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種田重生->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立族
第一百七十六章 立族 作者:柒條魚尾巴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05
  •     咦蘇柒柒忽地回過味來,我去,我好像入了套啊!責任明目張膽地壓身上了,這東西一旦落實可就一輩子掙不脫了!

        速即尬笑一聲,敷衍道:“取啥名哦,我看就這么著挺好的。”

        十幾張嘴異口同聲地說:“不好。”

        事已牽起頭了,哪有半路撂挑子的道理哦

        鬧哄哄道:“趕緊取名吧。”

        “是啊,族名一定,咱就不再是流民了。”

        十幾人殷殷切切地目光死盯著她不放

        蘇柒柒捂腦袋,喃喃道:“我腦殼痛我該吃藥了”

        這般小把戲大家見怪不怪了,不為所動,淡定地看她作。

        “柳云,我頭痛,我要吃藥。”

        柳云眉頭都未動一下,淡淡地掏出一排銀針道:“老大,你這頭痛的病吃藥不管用啊,不如我為你扎上幾針吧。”

        阿西巴蘇柒柒星眸微轉,訝異地說:“哎喲喂姑娘,你咋悄無聲息地就學壞了呀,誰教你的?你師傅呢?喊來我好好與他說道說道。”

        駱炎漠然地指指她道:“她的師傅近在眼前,勿要混淆視聽,插科打諢。你呀,一個名字而已,百般推脫有何意義?不取名你就沒責任加身了?便能做到說撇開就撇開?”

        蘇柒柒越過眾人懇摯的目光,仰頭望著棚頂深深吸一口氣,“是我矯情了”

        “來吧,來吧,終歸是逃不開的!”

        駱炎眼睛里驟然迸發出一道光彩奪目的亮光。

        學識有限的人腦中漿糊攪,搜索枯腸,口中念念有詞,“取什么呢?球族?華夏族?炎族?不成,不成,有點拗口”

        駱炎側耳聽她念叨,交疊的雙手動了動,微感堵心

        沒文化真可怕!

        沙漏細細沙沙聲帶走了時間,一室的人在靜然又溫暖的環境中忍不住想打瞌睡。

        蘇柒柒絞盡腦汁,左思右想一個字在腦中緩慢生成,清澈明亮的眼睛星光點點,“泩族,如何?”

        毛峰等人口中念道:“生?”

        學識淺薄的人不止蘇柒柒一人。

        童梓笑笑不說話。

        駱炎嚼念,“泩,水深而廣,漲勢。嗯,寓意不錯。”隨之補了一句,“難為你了!”

        一個字耗了小半個時辰總算是憋出來了

        跟懷胎十月的人生個孩子沒甚區別

        蘇柒柒并不以此為恥,得意之色明晃晃地掛在臉上。

        “泩即有水深廣之意,又有勢頭增長,蒸蒸日上之意。拆開來看是又有水又有生,有水才有生命,有生命才有族,生命源源不斷,族方可延續流長。”

        “我是不是穎悟絕倫,冰雪聰明。”蘇柒柒自以為是的哈哈笑問。

        稍顯尷尬的氣氛在流淌

        你老費了大半天就整出一個字來,好意思這般自夸嗎?!能要點臉嗎?

        二蛋是一個解她圍的精靈,昧著良心啪啪鼓掌贊美道:“老大英明,聰明絕頂”

        氣氛微妙轉換

        晚間,300多人聚在營地中央,篝火燃燒。

        陳祈福先與大伙宣布了下午商議之事,隨后示意駱炎做總結。

        大伙相互交耳,低聲談論道:“有族好啊!咱們總算是甩掉流民這頂爛帽子了”

        “嗯,可不是,離了故土這心啊晃晃蕩蕩地,似無根的浮萍隨風浪。”

        “一經立族咱便有了根了”

        “安靜。”陳祈福朝眾人擺擺手,指指駱炎又道:“大伙先靜一靜聽聽先生言。”

        駱炎心念一轉望了望好整以暇端坐在上首蘇柒柒。

        上首之人迎著他的目光,攤攤手,意思不言而喻,你老看著來吧,我整不太來,身上忘長煽情因子了。

        “哎”這就是一頭不推不走的懶龍啊!駱炎暗暗嗟嘆一聲,神情莊重肅穆,直起身立在火堆旁大聲宣布道:“今日我們正式成立為一個族,取“泩”為名,自今日起你們便是“泩族”的族人了!”

        “經商榷族長由小七擔任,自這一刻起她便是我們的族長了,你們可有何異議?”

        一干人等擁護道:“無異議。”族長當然是能者居之。

        他們身上穿的,嘴里吃的,哪一樣不是蘇柒柒費心勞力弄回來的。

        放眼望去,災年里誰有此等能耐?!

        大伙心中明亮,沒有蘇柒柒他們早不知死在哪個旮旯角了,或餓死或暴尸荒野

        如今吃得飽穿得暖,甚至比之災前的日子都要好上幾分,再找不痛快就真是餓狗著急下茅房了!

        想找屎的人也是有的,余蔓枝灼灼地目光穿過人群落在蘇柒柒身上,其中有審視,有不屑,有不甘

        情緒頗為復雜,同時又有些思疑,僅是拜了個地球人為師,她身上怎會時時散發出一股二十一世紀新女性的特質呢?違和,違和極了

        疑惑片刻思起,她是三歲便拜了師,倒也解釋得通。

        蘇柒柒似有所感,精準地找到目光來源,回望了她一眼,沖她慈眉善目地笑了笑。

        捕捉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疑惑,心道,這是對我生疑了嘛!好聰慧的女子哦嗯,不錯,勞資就是跟你一樣從地球那邊翻空氣穿黑洞而來的。

        遙想當年勞資曾也是在地球上殺得了木馬,翻得了圍墻,干得過流氓,頂天立地的女漢子。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深情交匯,余蔓枝一瞬挪了眼,裝作不經意地撇開了頭,低頭與一旁的人小聲閑話。

        裝看你能裝到幾時,狐貍毛露都露出來了藏得住嗎?!蘇柒柒嘴角嘲諷地牽起一絲涼笑。

        駱炎慷慨激昂地發表了一番言語,余光瞄向上首,心間泛起波瀾壯闊的無力感。我在這兒給你鋪天下,你在上首無所事事,一副神游太虛的模樣

        他輕咳一聲,試圖提醒上首之人該回神了,作為新上任的族長是不是應當來幾句獲獎感言,榮登上位是不是該激勵激勵人心?!

        蘇柒柒如他所愿醒了神,懵糟糟地問:“先生說完啦?”

        駱炎頷首牽強微笑。

        “啪啪啪啪”蘇柒柒帶頭鼓掌,稱贊道:“好,好好好,先生說得好。”

        底下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閱讀悅,閱讀悅精彩!

        (. =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