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醫品太子妃》->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正巧遇上,動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正巧遇上,動手! 作者:簾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8-05-22
  •     “這位小姐,老奴不知道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但這里是瑞安大長公主府上,可不是誰都能把老奴抓起來的!”粗使的婆子大聲的道,見秦宛如沒有馬上放她的意思,立時掙了掙,無奈抓住她的玉潔的力氣不小,把她的胳膊死死擰在身后。

        “瑞安大長公主府上的人?”秦宛如上下打量了這個婆子一眼,目光看著這套撐的有些緊的衣裳。

        婆子實在是粗大了一些,這套瑞安大長公主府上婆子的丫環,把她裹的緊,估計她自己也難受,脖子處都松了開了盤扣,露出里面的白色中衣。

        這樣子看起來極是不體面。

        秦宛如之前進門的時候,己經看過瑞安大長公主府上的規矩,那時候兩排下人站在邊上,那么多人沒發出一點聲音。

        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瑞安大長公主治家也極講規矩。

        而眼前這個跳著腳的婆子,不但衣裳看起來不合身,而且還零亂,今天可是瑞安大長公主宴請眾賓客的時候,這樣的一個婆子出來,丟的可是瑞安大長公主府的臉面。

        “是,老奴就是的,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問瑞安大長公主!”婆子動不了,不信邪的又扭動了起來,一邊扭動的臉盤子通紅,一邊大聲的道。

        就為了一個最下等的粗使婆子,特意去問瑞安大長公主,這話說出來就讓人覺得可笑,秦宛如該有多么不懂事,才會去干這種事。

        或者說這個婆子也是算準了秦宛如不會為了這么一點點小事去麻煩瑞安大長公主。

        她到現在也只是以為秦宛如只是一個路過此地,多管閑事的小姐,自己說的兇一點,這位小姐必不敢多伸手。

        況且看起來還是這么點的一位小姐,自己才多大,還管別人府上的閑事。

        就算是被抓起來,這個婆子也沒多少驚慌,只是大力的掙扎,一邊咒罵身邊的幾個丫環。

        “你也是瑞安大長公主府上的?”秦宛如沒理會這個一邊跳腳一邊咒罵著的婆子,轉身這會臉色發白,整個人虛的不行的年青婦人。

        其實在方才轉出來的時候,皓兒己經告訴了秦宛如這個婦人的身份,和秦宛如猜想的一樣,這個人就是那個把皓兒獨自留下的奶娘。

        “奴……奴婢不是的!”奶娘怯生生的道,她這會臉色白的幾乎要暈倒。

        “說說你是哪個府上的?”秦宛如不動聲色的看著奶娘,唇角微微的勾起,眼眸間似乎閃過一道令人心悸的嘲諷,“害主的奶娘?”

        一句話,奶娘徹底震停頓了,慌得腳下一軟,如果不是兩個丫環拉著她,差一點就直接軟倒在地上了。

        自打看到秦宛如的時候,這個奶娘就覺得不好,雖然秦宛如看起來不大,而且還是一位弱質纖纖的小小姐,但居然帶了這么多人,而且一出來就把自己和婆子撲倒,半點不拖泥帶水。

        這樣的行為,早己不是一位普通的世家小姐可以辦到了。

        奶娘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秦宛如的臉上,想看清楚這位小姐是哪家的閨秀,再想想自己說什么的話。

        秦宛如長的很精致,一張漂亮的小臉看起來柔婉中帶著嬌媚,又有孩子氣的稚氣,長長的羽翼撲閃了兩下,有兩條參差的陰影落在她粉嫩的小臉上,但這種極美的場景卻讓奶娘感應到一種詭譎的危險。

        “小……小姐……”奶娘結結巴巴的道。

        “說說吧!把事情全說出來,說不定還可以給你留條活路!”秦宛如輕笑道。

        “你別亂說……”邊上的婆子發現不好,急跳起來道。

        “把她的嘴堵起來!”秦宛如冷聲道。

        玉潔應聲把婆子掛在衣襟上的一塊臟兮兮的帕子扯下來,堵了她的嘴。

        婆子發出嗚嗚的聲音,卻再不能說話。

        “你們想干什么?想把小少爺賣了?要賣多少錢?有沒有你自己的家人值錢?或者你自己的家人可以賣的更好的價錢!”

        秦宛如緩緩的道,氣色溫和,漫天的霞光仿佛落在她的眼中,但又有一絲幽光在其間穿梭,仿佛戾氣在其中流轉。

        “奴婢沒有……小姐,不是奴婢,真的和奴婢沒有關系,奴婢就只是陪著皓少爺出來玩的,之后有事走開,是這個婆子,她過來的……她說要把人帶走的……還說有人在后院院墻那里等著,把皓少爺弄出府去。”

        奶娘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辯訴。

        “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她……她說就只是把皓少爺弄出去玩會,真的,奴婢不知道,奴婢真的不知道!”

        “把人帶出去!”秦宛如微一沉吟,便淡淡的道,看起來這個局還不是一個人布的,而自己適逢其入,更象是被人重重的壓進來的。

        原本這計劃中是沒有自己的。

        而這些人要害的應當是皓兒,居然有人這么惡毒的要對付一個沒娘的孩子。

        莫名的想起上一世的自己,眼中戾氣越發的濃郁了起來,坐在回廊處,她的身邊幾乎讓人感覺到冰寒的陰影。

        所以沒娘疼的孩子,就是活該被人算計的?縱然看得出皓兒出身不尋常,還是依然被人如此算計!

        “姐姐,你怎么了?”皓兒從躲著的月洞門后走了出來,走過來拉了拉秦宛如的手,輕輕的搖了搖,側過頭擰著一雙細細的眉毛,看著秦宛如不安的道。

        孩子的心是最敏感的,就算秦宛如一句話也不說,他也感應到了秦宛如心中的怒意。

        “走吧,皓兒跟姐姐出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秦宛如壓下心頭的怒意,拉著皓兒的小手,輕輕的捏了捏,然后緩緩的露出一絲笑意。

        “皓兒跟姐姐一起出去!”皓兒抬起頭笑道,一雙淺淺的酒窩閃了一下,很是可愛。

        秦宛如拉著皓兒帶著一大群人走了出去,沒多久就走到了瑞安大長公主府的大路上,這么一大群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而且還是大家正在找著的皓少爺,況且身后還綁了兩個人,顯眼的很,早有人跑去稟報瑞安大長公主了。

        秦宛如沒想到的是,沒遇到瑞安大長公主的人,倒是先遇上了永-康伯府的那位大小姐,狄鳳蘭。

        “呦,這位不是秦府的二小姐嗎?怎么才一會時間不見,又鬧成這個樣子了?這真的是要把孩子抱走了?”狄鳳蘭和幾位小姐一起站在一棵樹下,似乎在說著什么,聽到大路上的動靜,一起轉過頭來,正看到秦宛如帶著人過來。

        狄鳳蘭稍稍的愣了一下之后,撇了撇嘴,上前兩步道。

        秦宛如抬眼看了看她,目光露出幾分審視,然后緩緩一笑:“狄小姐好巧,怎么我一出現,又遇到你了,真有緣!”

        “誰跟你有緣,你還真會給自己臉上抹光!”永-康伯夫人不在身邊,狄鳳蘭也就表現的很張揚,抬高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瞪了一眼秦宛如。

        “你膽子倒是不小,居然把瑞安大長公主府上的人都抓了起來,這是又想鬧的那樣,這位是大家正在找的孩子吧?不過是一個小孩子,你還真的跟人生氣,要把人家賣了,這心可真是名夠狠的!”

        狄鳳蘭冷哼道。

        她是京中長大的世家小姐,對于秦宛如自然是看不上眼的,秦玉如可是說了,秦宛如是一個不知道哪里撿來的賤種,還真的以為是世家小姐了。

        “喂,你是誰啊!”聽狄鳳蘭這么說秦宛如,皓兒不樂意了,揚起頭狠狠的瞪了一眼狄鳳蘭,一副小大人模樣的教訓她道,“你哪家的小姐,這么不懂規矩,你們府上會不會教人,沒點閨訓!”

        狄鳳蘭沒提防被個小孩子罵了,看著小孩子努力的板著臉,仿佛裝著大人的模樣,狄鳳蘭立時就怒了,她仿佛從這孩子的臉上看到秦宛如的身影。

        “你這孩子哪家的,這么沒規矩,怎么沒個大人好好教一教!”狄鳳蘭還從來沒被人這么指著鼻子罵沒規矩。

        縱然真的做出一些沒規矩的事情,大家也會看在狄昭儀的份上,不會過于的苛責她,就算和她不對的言旭鳳,說的也沒這么直接。

        “你是哪家的,你家大人有沒有教你要敬老愛幼,看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誰家會要你,你以后可憐了,都不會有人家要你!”皓兒蠻橫的叉著小腰大聲的道,他最討厭別人說他沒大人教了。

        這是他懂事之后最忌諱的事情。

        “你……你……”狄鳳蘭氣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如果這兒沒人,她差點會動手打人了,這話居然越說越氣人。

        “你什么你,說的就是你!看看你長成這么一副難看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壞人!”皓兒得理不饒人,沖她翻了翻白眼的道。

        他年紀雖然小,但這話說的很氣人,簡直是扎心,狄鳳蘭一直自詡美貌,是京中有數的美人之一,想不到有朝一日,居然會被人說丑,這口氣她真的壓不下去了。

        “我今天就替你們家的大人教訓教訓你這個沒教養的孩子!”狄鳳蘭說著上前一步,反手就要給皓兒一個巴掌,但她的手被玉潔眼疾手快的抓住了!

        “我家的孩子還不需要你來教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