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種田重生-> 《畫滿田園》-> 第二百三十三章 竟然要換工
第二百三十三章 竟然要換工 作者:養只貓撓你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7-06-06
  •     玄文江瞥了一下玄曼娟,有點想笑,自己的這個姐姐是個暴脾氣,不過沒想到對自己男人還是挺順著的。
        大姑家都安頓好了,這也開始種麥子了。
        玄妙兒家今年的田地還不算多,因為還有五十畝荒地沒有開呢,旱田就三十多畝,先種小麥再種苞米,這時間串換開了,還有牛犁地,所以暫時也不用雇工的。
        永安鎮這邊種麥子的并不多,玄妙兒家里也只是種五畝地的,因為收了麥子這還能種大豆,這兩樣也是農戶必不可少的,所以他們家既然有地,也就都要種一些,但是不多種。
        明天準備開始種麥子,今天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一家人都很忙,玄老爺子忽然進了西廂房。
        這時候只有玄文濤在屋子里拾落明天用的東西,回頭看見玄老爺子進來嚇了一跳:“爹,有事么?”
        “沒事我還不能來了?”玄老爺子坐在炕沿上,他就是看著玄曼娟他們都出去了,才進來的。
        玄文濤放下手里的活:“爹喝水不?”他又不是不知道,這自己爹才叫無事不登三寶殿呢。
        玄老爺子看屋里就他們爺倆,也硬氣起來了:“老大,我這來是想跟你說說換工的事。”
        本來玄文濤以為玄老爺子來是要說三郎玄安本上鎮上的事,沒想到不是那個,換工?上房就玄老爺子和玄文信兩個勞動力,大郎春耕能回來幾天不錯了。換什么工?
        “爹,我們家今年人多,還有牛了。不用換工,大姐他們一家子都來了,就是幫我春耕的。”玄文濤直接就拒絕了。
        玄老爺子用手縷縷胡子:“老大,咱們這雖然分家了,可是你不還是我兒子么?這往常年都是一起種地的,今年剛分家,咱們這地也有挨著的。一起種不是顯得咱們家團結么?你看……”
        玄妙兒本來在院子里洗衣服的,看見玄老爺子進來,也是以為他為了三郎上學堂的事呢。所以也沒太擔心,也沒著急進去聽說什么,自己爹也不是沒心的人。
        這剛好皂角粉沒了,進來拿。就聽見了玄老爺子的話。不過她沒立刻進去,只是聽聽還能說什么。
        玄文濤沒等玄老爺子再往下說,就打斷他的話:“爹,這分家就是要各過各的了,要是什么都混在一起那還分家干什么?咱們家人口多,第三代也要娶妻了,所以這分家沒人笑話的。”
        自然他們家這分家,村里誰不知道怎么回事。能不笑話就怪了,不過玄文濤這么安慰玄老爺子。
        玄老爺子知道用強迫的沒用。所以這次也是改了策略,說的都是商量的語氣:“老大,你也知道咱們家誰能干活誰不能干,這你們人多就幫一天忙也就是干出來了。”
        “爹,我說過了,日子是要自己過的,老三老五怎么就不能干活了?”玄文濤一直不理解,為什么自己爹就那么寵著那兄弟兩。
        “老三那是生意人,哪能干得好這農活?老五以后是要走仕途的。”玄老爺子這話說了十幾年,也說的順口了。
        玄文濤苦笑一聲:“爹,我算不算生意人?我耽誤種地了么?”
        這一句話把玄老爺子說的啞口無言:“你和老三怎么能一樣?他是以前也沒干過太多活。”
        “爹的意思就是一家里就要可著我挨累了?因為我干活多,干的習慣了?我可沒那么賤,你舍不得老三老五干活,那就雇人干,我自己家也忙,幫不了。”玄文濤真的已經不是因為干點活的事,而是對玄老爺子的偏心厭惡了。
        玄老爺子一臉委屈相:“老大,爹知道這些年你受了委屈,你現在不是過得好了么,畢竟爹還得跟著他們過呢,爹年紀大了,這家底越來越薄了,我不是也著急么。”
        “爹,我說過了,這人有多大能力干多大事,你不聽也沒辦法,希望你以后也別后悔,我上次說了,以后不再跟你說這些,今天我又說多了,以后我保證不說了,爹你回去吧,你說的我不同意。”玄文濤起身繼續收拾明天種麥子的東西。
        玄老爺子不甘心:“老大你真的就這么跟爹生分了?爹這半年跟你說什么你都不同意,你這是不認老子了?”
        玄妙兒在門外聽的心里有火,這時候玄曼娟走進來,看見玄妙兒問:“妙兒,你爹在屋沒?我來找個鎬頭。”
        玄妙兒指了指里邊:“祖父在呢,逼著我爹換工。”
        玄曼娟不客氣的拉著玄妙兒進了屋,對著玄老爺子道:“爹,你要換工?你們上房就一個大郎是真的能干活的,你換工換誰啊?要不讓大郎和蘇正換一天咋樣?”
        玄妙兒對這個大姑真的是佩服,玄老爺子說的換工可是兩家互相幫著種地,自己剛才都不知道這事該怎么幫著爹說話呢,這玄曼娟一句話就解決了。
        玄老爺子沒想到玄曼娟這么快回來:“曼娟你這話說的,我和老四不能干活么?再說上房就那點地,你們捎帶著不就種了。”
        “爹,這分家了就是分家了,啥都整的明白點好,那娘也不是我們親娘,我們都老大不小了,這事也別亂往一起摻和了,免得麻煩多。”玄曼娟一點不留余地。
        玄文濤本來挺有主見的人,不過有了自己的大姐依靠,心里很暖和:“我大姐說的有道理,爹,這事別說了。”
        這時候玄妙兒也在邊上道:“祖父,我們家種完麥子還得準備蓋房子的東西,然后就是種苞米了,種了苞米蓋房子,蓋了房子種稻子,確實很忙了。”
        玄曼娟摸摸玄妙兒的頭:“妙兒懂的真多,可不是呢,昨天我還和你娘說這活干不過來了,弄不好要雇工了。”
        玄老爺子本來就是趁著沒人時候來磨玄文濤的,現在他最不敢得罪的兩個人都回來了,他也不想多留了:“有錢了,連爹都不認了。”說著起身要走。
        玄妙兒可不想讓自己家里背上不孝的罪名:“祖父,我爹也是你兒子,我們也是你孫子孫女,以后我們不會不管祖父的,不過祖父也別讓我爹和我大姑太傷心了,祖父這話傳出去了,對我們家沒什么好處,祖父忍心。”(未完待續。)
        ps:  上一章有個錯誤,謝謝不看小白文同學指出,本來想寫畢竟還在一個院子住呢,不過當時腦殘,寫成了畢竟還沒分家呢,我當時真的短路了,已經改了。
        晚上加更哈,大概要**點了,因為過節家里人多~~~估計要**點能還我安靜的空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