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史上第一寵妃》-> 第二十二章 喂你
第二十二章 喂你 作者:小小的石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3-10-29
  •     想到這里,帝弒天目光鎖定在葉輕弦的身上,勾起唇角,一步一步向她走過去。

        葉輕弦終于明白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了,明媚的笑容,就算冰山都能融化,一瞬間,她的眼中只剩下了他溫暖的笑。

        “你——”

        手中一輕,葉輕弦馬上反應過來了,這個無恥的男人居然用美男計!

        而最崩潰的是,她居然還中計了!

        “恩,味道不錯,看來以后本王的伙食都要在表妹這里了啊。”

        帝弒天將碗筷,湯匙一起搶了過來,也不在意是用過的,直接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贊嘆,那叫一個美啊。

        “還給我,想吃自己回去吃。”

        葉輕弦惱怒不已,原本是想氣他的,怎么又被他給氣到了,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唔……”

        可她剛走到帝弒天的身邊,要向他手中佛跳墻抓去的時候,口中一道香氣襲來,一時間站在那里沒反應過來。

        “原來是表妹想要本王喂啊!來,再吃一口。”

        葉輕弦聽到帝弒天這么一說,才后知后覺的發現,剛剛在她過來的時候,帝弒天喂了她一口!

        心中驚嘆,她過去的時候是用了功夫的,沒想到帝弒天輕描淡寫的就化解了,并且還能夠反擊,他的功夫當真的深不可測。

        但除了驚嘆,更多的是羞怒,這個筷子明明是他用過的,現在又給她用,這不是……

        帝弒天看到她停在那里,嘟著嘴瞪著著自己,原本有些煩悶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

        白日他出去的時候,得到鳳國的消息,惹了很大的火氣,心中煩悶,突然想到了她,果然見到她之后,什么氣都消了。

        葉輕柔一邊吃一邊看著兩個人的互動,可能那兩個人都沒發現,她們之間有多么親密,比很多夫妻都要親密,就像是個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她從小是看著葉輕弦長大的,這個妹妹膽子一直很小,又柔柔弱弱的,雖然得了一場病之后性格變了一些,但有一點沒變,就是對待任何事情和人,都很淡漠,臉上也很少會有其他的表情。

        但現在面對這個突然出現的表哥時,他每一句話都能讓她情緒波動,也許,讓她離開王府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在看看這個男人,雖然還不知道他的身份,但從他那舉手投足間的貴氣,不經意散發出來的王者之氣,足以說明他身份的高貴。

        他以本王自居,聯想到幾國使臣都在周國的事情,葉輕柔腦中浮現出一個驚駭的念頭。

        如果她猜的沒錯,他就是鳳國的攝政王帝弒天!

        傳聞這個男人嗜殺成性,深諳用兵之道,計謀過人,而且他的功夫更是深不可測,神一樣的存在。

        他嘴角一直掛著標志性的笑容,但卻不好親近,做事隨心情,喜怒無常。

        從剛剛接觸的過程中看,果然和傳聞一樣,他嘴角雖然帶著笑,以表哥自居,實則帶著一份疏離的。

        他叫葉輕弦為輕弦,叫自己卻是柔側妃,可見區別很大。

        如果他真的是帝弒天,現在居然笑的那么真誠,還和輕弦吃一個碗里面的東西,足見他對自己妹妹有多么特別了。

        葉輕柔觀察的有趣,帝弒天吃的很爽,葉輕弦氣的很飽,一時間屋內三個人都沒聲音,安靜的很。

        “在吃什么呢,不知本王可有口福?”

        和諧的氣氛很快被打破了,周逸昊帶著冷蝶兒從外面笑著走了進來,這次他對帝弒天的笑容比昨天真誠了許多。

        “周兄來晚了,要不就能吃到輕弦想出來的美食了。”

        “哦,原來是王妃想到的,改日也給本王做一些吧。”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熟絡的很。

        這個時候葉輕柔已經吃完了,看著朝思暮想的周逸昊,還有他身邊柔媚可人的冷蝶兒,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葉輕弦也恢復了以往的淡然,返回到椅子上坐好,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卻有著淡漠的疏離,完全看不到真實的她。

        不過她心里卻在腹誹著,帝弒天這個混蛋居然能和周逸昊關系這么好,真是離奇,昨天看到他們兩個人還像是要拼命的樣子呢,如今卻開始稱兄道弟了。

        “不知周兄過來有何事呢?”

        帝弒天到沒客氣,當著周逸昊的面吃完了最后一口菜,就連湯都喝了,要是其他人這么做,一定會覺得十分粗鄙的,但他做出來卻十分優雅自然。

        “明日晚間府內會有一個聚會,本王邀請了各國使臣,希望釋天也能參加。”

        “以我們的關系,就算周兄不邀請,本王也會不請自到的。”

        ……

        接下來兩個人又聊了一會,葉輕弦覺得事情越來越怪異了,怎么她有一種錯覺,這里到像是帝弒天的地方,周逸昊反倒成了外人。

        兩個人談妥之后,周逸昊轉過頭看向低頭不語的葉輕柔,淡漠的開口:“傷怎么樣了?你走了之后蝶兒已經和本王解釋了,說她是被人誤導了,所以才會認為那個扳指是你摔碎的,非讓本王帶來向你道歉,這藥你收了,事情就這么結束吧。”

        他一說完,冷蝶兒馬上從旁邊走了過來,將手中的藥放到葉輕柔的身邊:“柔姐姐,白日里是蝶兒的不對,希望柔姐姐能夠原諒蝶兒。”

        聞言,葉輕柔看向冷蝶兒,如果按照以往她的性格,一定會大罵冷蝶兒不要臉的,但現在不會了,嘴角微微上揚:“本來我就沒放在心上,妹妹也不要放在心上,我們都是王爺的人,理當和睦的。”

        她話一說完,周逸昊笑著點了點頭,雖然他喜愛冷蝶兒,但還是希望府中的人都能夠和睦的。

        府中還有十五個房小妾,她們都是帶著目的進來的,但他知道,葉輕柔姐妹都是沒有目的的,葉尚書為人坦誠,和他關系也很好,不會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對于葉輕柔他也是不討厭的,性格很率真,只是有時候脾氣不太好,至于葉輕弦——

        想到這,再次打量了一下,從洞房那天她突然中毒后,就沒有再接觸過了,現在看來,也是賢惠的人。

        葉輕弦還不知道在周逸昊的心中將她歸為了賢惠,要是她知道,一定會笑死的。

        冷蝶兒看著屋內幾個人,原本她還打算激怒葉輕柔讓她發火被周逸昊處罰的,沒想到她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難道聽來的那些都是假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