此囂張。

        在看看那兩個人身后站著的幾個丫鬟,這是想仗著人多示眾吧。

        “靈兒,去把這幾個討厭的烏鴉敢出去,居然敢打擾本王妃睡覺,一定要把她們的毛拔下來。”

        葉輕弦一說完,靈兒嘴角勾了起來,她就知道小姐不會放過這幾個人的。

        得了命令之后,靈兒也不用在收著了,她到要教訓教訓這幾個女人,讓她們知道,王府誰最大。

        “住手,你們敢,我們可是王爺最寵愛的。”

        十三夫人進來的早了幾天,聽說過這傻王妃瘋癲起來誰都打的事情,所以趕緊對清醒的玲兒說道。

        靈兒哪里還管她說什么,她到要替小姐好好教訓她們一下,讓她們知道,王府誰才是主子。

        “你們給我一起上,王妃發瘋了,我們趕快阻止。”

        十五夫人相對還有點腦子,知道直接打王妃的人會有麻煩,所以用葉輕弦生病的事情說事。

        聽了她的話,葉輕弦嘴角微微勾起,既然說我是瘋子,那就瘋給你看。

        “快,我抓到一只烏鴉,快點把她身上的毛拔下來。”

        葉輕弦雖然沒有使用功夫,但練武之人的力氣很大,所以很快就將其中的一個丫鬟抓住了。

        靈兒那邊也抓到了一個丫鬟,還不知道怎么處理呢,聽了葉輕弦的話馬上明白了。

        “你們兩個瘋子,不許碰我,我可是大夫人身邊的大丫鬟。”

        聽了這個丫鬟的話,葉輕弦才明白,她就說嗎,怎么新來的就有膽量跑到這里撒野,原來是被挑撥的。

        大夫人,這個女人葉輕弦接觸過幾次,表面上看著很和睦,但卻是這幾個夫人里面最有心計的。

        這個丫鬟還以為靈兒和葉輕弦聽到么這話以后可以對她網開一面,畢竟大夫人在府中位子比較高,和每個夫人關系都很好,對王妃和靈兒也不錯。

        但她沒想到的事,葉輕弦可是比狐貍還狐貍的一個人,怎么會被大夫人迷惑了。

        哼!

        葉輕弦心中冷哼,今日就給大夫人敲一計警鐘。

        撕拉!

        手中力氣又加大了一分,這個小丫鬟身上的衣服應聲而破,外衣馬上從她身上脫了下來。

        但這并沒有完,幾把又扯掉她頭上的朱釵等,一個小丫鬟能有這么好的首飾,還真是受寵啊。

        收拾完這個丫鬟,又奔向另外一個。

        這邊宅子的大門已經被下人鎖上了,雖然人不是很多,但對葉輕弦都是衷心的,被靈兒說了幾句后,都過來幫葉輕弦了。

        不過她們并不敢對付那兩個夫人,自然留給了葉輕弦。

        本來近日心情就不好,正好拿她們兩個出氣了。

        在這邊的院子中,魅影宮那個老頭子,怕她無聊,給她找來了幾只大公雞,還有一條小黑狗解悶的,現在全都出動了。

        只見一會一只雞被嚇得撲騰撲騰的亂飛過來,然后撞到了某個丫鬟身上,最巧的就是拉了一小坨黃色排泄物。

        接著另外一只雞跳到了另外一個倒霉鬼的頭上,還有不甘示弱的小黑,對著十三夫人的裙擺咬去,很快下面就少了一大截。

        葉輕弦現在在一看,這還真的雞飛狗跳啊。

        半晌,連帶這十三夫人和十五夫人在內的七個人,衣服都破破爛爛了,大部分的春光都漏在了外面,在反觀葉輕弦這邊的人,一個個衣服還是整齊無比,除了自己沒穿好衣服的某人。

        看了自己的杰作,葉輕弦突然感覺很有抽象派藝術的感覺,如果頭上在插幾個雞毛的話。

        想到這里,看著滿地的雞毛,笑呵呵的撿了起來,然后查到了十五夫人的頭上,果真看著很有野獸派風格。

        現在這些人都老實了,誰也不敢反抗了,生怕在遭到更加非人的對待。

        靈兒看到這么玩還不錯,馬上也玩了起來,后來不局限于雞毛了,什么樹葉,石頭,棍子的全都帶在那幾個女人身上,玩的不亦樂乎。

        自己想要的效果達到了,葉輕弦給靈兒使了一個眼色,后者馬上明白過來。

        “下次要是在敢打擾到王妃,后果肯定比這個更加嚴重,現在趕快離開。”

        那幾個女人呢早就服服帖帖的了,現在都已經這樣了,還要更嚴重,那還不要了命啊。

        聽到她最后一句話,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屁滾尿流的跑了。

        地上那些衣服已經撕碎了,所以只能撿起來遮住比較私密的部位。

        當這幾個女人倉皇跑到王府內之后,整個王府都震驚了,原本還想著這新來的會不會收拾了王妃呢,沒想到又被收拾了,她們還是認命吧。

        將這幾個人趕走之后,葉輕弦緩身回到屋內,現在也沒了睡意,正好可以想想怎么才能得到靈獸的下落。

        這次傳言是從云國傳出來的,據悉是云太子得到的一本書中記載的,那么他一定知道靈獸在什么位子,看起來今天晚上有必要到驛館走一趟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