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醫品太子妃》-> 第三百三十四章 第一個證人有了!
第三百三十四章 第一個證人有了! 作者:簾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8-08-22
  •     水眸看向微合著的門窗,心里一陣發毛,她記得之前窗戶是關著的吧?

        走到窗前,伸手把微合的門窗關死,看了看窗口,又看了看窗外,沒發現什么,才重新到自己的床前。

        目光落在眼前的信上面,想了想拿起信,撕開信封,扯出里面的信紙,只看了幾行,臉色震驚起來,原本只是稍稍看了幾眼,這時候忍不住重新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這一次,連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曲樂的父親,果然進京了!

        那一天自己看到的沒錯,那個人就是曲樂的父親,原以為若想找到曲樂的父親,還得派人去江洲,秦宛如自己只是一個內院的女子,又哪里有能力派人千里追行去江洲,倒是沒想到楚琉宸居然把人給弄進了京,現在就安置在京中的一處院子里。

        離開江洲的時候,她只是感嘆曲樂的父親是個忠仆,為了尋找舊主,甚至把自己的幾個女兒都賣身為奴,就是為了去各府尋找當初自家主子的一絲線索。

        等到了京城,慢慢的翻起一些舊事,她才覺得這事跟自己有關,曲樂的父親分明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只是自己沒有人可用、也沒有物力去江洲找他。

        原還想著過一段時間,讓曲樂寫一封信,想法子送到齊白宇的手里,讓他想法子把信送到江洲,托人找找,比起自己,齊白宇在江洲比自己熟,也有一些舊人留在江洲。

        沒想到楚琉宸居然己經讓曲樂的父親進京的,用力的吸了一口氣,眼底閃過一絲幽然,有了曲樂的父親,一些事情自己可以更清楚,而不只是靠自己的猜想了!

        要破興國公夫人和狄氏的局,她必須要恢復身份,而最大的問題就是她的身份沒人證實,現在第一個證人有了……

        秦宛如第二天起的很晚,昨晚上一直沒睡好,各種各樣的惡夢-交織在一起,她看到自己前世染紅的臺階,看到自己被秦玉如狠狠的幾個巴掌,然后讓丫環按住頭,重重的向她磕頭,她又看到老夫人向興國公夫人磕頭求情……

        她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的,早上起來頭鈍鈍的有些痛,摸了摸頭,坐起來,侍候在外面的玉潔急忙過來,替她掀起紗帳。

        細瞇起眼,看了看窗外的陽光,秦宛如問道:“這么晚了?”

        “還好,冬天多睡會沒事,老夫人讓段嬤嬤來說,今天小姐不必過去請安了,奴婢想著小姐也累了,就特意的沒叫醒小姐的!”玉潔笑道。

        “祖母有事?”秦宛如心頭一跳,問道。

        “是有事,是齊大公子來給老夫人請安了!”玉潔撇了撇嘴道,“也不知道他來干什么,之前齊大小姐在的時候,也沒見他過來,現在齊大小姐不在了,他來干什么!”

        這事的確很意外,齊天宇這個時候怎么會來,實在是讓人解釋不通,起身梳洗畢,秦宛如稍稍用了些早膳 ,還是覺得頭很疼。

        玉潔看她的樣子,覺得是病了,讓她再躺下休息會。

        秦宛如卻覺得再睡不著,覺得還是去看看水若蘭為好,就帶著玉潔去水若蘭的院子,走到外面的冷風一吹,頭倒是沒那么疼了。

        水若蘭的屋子里燒得暖暖的,一進門撲面而來的暖意中帶著淡淡的梅花的清香,窗口的書案上插著幾支梅花,讓這屋內多了幾分沁香。

        水若蘭的氣色不錯,因為在屋內也沒有穿的過份的多,斜靠在榻上正和兩位姨娘說話,許姨娘和董姨娘。

        兩個姨娘看起來都極懂規矩,都是坐在榻前的小幾子上,一邊回著話,一邊聽著水若蘭的吩咐。

        看到秦宛如進來,兩個姨娘急忙行禮,之后便退在了一邊!

        “宛如過來這里坐!”水若蘭笑著招呼她道,許是屋子里的暖氣燒的暖,她的臉色微紅。

        “母親今天覺得可還好?”秦宛如過來行了一禮之后,就在榻邊坐下。

        “我沒什么事,還好吧!”水若蘭柔聲笑道。

        “母親,既便還好,也不能太過于操心!”秦宛如看了看兩個姨娘嬌嗔道。

        “我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兩位姨娘昨天得了你的吩咐,讓她們把一些小事自己處理就是了,不必報到我面前了。”水若蘭笑著拉著秦宛如的手拍了拍道,心情看起來也還不錯。

        這讓秦宛如放心了下來。

        “兩位姨娘,若是有什么事解決不了,以后也可以報到我面前來,母親的身體現在還不是很好,以靜養為主!”秦宛如微笑著看向許姨娘和董娘娘道。

        上一世的時候,她其實也是管過家的,管的還是左相府,當時她才嫁進左相府,身為二少夫人的顧兮姝難為她,在左相夫人的面前說她壞話,把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全甩給了她,管的好沒功,管的不好錯全在她。

        她當時什么也不懂,的確是手忙腳亂,做什么錯什么,好在有文溪馳幫著她,才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都管的整整齊齊的,但后來顧兮姝又給她下絆,把這管事的權收了回去。

        “是,二小姐!婢妾不敢過多的打擾夫人!”兩位姨娘連忙稱是。

        “許姨娘,昨天做菜的婆子被換了?”秦宛如笑著看向一邊恭迎的許姨娘。

        秦懷永的這兩個姨娘,都是不得寵的,上一世的時候一直活在狄氏的陰影下,對狄氏恭恭敬敬,現在狄氏關起來了,對水若蘭也是恭敬不己,極是恭順有理。

        “二小姐,那個婆子偷了和她一起的一個婆子的一只鐲子,被人發現的時候,這鐲子還偷偷的戴在她的手腕上,婢妾原本要把這事稟報夫人,讓夫人處置的,將軍說這種小事讓婢妾處理了,婢妾想著這個再留下就不妥當了,直接把人趕了出去,臨時招了一個進來,聽說做的菜還算不錯,如果二小姐覺得不好,婢妾一會再把人辭了,重新再挑人!”

        “這就不用了,只是一下子覺得味道不對!”秦宛如微微一笑,道。

        “如果吃不慣,就吃我這小廚房的吧,讓她們多做一份給你送過去!”水若蘭低低的咳了一聲,柔聲道。

        “母親,不必了,味道還算不錯,就是換了個人,一下子沒調好我的口味!”秦宛如漫不經心的解釋道,看起來真的只是順口一說。

        許姨娘偷眼看了看秦宛如的神情,心里松了一口氣,看起來二小姐就只是這么說一說,一會去廚房的時候要吩咐這個新來的婆子,做菜的時候更上心一些,二小姐向來吃用的淡,這事許姨娘管著廚房自然是知道的。

        見秦宛如和水若蘭似乎有話要說,兩個姨娘知趣的告退了出來一起往外走。

        待到了院門外,董姨娘才低聲的問道:“莫不是那個廚房的婆子有什么不妥的?”

        她們兩個都是秦懷永的通房丫環,算起來也是一起長大的,大家又都不得寵,平日里倒是關系很不錯,兩個人之間也熟悉,有些話私下里倒也會說。

        “應當是做的菜的口味不同,二小姐吃出來了!”許姨娘一邊走,一邊皺了皺眉頭道。

        “那……要不要再換人?”董姨娘問道。

        “我去廚房看看,如果真的不好就換人吧,總得讓二小姐滿意才是!”許姨娘想了想道,在下一個路口和董姨娘分開,便匆匆的往廚房而去。

        府里的人都知道,現在當家的可是水夫人和二小姐,而水夫人對二小姐又很信服,所以切不可得罪二小姐!

        看著兩個姨娘離開,水若蘭的手揮了揮屋子里的其他丫環也退了出去,甚至連瓊花也拉了拉玉潔的手,示意她跟著自己退下。

        玉潔看了看秦宛如,秦宛如無聲的點了點頭,玉潔于是和瓊花一起退了出去,走到門口還替她們關上了門。

        她和瓊花一邊一個守在門口。

        屋里安靜了下來,水若蘭身子坐了坐正,伸手拉住秦宛如的手,看著她精致的小臉,欲言又止。

        “母親,您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吧!”秦宛如笑道,小臉雪白-粉嫩,看著極是養眼。

        想到這么漂亮的孩子,居然父母雙亡,水若蘭嘆了一口氣,她現在特別能理解老夫人的心情,既然找不到親身父母,那就不告訴她身世,至少讓她知道有父有母,有親人疼愛,不讓她小小年紀便承親生父母己經不在的傷痛。

        只是眼下狄氏母女似乎在拿秦宛如的身世謀算,這事又不得不說!

        “宛如,有沒有想過找到你親生的母親?”水若蘭委婉的道。

        “母親有消息了?知道我的身世了嗎?”秦宛如長睫一撲,激動的問道。

        “昨天……你祖母說了一些關于你身世的事情……”水若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說的對還是錯,越發的顯得猶豫起來。

        “母親,您告訴我,我的親生父母是誰,當初又是為什么把我留在秦府的?他們怎么就這么狠心……會……會讓我一個人留下……”秦宛如的聲音不自覺的顫抖,甚至破了音,雖然這些都是她謀算到的,也是她一步步推進的。

        但是能親耳聽到當初的事情,如何不激動,手不由的抓住水若蘭的手,眼角泛起一抹幽深的紅色。

        兩生兩世的隱秘就要揭開了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