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史上第一寵妃》-> 第十五章 住在王府
第十五章 住在王府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他這一說完,眾人全都愣在了那里,就連葉輕弦都愣住了,自己什么時候成了他的表妹?

        “這?”

        周逸昊當然是不信的,葉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周國,從未聽說過在鳳國有什么親戚。

        “本王也覺得不可思議的,那日遇到葉尚書,覺得他很親切,我們就聊了起來,沒想到他居然是我的遠方表叔,輕弦當然就是本王的表妹了。”

        “你知道,本王一直沒有什么兄弟姐妹,所以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十分激動,馬上過來找表妹來了。”

        帝弒天一口一個表妹的,語氣中還有著一絲興奮,讓周逸昊不由得不信。

        葉輕弦眉頭微微皺起,被帝弒天這個妖孽一口一個表妹的叫著,叫得她雞皮疙瘩跑了滿地。

        “原來是這樣,那么就恭喜帝王爺了。”

        “本王真的很高興,從小本王就很孤單,一直想要個妹妹,沒想到今日真的有了一個妹妹,所以本王一時沒忍住,得到消息后馬上就趕過來了,希望昊王不要介意才是。”

        帝弒天說道這里,眼中帶著微笑,讓周圍的那些夫人們都看呆了,就連冷碟兒都呆住了。

        周逸昊雖然也很英俊,但和帝弒天站在一起一比,那還真是天上地下的差別,一個美男子馬上變成了凡夫俗子。

        “那帝王爺就留下來和王妃好好敘敘吧。”

        周逸昊察覺到了周圍自己女人看帝弒天的目光后,心里十分不舒服,所以打算帶著那些人離開,省的丟臉。

        “那本王就謝謝昊王了,來人,將本王的東西搬來,從今天開始,本王就住在昊王府了,昊王不會介意吧?”

        帝弒天說了這么久,就是在等周逸昊這句話呢。他一說完,身后跟著的人馬上帶了一堆東西進來。

        看到那些東西,葉輕弦嘴角抽了抽,這個腹黑的家伙,開始就是準備住在這里的,居然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

        周逸昊話已經說出去了,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帝弒天東西都搬來了,只能讓下人收拾房間了。

        “如果帝王爺不嫌棄,就在這住一晚吧。”

        “哈哈,昊王說笑了,本王怎么會嫌棄呢,這昊王府可是比本王的住處好多了,如果昊王不介意,本王希望在周國的這段日子可以一直住在貴府,一是可以和表妹好好聚聚,在一點,還可以和昊王好好相處下。”

        帝弒天的目的可不是一天,所以在周逸昊說完后臉大的繼續說道。

        “這——”

        “表妹,你還沒聽葉叔叔提起過吧,等日后你見了葉叔叔就知道了,我們還真是有很親近的關系呢。”

        “對了,表妹,王爺和這么多夫人們都在你這里,發生什么事情了嗎?本王剛剛過來的時候,好像聽到要處罰什么的。”

        周逸昊剛要出言拒絕帝弒天,可是帝弒天根本沒給他機會,馬上將話題轉移到了葉輕弦的身上。

        “是這樣的……所以王爺要處罰輕弦”

        葉輕弦雖然不知道帝弒天打的什么主意,但現在可以利用一下,將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后,看周逸昊還怎么說。

        周逸昊沒想到帝弒天會突然提起懲罰的事情,臉色黑了黑,接著道:“這件事大家做的都欠妥,所以就懲罰王妃三日不許出門好好招待帝王爺吧。”

        帝弒天在這里,他是肯定不能在懲罰葉輕弦了,這個懲罰,就算是賣了帝弒天一個人情。

        “真是淘氣,以后不許這樣調皮了,還不趕快謝謝昊王。”帝弒天看著葉輕弦,親昵的拍了一下她的頭發,寵溺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葉輕弦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可是又不能反駁,瞪了他一眼,只能順著他話說道:“輕弦謝謝王爺了。”

        當然,這個王爺指的是周逸昊。

        周逸昊看著帝弒天的舉動,還有那親密的話,葉輕弦看帝弒天的那一眼,怎么讓他有種,她們才是夫妻的關系,自己只是個外人呢?

        在聯想到帝弒天這么多年都不近女色,難道是因為葉輕弦?

        想到這里,臉色難看起來,看來他有必要告訴告訴自己的王妃,要好好守婦道了。

        現在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周逸昊也就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了,并且他要回去好好計算下,該如何應對帝弒天的問題。

        這次各國都派了人來,肯定是想要攪亂周國的,現在帝弒天住到了昊王府,會帶來很多問題的。

        周逸昊等人離開后,天色也暗了下來,葉輕弦看了一眼帝弒天,沒有搭理他,轉身向房間走去,這個男人渾身透著危險,而且不知道他目的為何,還是遠離的好。

        “表妹,昊王可是讓你好好招呼本王的,怎么能將本王扔在這呢?”

        看到葉輕弦想走,帝弒天馬上在她身后提醒道,不過話中都是調侃。

        聞言,葉輕弦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難道帝王爺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現在天色已經黑了,所以還是等明天在帶王爺四處轉轉吧。”

        “男女授受不親?”聽到這句話,在看著葉輕弦一副正義的樣子,帝弒天差點笑抽了,不知道是哪個女人大膽的跑到他的浴桶中勾引他的了。

        “好吧,既然表妹想休息了,本王就明天在來吧,不過表妹要換個稱呼了,叫帝王爺太像外人了,以后就叫本王表哥吧。”

        一聽到他滿口的表妹,葉輕弦就覺得很無語,看來她真要回去問問父親了,真的有這門親戚嗎?

        “王爺請回吧,輕弦要休息了。”無論如何,表哥那么肉麻的話,她是怎么都叫不出口的。

        見到她的小臉都要皺成一個包子了,帝弒天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他發現,逗弄她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過他也知道,眼前的這個看似乖巧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所以在她快要發怒之前趕緊收手。

        葉輕弦回去之后,這一夜一直在做同一個噩夢,夢中帝弒天一直跟在她身后叫著表妹,然后纏著她叫他表哥,整整一夜都沒睡好。

        “小姐,你醒來啦,王爺已經等了你好長時間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