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十九章 按摩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對于起身向外走的葉輕弦,帝弒天一點都不慌張,自顧自的說著。

        他這話剛一說完,葉輕弦就停在了那里,咬牙切齒的瞪著他,這個該死的男人又來威脅她了,枉顧她今天還認為他是一個好人。

        “既然我們兩個是一起來的,還是一起回去吧,如果表哥不嫌棄,就讓輕弦給你按摩一下吧。”

        話落,人已經走到了帝弒天的身后,將雙手搭在了他的雙肩上,用身體最大的力氣使勁捏去,不是說僵硬了嗎,今日就好好給你松松骨。

        在葉輕弦的雙手碰觸到帝弒天肩上的時候,他的身體一僵,肩部以上可是有很多死,以葉輕弦的功夫想要他的命可是容易的很,他從來就不允許人太過接近自己,尤其是肩部以上。

        今日本來只是想戲弄一下葉輕弦的,并沒有打算真的讓她給自己按摩,一直想要等到她發脾氣之后在要求別的,沒想到她這次這么容易就妥協了。

        柔弱無骨的雙手在肩上用力的著,雖然有些疼,但那觸感真是說不出的好,并且經她這么一按,還真的很舒服,怪不得那些有錢人總喜歡讓下人給他們捶背按摩呢。

        葉輕弦見帝弒天居然閉上雙眼享受起來,雙手又加了一分力氣,她就不信他不怕疼。

        不是不疼,只不過是他喜歡她給他按摩而已,所以兩個人一個玩的高興,一個挨掐的高興,都沒有理會有人走了過來。

        “你們兩個在做什么?”

        一聲大喝突然傳來,打斷了兩個人,同時抬頭看去,發現居然是周逸昊。

        其實過來人的時候以她們兩個的功力早就發現了,不過誰也沒在乎而已,沒想到是周逸昊。

        周逸昊看著靠著很近的兩個人,臉上都掛著笑,那笑在他的眼中,突然變得有些刺目,自己的王妃居然和一個外人這么親近,難道她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最重要的是,自己靠近她的時候,她都會刻意的保持一定距離,居然和帝弒天靠的那么近。

        帝弒天也是如此,從來不允許有人靠近他,尤其是女人,難道他們兩個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

        “原來是昊王回來了,這里不允許外人進來,所以就只能讓輕弦給本王柔柔肩了,除了力氣小點外,還不錯。”帝弒天無視周逸昊發黑的臉色,對著葉輕弦調侃道。

        葉輕弦瞪了他一下,力道輕?等下次讓他在感受下,看還輕不輕。

        看到兩個人都無視自己,周逸昊更加憤怒了,但又沒辦法發泄,真是憋的他肝疼。將心頭的怒火隱去,嘴角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來,對著帝弒天說道:“酒菜已經準備好了,帝王爺陪本王喝一杯去吧。”

        這次帝弒天到是沒在繼續刺激他,心情很好的和他去喝酒了,葉輕弦覺得有些餓了,也回自己的住處去吃飯了。

        *

        啪!

        香蝶居內,冷蝶兒不停的摔著東西,以此來發泄心中的恨意。

        憑什么那個一無是處的女人能得到帝弒天那種男人的垂愛,不就是長的美些嗎?除去美貌她什么都不是。

        在想想自己,樣貌并不比她差多少,而且文武雙全,又是周國第一大商人最寵愛的嫡女,比她高貴了不知道多少,怎么卻只是個小小的側妃。

        “側妃娘娘,不要在摔了,要不王爺一會回來會發現的。”

        見屋子里面的東西已經毀了大半,小蓮帶著哭腔的勸道,她真的很怕王爺看到,到時候冷蝶兒一定會責罰她沒有提醒,然后拿她出氣的。

        冷蝶兒下山之后就是她一直在服侍的,雖然時間不長,但已經摸清了她的性格。

        她每次發脾氣的時候都會砸東西,最后還要拿下人們出氣,輕則拳打腳踢,重則打板子,被打了又不敢說出去,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去看郎中,所以平日里好生侍候著,最怕她生氣。

        “賤婢,居然敢這么和本王妃說話,王爺怎么會說我,我是她最寵愛的妃子,如果在讓本王妃聽到這種話,看不把你賣到勾欄院去。”

        小蓮這句話直接刺到了冷蝶兒的痛處上,她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叫她側妃。

        而且今日周逸昊回來后,那幾個女人過來請罪,知道她在帝弒天的面前破壞了府中的規矩,居然處罰了她,讓她三天不準出門。

        雖然不是很重的懲罰,可是她心痛,那個男人不是說,娶她進門后什么都依著她嗎?怎么這么幾天就變了。

        最可惡的是,那幾個小妾居然還火上澆油,說起了茶葉的事情,真是該死。

        “奴婢不敢了,求王妃饒命,奴婢在也不敢了。”

        小蓮總算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冷蝶兒規定,在沒人的時候,都要叫她王妃的。

        聽到她這句王妃,冷蝶兒心里到是舒服了些,但沒想過就這么饒過她,剛要舉手打她,外面傳來了通報聲。

        “娘娘,大夫人求見。”

        在有外人的時候,那些下人們避免叫她側妃,又不能叫王妃,只能叫娘娘了。

        聞言,冷蝶兒收回伸出去的手,小蓮心里松了一口氣,看來今日不用被打了,接著馬上過來給她整理了一下衣冠。

        屋內現在狼狽不堪,所以冷蝶兒出去見大夫人了,她剛離開,馬上跑進來幾個小丫頭開始收起起來,要不等她回來的時候還是這樣,她們一定會遭殃的。

        “王爺沒在蝶兒姐姐這里嗎?”

        大夫人今日一看就是刻意打扮過了,為的就是過來看周逸昊一眼,居然沒發現。

        提到這,冷蝶兒眼中又寒了一分,冷冷的答道:“王爺每天在哪姐姐我可說不準,如果莘眉妹妹想要找王爺,還是到王妃那看看吧。”

        一聽到冷蝶兒的話,大夫人馬上知道冷蝶兒和周逸昊鬧翻了,馬上換了一幅嘴臉。

        大夫人叫李莘眉,父親是禮部侍郎,官位也不算小,按理說可以做正妻的,可是她十分迷戀周逸昊,所以才過來做了小妾。

        冷蝶兒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她有野心,所以來了之后兩個人很快就成了盟友,也不便太過為難,剛剛只是因為太氣了,所以才那么說的。

        “蝶兒姐姐何必和王爺置氣呢,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讓有些人高興了,要知道,今日的事情,可都是因為她呢。”

        ------題外話------

        灰常感覺氵妃子妹妹的花花,又是一百朵啊,撲倒,經常留言就好,不用經常送花的,哈哈,留著錢去泡小帥哥吧~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