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種田重生-> 《畫滿田園》-> 第三千二百一十四章 終于有進展
第三千二百一十四章 終于有進展 作者:養只貓撓你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1-11
  •     玄妙兒也理解這個道理,雖然心里著急,但是也明白,這大晚上的去了一點用也沒有,不能真的挨家挨戶敲門的問,所以只能等著明天亮天了再去。『→お

        她點點頭,拉著華容的胳膊:“華姐姐,你聽見了,趙公子說有人看見花繼業了,那就證明花繼業還活著,只要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別的我不求。”

        華容也是眼窩子淺,這一說也是紅了雙眼:“聽見了,聽見了,我們都相信,他還活著,你今天早點休息,咱們明天一早就去懷山村。”

        玄妙兒還是不放心:“這樣,我讓幾個高手今天就騎馬連夜守在懷山村里,免得有人也得到消息,對他不利。”

        華容贊成玄妙兒的說法:“好,這事我這就去安排,你先陪著趙兄進屋說話,我馬上回來。”

        玄妙兒趕緊親著趙大方進了客廳:“趙公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謝你好,我知道在這個地方不是我們這些外來人能容易做事的,這次找我丈夫的事情多虧了你了。”

        趙大方跟玄妙兒進了客廳落了座:“你就別跟我客氣了,要說謝謝也應該是我,以后我趙大方仰仗夫人的事情多去了。”

        玄妙兒此時的心情真的是好,非常的好,好的真的就像是吃了蜜一樣,就覺得甜。

        她笑看著趙大方:“趙公子也不用客氣,但是我也有句忠言逆耳的話要說,趙公子可別嫌我煩了。”

        趙大方趕緊應下道:“夫人請說,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我趙大方能做的,義不容辭。”

        “現在邊疆因為動亂才會如此,可是以后慢慢的會恢復正常,我覺得趙公子的性子也要改改,以后如果你要做的武術學院,那也是教書育人的地方,品德要正,要不人不會得到尊重,也不能把需要發揚光大。”玄妙兒看著趙大方道。

        因為自己也知道趙大方這個人不是什么君子,但是絕對是好人,是個重情義的人,趙大方真的是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不對,應該是說,他可以為了朋友滿身插刀的人,可能是因為這邊疆的環境,讓人的心里也都有些變化了,甚至看慣了生死,所以他們也有點過得放蕩不羈,沒那么多的約束了。

        自己既然跟他合作了,那也要先說明白,如果他以后的做法還是太出格了,那自己也不可能的放縱他。

        趙大方很認真的點點頭:“明白,我趙大方是個有原則的人,從來不欺負弱小,如果不是這邊疆的戰亂,我也不是這樣猖狂,或許是環境改變了人吧,我相信夫人的話,這天下就要太平了,所以以后我也會好好的走正道,要是沒有做到,也不會給朋友添亂為難,不會在有臉去見夫人。”

        玄妙兒笑著道:“那這話我記下了。”

        這時候華容也過來了:“都安排好了,妙兒放心吧,這次真的多虧了趙公子幫忙。“

        玄妙兒也又道:“是呀,趙公子為朋友真的是仗義,我瞧著趙公子這幾天都沒休息好吧,這眼眶都黑了,真的不知道說什么了。”

        趙大方哈哈一笑:“我趙大方就是個講義氣的人。我這來告訴了你們,你們也準備準備,我就不在這打擾了,明天我也跟你們去環山村,這邊疆地界帶著我有好處。”

        玄妙兒沒有推脫,因為趙大方說的是實話:“那妙兒就不跟趙公子客氣了。”

        趙大方站起來:“那我就回了,明天早上天亮我就過來。”

        華容拍拍趙大方的肩膀:“謝了趙兄。”

        “得,都別客氣,也別送我,不是外人,你們干干啥干啥。”說著趙大方大步出去了。

        不過魏武峰和華容還是跟上去送著趙大方出了門。

        玄妙兒一手扶著腰,走到門口,沒有遠送。

        等趙大方走了之后,玄妙兒坐在桌前笑著笑著又掉眼淚了,她摸著肚子:“寶貝,你就要看見你爹了,你爹還不知道你的存在呢,你爹見了你一定高興。”

        千落也是有些喜極而泣了,也跟著掉眼淚:“夫人,你的花老爺真的要找到了。”

        本來大家都有些傷感的,可是這句你家花老爺倒是把大家又都逗笑了。

        華容回來,他們就都道了晚安,回房間收拾準備明天去懷山村了,當然也要早些休息,明天才有精神去尋人。

        而這個晚上,金煥然自然是去了木安淑住的地方,那可是他的家,他進出還不容易。

        木安淑看見金煥然來,心里也是顫抖的,因為這是人家的地方,自己也是盡可能的不把自己給他,還能讓他幫著自己辦事,自己也清楚,這男人一旦吃到了,也就不是那么珍惜了。

        所以今日木安淑也是又準備的,這時候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出來,還不停的咳嗦:“金公子來了,你看我這還染了風寒,可是不要傳給了金公子才好。”

        她這裝病是她拿手的事,所以裝的也很像,特別是一臉慘白的病容,看著倒是有點病態美了。

        金煥然本來是帶著希望來的,可是一見到木安淑這樣子,也知道怕是不行了,不過這人真的生病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反正她都住在這了,早晚也是自己的,所以也就不急于一時了,這女人還是慢慢的得到更有意思。

        他過去摸摸木安淑的額頭:“郡主這頭有些熱,要不我給郡主請個大夫看看?”

        木安淑趕緊拒絕道:“不用的,不是什么大病,喝點熱水,睡一覺也就好了,可能是這兩天折騰的,也是累了。”

        金煥然還是很關心的道:“你要是覺得不見好,明天一定要去請大夫,要不然我也是擔心。”

        “沒事,放心吧,我沒那么嬌氣了。”木安淑這說話間還是帶著股子風塵感。

        其實金煥然一直覺得奇怪,這玄妙兒的事自己打聽的差不多了,人家來是尋夫的,可是這木安淑郡主是為了什么呢?

        他之前沒有問,但是今天來也來了,正事也做不了,那就說說話,能多知道點什么也是好的,萬一那個消息就能對自己有利呢?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