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史上第一寵妃》-> 第七章 浴桶中的曖昧!
第七章 浴桶中的曖昧!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對了,一定是這樣,要不鬧了這么大動靜,其他國家的人都出現了,帝弒天怎么可能不出現。

        想到這里,葉輕弦嘴角微微勾起,看來今晚的運氣很好,只要躲進帝弒天的屋子,看誰敢進來搜。

        吱嘎,推門進去后,屋內果然沒人。

        房間內的擺設很簡單,并未裝修的很奢侈,葉輕弦小心的找到一個地方躲了起來,防止帝弒天突然回來的。

        “云太子,這邊是我們王爺的住處,王爺已經休息了,還是不要打擾了。”

        “好,相信那賊子也沒膽量到帝王爺的房間去,和本宮到其他地方搜吧。”

        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離開,葉輕弦的心也慢慢的落了回去,現在只要等到天亮,在以現在這個樣子出去,相信不會有人認出來的。

        “啊!”

        她剛一放松,打算出去找個地方躲起來,可是剛剛扶著的墻上突然出現了一道縫隙,她一個沒注意,人就被吸了進去。

        這……

        葉輕弦還以為自己觸動了機關,到了一間密室,現在一看,真是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

        這里確實是間密室,還是很私密的密室!

        怪不得一直看不到帝弒天在哪,原來他在這里——洗澡!

        見到來人,帝弒天并沒有表現出驚訝的樣子,也沒有從浴桶中站出來,只不過好看的眉皺了一下,有些厭惡的看了葉輕弦一眼,冰冷的聲音傳來:“滾出去。”

        葉輕弦臉色有點發紅,雖然她兩世為人,但還是個處,見到一個男人洗澡,不羞澀才怪。

        但這羞澀也是轉瞬即逝,她現在可不能就這么出去,那樣一定會引起云憶風的懷疑。

        “王爺,讓奴婢來服侍您沐浴吧。”

        打好主意以后,葉輕弦裝作嗲聲嗲氣的聲音,一步一搖的向帝弒天走過去。

        她的身子現在渾身,生怕帝弒天突然出手,現在只要帝弒天叫人將她帶出去,那么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離開了。

        “王爺,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就在葉輕弦快要靠近帝弒天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侍衛的聲音,顯然他們聽到了葉輕弦剛剛那一聲驚呼。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近,但帝弒天并沒有開口回應,而是冷冷的看著葉輕弦,就像是看著一具尸體一樣。

        到這個時候,葉輕弦發現不對勁了,按照帝弒天的性格,如果是討厭的,肯定會殺了自己的,但這么長時間了,他在浴桶內并沒有動一下。

        難道他被人點了?

        想到這里,在聽著外面的腳步聲,葉輕弦膽子大了起來,兩個大步就到了帝弒天的身邊,而他并沒有動一下。

        帝弒天現在恨死眼前的女人了,在鳳國的時候,他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每隔五天就要在泡一次藥浴。

        泡藥浴的時候,還要配合著他的獨特的內功心法,當功力運行到關鍵時刻是不能移動的。到了周國以后,他命人在這間房內改照了一個秘密浴室,只要今晚泡完后就可以治愈了。

        原本在這關鍵時刻是有暗衛守護的,巧合的是,今晚有其他事情,那些人都出去了,所以只剩下他自己在這邊。

        “王爺?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外面的聲音已經到門口了,帝弒天并未開口,這個時候如果被人看到,一定知道他受傷的事情。

        碰巧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如果開口的話,以云憶風的功力,也能聽出來他受傷的。

        “你?”

        就在他思考著如何應對的時候,身前突然一暖,接著身前多了一個的。

        葉輕弦知道帝弒天現在不能動了,所以大著膽子進到了浴桶中,然后將身上的外衣褪去,就算外面的人突然闖進來,也不會聯想到她是刺客。

        “不要亂說話,否則我殺了你。”

        一手按在帝弒天的死上,朱唇貼著帝弒天的耳邊輕聲威脅道。

        對于葉輕弦突然進到了浴桶,帝弒天原本是動了殺心的,但聽到葉輕弦的聲音,在看了眼她皎潔的眼神后,嘴角輕輕的揚了起來。

        他已經知道她是誰了!

        “王爺!”

        門外的人叫了幾聲都沒聽到有人回應,以為帝弒天出事了,所以趕忙推門進來,進來后馬上在墻邊發現了那道開啟的暗門,一眾人一起跑了進去。

        “王——”

        可是話還沒說全,就被眼前看到嚇到了,王爺這是在……

        “啊!你們是什么人,還不趕快出去,王爺,嗚嗚……”

        葉輕弦現在正緊抱著帝弒天,從外面看兩個人都沒穿衣服,臉色微紅,眼神迷離,還有這曖昧的場景,有腦子的人馬上就知道現在是在干什么。

        周圍跟進來的人一下子就囧了,他們的王爺不是不喜歡女色嗎?眼前這是?

        云憶風也跟了進來,看到這個景色,眉頭皺了一下,雖然感覺很奇怪,但沒多想,撞破人家這么尷尬的事情,哪里還有臉留在這里,率先離開了。

        見他離開了,他帶過來的手下也馬上跟著離開了,接著帝弒天的人也呼啦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的人都離開之后,葉輕弦停止了哭泣,確定那些人不會回來之后打算起身離開浴桶,好找個理由離開。

        “你——”

        “本王還不知道,葉小姐居然如此迷戀本王,大半夜的不在昊王府,居然到本王這里來投懷送抱了。”

        就在葉輕弦剛一起身的時候,帝弒天邪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并且雙手緊緊扣住了她的細腰,讓她動彈不得。

        “王爺,人家是小蓮啊,你認錯人了。”

        葉輕弦沒想到帝弒天居然知道了她的身邊,但在略微怔愣之后就反應過來了,臉色一變,一副勾人的樣子出現,對著帝弒天巧笑嫣然的說道。

        帝弒天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深了,他發現這個小女人不但膽子很大,而且還很狡猾,看來在周國的日子變得有趣起來了。

        “嗯?本王不知道葉小姐何時改了名字呢?”

        話落,伸手在葉輕弦柔嫩的臉龐上擦拭起來。

        葉輕弦今日出來帶的易容都是很簡單的,只要遇水就能洗去,現在被帝弒天這么輕輕一擦,很快露出了原本面目。

        “既然帝王爺知道本王妃的身份,還不趕快放開本王妃,否則本王妃就會稟報皇上,帝王爺占我便宜。”

        既然已經拆穿了,葉輕弦也不在裝下去了,瞪了一眼帝弒天,冷冷的威脅道。

        聽到她的話后,帝弒天差點笑出聲來,這個小女人故作鎮定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啊。

        “既然葉小姐想要叫就叫吧,剛剛那些人可是看的很清楚,完全是葉小姐在勾引本王,嗯~”

        帝弒天伏在葉輕弦的耳邊,輕輕的說著,但一直沒有放開扣住她的手,他很清楚的知道,懷里面的這個小女人可是一只張牙舞爪的小野貓,隨時會反撲的。

        溫熱的氣息吹到她的耳邊,癢癢的,麻麻的,續突然快了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葉輕弦才意識到兩個人現在的姿勢有多么曖昧。

        她此刻可是騎坐在他的身上,而且她的外衣已經褪去,只剩下了肚兜,更加窘迫的是,帝弒天可是完完全全的一絲未掛,他這么一靠近,兩個人挨得更近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