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宮廷爭斗-> 《醫品太子妃》-> 第六百四十二章 受欺負的飄昀院
第六百四十二章 受欺負的飄昀院 作者:簾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1-15
  •     再一次踏足興國公府,府門大開,看到邵宛如的馬車過來,一應人等急忙上前行禮,恭敬之處甚至比在瑞安大長公主府有過之而無不及。

        讓人覺得大家都巴結著眼前的這位邵五小姐。

        被迎入內之后,先去拜見太夫人,太夫人這一次也總算是沒有病殃殃的見她了,雖然神情有些不冷不熱,但總算還是能在臉上擠出了一些可以稱之為慈和的表情,問了一些在華光寺里面的一應事等。

        最重要的是問了楚琉宸被刺殺的事情,現在外面都在瘋傳邵宛如救了楚琉宸一命。

        雖然楚琉宸的命一直是搖搖欲墜的,但他的命也一直是珍貴無比的,邵宛如救了她一命,相當于在太后娘娘面前就得臉了,既便興國公太夫人暗中憤怒也無計可施。

        她可以不給邵宛如的面子,但卻不能不給太后娘娘的面子,太后娘娘方才已經送了賞賜過來,一再的表揚邵宛如,還派人對興國公太夫人說,守孝也要滿三年了,這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就在府里吧,也沒多少時間了。

        雖然說在華光寺守孝更加的孝順,但是大多數人都會在自己家里守著的,邵宛如已經做的很好了,這么久一直是青燈古佛的守下來,就京城中算起來也是頭一份的!

        太后娘娘既然這么開口了,太夫人哪里敢違逆,也幸好院子是之前準備好了的,也是邵宛如自己身邊的管事婆子管理著,現在住進來也是無礙的!

        “祖母,宸王殿下的事情,我不太清楚,當時正巧遇過,也沒想太多,就擋了一下,幸好殿下沒事!”邵宛如老老實實的道。

        “可看出是什么人?”興國公夫人一臉柔和的道,關切之意明顯。

        “沒看出來,當時亂的很,事發又突然,我不小心撞入其中……”邵宛如搖了搖頭,柳眉微蹙。

        “一點也查不出來,發現不了嗎?”興國公夫人又追問了一句。

        邵宛如搖了搖頭。

        “下去吧,先好好休息,接下來你也不必去華光寺,出了宸王的事情,華光寺那邊也得重新查一番,你呆在那里也不會清靜,就在家里守孝!”見問不出什么太夫人神情冷淡了下來。

        “是!”邵宛如早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恭敬的起身行了一禮,轉身要走,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一下,門口靠窗的案幾上,放著一些禮物,有一些紋路秀美的緞子和一些其他華美的錦盒上的繡紋。

        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東西,水眸微微一斂,眸色平靜的仿佛沒看到那一大堆禮物似的走出了門。

        那些是宮里的賞賜!

        門外玉潔迎了上來,臉色氣憤不平,好在還能忍得住,看到邵宛如平靜似水的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把方才受得氣強壓下去,小姐都能受得住,自己一個丫環有什么受不住的,恨恨的瞪了邊上的一個高傲的丫環一眼,跟在好邵宛如的身后。

        主仆兩人一前一后離開太夫人的院子,回了自己的院子,院門口,玉嬤嬤已經早早的候在那里,看到邵宛如過來,立時迎了上來,過來見禮。

        “都安排好了?”邵宛如一邊往里走一邊問道。

        “都安排好了,之前大長公主處帶了幾個人過來,幫著收拾好了,大長公主的人回去之后,興國公夫人讓人送了一些人過來,奴婢挑了些二等和三等的丫環、婆子。”玉嬤嬤一邊往里迎邵宛如一邊道。

        瑞安大長公主是邵宛如的外祖母,不能全權插手興國公府的事情,只是讓人幫玉嬤嬤把院子清理好,之后就回去了,興國公府送了許多人過來,玉嬤嬤挑了些看起來不錯的,就置在院子里。

        至于大丫環的份額,邵宛如已經有了玉潔和曲樂,還有一個清月,有三個了,雖說世家大小姐往往身邊配四個大丫環的名額,但往往只有二、三個,待得出嫁的時候才會配足名額。

        邵宛如現在有三個,已經算是不少了,既便是興國公府的大小姐邵顏茹那里似乎也是沒配全的。

        管事的嬤嬤是玉嬤嬤,鄭嬤嬤做為教養嬤嬤也進了邵宛事現在住的飄昀院,鄭嬤嬤來的時候是和著瑞安大長公主的人一起過來的,因為是瑞安大長公主的人,而且還表示幫完忙之后會離開,興國公府也沒有為難她們,讓她們就這么進了興國公府。

        之后瑞安大長公府的人離開,鄭嬤嬤獨留下來也沒人注意。

        留在飄昀院的鄭嬤嬤,暫時就當著玉嬤嬤的副手,幫著玉嬤嬤處理事務,玉嬤嬤雖然忠心,但因為眼界問題,必竟有許多地方做的不到位,有鄭嬤嬤幫了一把手,可以讓她更好的把整個院子布置好。

        也幸好有鄭嬤嬤,才使得整個院子有條理了許多,也可以在邵宛如提前回府之后,能住進來。

        不過有些地方還是差強人意的很,這興國公府當家的必竟是興國公夫人,玉嬤嬤一個外來的下人,想在強勢的興國公夫人手下討要東西,也是不方便的很!

        清月也是跟著鄭嬤嬤一起過來的,聞得邵宛如回來,一眾心腹在屋子里和邵宛如見過禮之后,便說起這段時間在興國公府的事情。

        首先是玉嬤嬤。

        “小姐,奴婢才來的時候,這個院子雖然能住人,東西也算齊全,但許多東西并不怎么樣,別說是大長公主府上的,就比之前小姐在秦府的還不如,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其實什么也不是,就只是看起來不錯的而己!”

        玉嬤嬤生氣的道,她到興國公府的一段時間,要什么沒什么,但也沒有人直言拒絕,就是她要東西的時候,這個推那個,那個又推另一個,往往忙了一整天,也找不到一個可以做主的人。

        “小姐,奴婢也是如此,每每我們這飄昀院需要什么東西,個個推托,仿佛誰也不愿意沾上我們飄昀院似的,每每一件很小的事情,就能讓她們給扯皮的什么也做不成,甚至到最后出錯的還是我們飄昀院!”

        向來脾氣很不錯的清月也氣憤的道。

        幸好小姐這近三年沒有住到興國公府,或者就這么些事情,就要把小姐給搓磨死了,況且當時小姐尚小,就算是有什么話,也不便說,在整個興國公府里,小姐就沒什么依靠。

        “小姐,方才奴婢站在門外的時候,太夫人身邊的大丫環和奴婢說話的樣子,就象是給奴婢施舍似的,又指使奴婢拿這個拿那個,奴婢想著小姐才會府中才忍了下來!”玉潔想起方才的事情,惱怒的道。

        今天才到興國公府里,就算有什么玉潔也只能忍下來,否則讓別人怎么看自家小姐!

        “對,奴婢是先回來的,問路上遇到的幾個婆子、丫環,怎么往飄昀院來,一個個就仿佛奴婢身上帶了毒似的,有人還答理了奴婢一聲,有人是急忙避開,還有的還沖著奴婢啐了一口!”

        曲樂也生氣的道,她方才進門后帶著青兒先回來的,走這一路過來,也受了不少的氣。

        邵宛如微微一笑,水眸處滑過一絲幽深,整個興國公府都不待見自己,這原就是她想到的,只不過自己早己不是三年前的自己了,過了十四歲的她雖然沒有話語權,但也沒有人把她說的話可以無視為小孩子的話。

        十三、四歲的女孩子議親的不少了,己算不得是小孩子!

        有了近三年的緩沖,興國公府想拿捏自己就沒那么簡單,況且一些格局也因為這三年的時間變化了許多。

        興國公府也不敢做的太過份,自己這一次還是帶著楚琉宸的救命之恩回歸的!

        “不必著急,玉嬤嬤,你先讓我們院子里的人過來到廊下見我!”稍沉吟了一下,邵宛如道。

        “是,老奴馬上讓人過來!”玉嬤嬤點點頭,邵宛如入了這飄昀院,原本就當如此,立威是必須的,興國公夫人送過來的人,只是看起來不錯,具體如何,是不是忠心,或者是誰的人,玉嬤嬤一時還查不出來。

        等玉嬤嬤把人都叫過來,整理好,邵宛如帶著曲樂、玉潔和清月走了出來,站到了廊下。

        鄭嬤嬤沒有出來,邵宛如另有安排!

        院子里站著十幾個二等、三等的丫環、婆子,一個個都驚艷的看著廊下站著的這位小姐,興國公府最不得寵的五小姐!想不到居然這么出色?

        興國公府的下人們對自家大小姐一向是最自豪的,這滿京城就找不出一個可以和大小姐相比擬的才貌雙全的世家小姐,可眼下的這位怎么回事?不是說最不好的五小姐嗎?也最不得太夫人和夫人的喜歡,可沒人想到這位五小姐居然長的這么美。

        既便板著臉站在廊下,依然美的讓人驚艷,只是比起那位一直微笑端莊的大小姐多了幾分煞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不是說沒有太夫人和夫人的寵愛,沒有底氣嗎?為什么這位邵五小姐底氣這么足,看這樣子是要凌厲的整理仆從了?

        沒有太夫人和夫人的撐腰,她憑什么!

        丫環、婆子們三三兩兩低聲交頭結耳起來,實在是太過于驚訝了,她們才會忍不住當場低聲議論起來。

        當然這個議論也是有個度的,反正現在五小姐還沒有說什么,她們就只是低低的議論幾句也沒什么……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