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八章 廢妃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雖然浴桶內的水溫早已經降了下去,但兩個人卻覺得水溫越來越高,好像要將人灼傷一樣。

        帝弒天雖然是個男人,但和女子這么親密接觸還是第一次,以前一直很討厭女人,覺得那些女人都是無能之人,為了權力和金錢著男人,所以女子一直等同于愛財的人。

        但在鬧市第一眼見到葉輕弦的時候,就對她生不出任何厭煩,在加上她的狡黠讓他覺得很有趣,可卻從未往男女關系上想過,畢竟她是嫁了人的。

        現在這樣子靠近,心中卻產生了異樣的感覺,他不明白這種感覺是什么。非但不討厭,反而還很喜歡!

        同樣,對于她的接觸,一樣喜歡!

        “咳咳!”

        “那個,我希望今天的事情誰都不要說出去,畢竟對大家的名聲都不好。”

        時間停止了片刻之后,葉輕弦覺得太過尷尬了,所以率先開口說道。

        她這一開口,曖昧陡然被打斷,帝弒天也反應過來了。

        葉輕弦可是周國昊王的王妃,如果今晚的事情說出去,那些流言都會將她淹死的,在內心深處,他并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想到她是別的女人了,心中突然泛起了陣陣失落。

        “別忘記欠本王一個人情。”

        帝弒天調整了下思緒,唇角從新勾起痞痞的笑意,在葉輕弦的耳邊說了一句后,翻身從浴桶中走了出去。

        他這一動,可是嚇了葉輕弦一跳,這男人可是沒穿衣服啊!要不要這么勁爆啊!趕忙將眼睛閉了起來。

        等到確定屋內沒有聲音后,才小心的將眼睛睜開,在浴室內看了下,帝弒天已經離開了,這才從浴桶中走了出來。

        浴桶旁邊放著一塊干凈的浴巾,還有一套干凈的衣服,想必是帝弒天留下來的。

        現在身上濕漉漉的,也沒客氣,很快換好了干凈的衣服。

        這套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比較寬松,看那樣子應該是帝弒天的衣服,上面還存留著淡淡的松香味,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樣。

        很多男人喜歡在身上噴著濃烈的香味,讓她覺得很惡心,帝弒天身上的味道到是很好聞,這讓她對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今日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日后用到我葉輕弦的地方,自當竭盡全力。”

        葉輕弦換號衣服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看到帝弒天慵懶瞪在了床榻上,一身白色錦袍隨意的披在身上,胸前大開著,說不清的……

        他的發絲還往下滴著水,一滴滴的滴到脖頸上,在順著鎖骨往下滑落,看的葉輕弦忍不住的咽了口氣。

        “妖孽!”

        這是葉輕弦看到帝弒天現在這個樣子后心里唯一的想法,還好她臉皮夠厚,將僅存的一絲尷尬隱藏了起來,否則一定會丟人的。

        “這話本王記下了,希望葉小姐也要一直記得才好。”

        帝弒天看到葉輕弦眼中的欣賞后十分滿意,但看到她只是驚艷了一下后就沒有任何反應后又有點失望。

        很多女子在見到他的時候,哪個不是癡迷不已,可她卻只是多看了一眼,難道自己的魅力消失了?

        葉輕弦原本以為帝弒天不會在意這個人情的,沒想到他這么回答,但自己既然已經承諾了,定是不會賴賬的。

        “我一會叫人送你回去,你最好恢復剛剛的樣子。”

        帝弒天沒有在挽留她,知道她的身份,如果在不回去,可能會有別的麻煩。

        聽到他的話,葉輕弦才真正放下心來,真怕他在問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迅速的將臉恢復到剛剛的樣子后,帝弒天派人將她送走了,這樣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當然,那個被她打暈的歌姬也一起帶了出去。

        出去之后,她并沒有著急回去,而是在京城內轉了大半圈,又換了幾個裝扮后才回到了王府。

        “小姐,你可算回來了,靈兒擔心死了。”

        靈兒一直在等葉輕弦,現在都快天亮了,真是急死她了。

        有個人擔心自己的感覺是很好的,葉輕弦安慰了一番后,收拾一下就休息了,明日晚上還要將密函交給帝弒天的。

        *

        葉輕弦離開之后,帝弒天躺在床榻上久久未能睡去,腦海中都是在浴桶內那旖旎的畫面。

        其實早在葉輕弦浴桶的時候他就可以動了,以他的功力,可以輕而易舉的擺脫葉輕弦的鉗制,但并沒有那么做,在心里希望可以保護她。

        帝弒天想了一會,覺得自己這么反常的舉動,一定是因為那個女人很神秘。

        一個會靈力又聰明的女人,卻裝瘋賣傻,不讓人知道。

        一個官家嬌生慣養的小姐,傳言無法修煉任何武功,卻是魅影宮的人,真不知道她還有什么秘密。

        想到這里,帝弒天眼中的趣味越來越深了,在周國的這段時間內,一定會過的很有趣。

        ……

        *

        “小姐,小姐,快醒醒!”

        葉輕弦是天亮了以后才睡著的,現在正做著美夢的,可是耳邊卻傳來靈兒焦急的喊叫聲。

        “發生什么事情了?”

        她睡覺的時候是最討厭被人打擾的,所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靈兒才會喊她起來。

        “小姐,王府內傳言,王爺想要廢了小姐王妃的位子,靈兒打探了一番,確實是真的。”

        靈兒臉色十分難看,小姐雖然一直在裝傻,但真正的小姐可是傾國傾城的,功夫又好,還會靈力,并且又聰明,那個昊王根本配不上自家小姐的。

        可小姐畢竟已經嫁給了昊王,如果被休棄了,以后是不能在嫁給別人的,所以只能待在這昊王府內。

        在她的心里,昊王可是撿了極大的便宜,但現在居然想要休了小姐,真是氣死她了。

        葉輕弦原本還以為是關于那密函的事情,沒想到是因為這個。

        她之所以裝傻,就是沒有打算真的嫁給周逸昊,雖然他也是人中之龍,并且還有著問鼎帝位的實力,但她不愛他。

        最重要的是,她這一生都沒想過要愛上那個男人,或者真正的嫁給誰。

        想到愛情,前一世給自己的打擊太大了。

        她之所以會穿越過來,都是因為那個男人出賣了自己,被最心愛最信任的人出賣,那種滋味,她不想在經歷一次了。

        “密函確認過了嗎?”

        雖然知道昨天晚上得到的密函不會有假,但還是確定下比較保險。

        對于她突然轉變的話題,靈兒有些怔愣,好一會后才反應過來:“已經確定過了,那張是真跡,并且清晰的記錄了靈獸的位子。”

        “好了,你出去吧,我在睡會。”

        得到確定后,葉輕弦又打了一個哈欠,從新躺會溫暖的被窩內,閉上眼睛睡了起來。

        看到自家小姐的樣子,靈兒十分無語,她剛剛已經說了啊,王爺要廢掉王妃的頭銜,很可能還要休了小姐,小姐怎么能不著急呢?

        “小姐,那王爺——”

        “等我起來再說。”

        還沒等靈兒說完,就被葉輕弦打斷了,使勁一跺腳,轉身走了出去,小姐一定是太傷心了,她要想想辦法才行,最少要將事情打探清楚。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葉輕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要下午了,收拾一下正好吃午飯了。

        “小姐,你醒過來了。”

        靈兒打探好消息后一直坐在那等著呢,看到葉輕弦醒了趕忙侍候她穿衣,猶豫著要不要把那件事情告訴小姐。

        “嗯,一會吃過飯,就讓人將密函送來吧,晚上的時候我去見帝弒天。”

        “小姐,有個事情靈兒不知道該不該講。”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