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頭狼》-> 500 早晚會碰面
500 早晚會碰面 作者:尋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2-19
  •     跟中年人聊了幾句后,我們幾個全都陰沉著臉回到家里。

        大家一語不發的吃著早點,孟勝樂冷不丁問我:“咋整啊?”

        我嘬著豆漿吸管,面無表情的說:“找個家政公司的處理吧,房子是租人家的,別回頭房東找咱麻煩。”

        孟勝樂喘著粗氣道:“我指的不是這事兒,操他媽得,都被人騎脖子上拉屎了,你還不準備有點動靜,那人臉上有傷,車牌號咱也知道,想找他應該不費勁。。”

        我煩躁的罵了一句:“快消逼停吃你的飯吧,就算找到能咋地,你是斷他一只手,還是剁他一條腿,這事兒我心里有譜。”

        “朗朗,我覺得。。”錢龍抽了抽鼻子開腔。

        “我說吃飯,能不能聽不明白?飯都送你們手邊了還堵不住嘴是吧。”我搓了把臉頰道:“待會喊個家政公司的過來收拾趕緊,樂子再去重新租套房子,這地方知道的人太多,不能住了。”

        孟勝樂心里有氣的“嗯”了一嗓子,我低頭撥動手機,給秀秀發了一條微信,很快她給我回過來個“ok”的表情。

        我拍了拍手,引起大家注意到:“改變一下計劃哈,待會吃完飯,樂子去租房,皇上和康子買點禮物去找趟葉樂天,我和*到齊叔那邊見個面,晚上咱們從酒吧碰頭吧。”

        “我和康子去給葉樂天送禮?合適嗎?”錢龍迷惑的問。

        我點點頭微笑說:“再合適不過,你就以感謝他把你和*從看守所保出來為理由送點禮。”

        錢龍梗著脖頸嘟囔:“把我倆保釋出來的人也不是他啊,這事兒明明是齊叔辦的,好端端給他戴個*高帽子。”

        盧*笑嘻嘻的替我解釋:“龍哥,你好像腦子缺根弦,朗哥昨晚上說的清清楚楚,他現在和葉樂天鬧崩了。”

        錢龍不以為然的撇撇嘴:“崩就崩了唄,我就不信,沒了他張屠夫,咱非得吃帶毛豬。”

        盧*抽了抽鼻子道:“不信也得信,咱但凡想不走正道的賺錢,上面沒人不可能,朗哥好歹是咱們帶頭的,讓他厚著臉皮過去示好,咱這伙人以后都得跟著掉價,讓你去送禮,無非就是找個重歸于好的理由,所以不管你是以啥理由去的,葉樂天都肯定會收,我說的對不?”

        我挺意外的看向盧*夸贊:“幾天沒見,智商見漲哈。”

        “操,不跟你鬧笑,這段時間從號里,我沒事兒就研究邏輯學,翻爛了好幾本書呢。”盧*臭不要臉的昂著腦袋道:“不行你問問龍哥。”

        “你蹲號看書,那他在里面干啥?”蘇偉康好奇的問。

        盧*翻了翻白眼道:“他一天到晚跟你似的,正經事不干,除了研究咋擼,就是從墻上畫小人,想象力可*豐富了,畫倆小人,自己就能導出一部島國小電影,有時候還客串配音,男的女的都能來。”

        “哈哈。。”

        哥幾個頓時被盧*表情豐富的形容給逗樂了。

        蘇偉康尷尬的摸了摸額頭道:“波姐我發現你現在不光腦子好使了,嘴皮子也明顯利索不少,一句話給我們倆都罵了。”

        盧*瞟了眼大家,抿嘴低聲道:“都讓朗哥省點心吧,他屬實不容易,跟咱歲數一樣大,每天腦子里存的事兒估計比三四十人的還要多,既得琢磨著讓大家都能賺上錢,還得想招奉承這個討巧那個。”

        一句話把大伙都給說的沉默了,我看氣氛稍微有點尷尬,咳嗽兩聲岔開話題道:“還有個事兒,待會樂子通知婷婷一聲,讓她晚上幫咱們跑段遠路,給姜林他們送走。”

        孟勝樂不放心的問:“為啥讓婷婷去呀?”

        我輕聲道:“雖說孫馬克那頭已經答應不會繼續再找姜林,可誰知道狗日的有沒有信譽,就算他不找了,警方那邊估計也暫時不會罷休,咱幾個太顯眼,保不齊有沒有眼睛盯著,反倒是婷婷不引人注意,再說了,我認識的女人里也就婷婷會開車。”

        孟勝樂利索的點點腦袋:“行,待會我給她打電話說一聲。”

        “皇上,你也給媚兒去個電話,出來了就給人家報聲平安,省的她還擔心。”我側頭又看向錢龍交代:“這段時間讓她先去酒吧幫忙吧,等公司弄起來,讓她當個出納或者會計啥的。”

        “別介,男人的事兒還是別讓女人摻和的好。”錢龍固執的搖搖頭道:“咱們關系好,誰多誰少都不會太當回事,可女人不一樣,短時間里還看不出來啥,時間一長,各種矛盾就起來了,我就是個建議哈,不止是我,哥幾個的以后有對象也一樣,咱賺錢給媳婦花天經地義,但盡量不要讓女人染指咱們內部的事兒。”

        “我贊成。”

        “我也覺得皇上哥說得對。”我和哥幾個紛紛表態。

        不得不說,這段時間雖然大家過的并不順當,但成長也是有目共睹的,一個月前,我們這幫半大小子聚在一塊,除了研究去哪泡吧,就是嘮嘮家長里短,可現在所有人都開始琢磨如何讓團伙變得更加強盛,這就是成長。

        吃罷早飯,哥幾個分頭行頭,我和盧*坐上他那臺“寶來”車里,朝著齊叔的煉油廠開拔,邊開車盧*邊沖我嘀咕:“你說你現在好歹也算個有頭有臉的小大哥了,進進出出沒輛車多不方便啊,上次分錢,我們哥幾個人手買臺寶來,我尋思檔次太低,就沒給你整,要不這兩天咱一塊上車市場看看去?”

        我搓了搓臉蛋子苦笑:“快拉倒吧,我的臉還不如人家鞋墊子值錢,不過弄臺車是對的,回頭咱去二手車市場看看。”

        “有時候真看不透你這個人,對自己摳搜的令人發指,但往出送禮經常是幾萬十幾萬。”盧*嘆了口氣搖搖頭。

        我咧嘴笑了笑:“可能我有自虐傾向吧。”

        很多時候,我們其實并不是在意自己做了多少事,有多辛苦,只是害怕做的東西沒人看到,沒人理解,可但朋友或者親人遞給你一個“辛苦”的眼神后,馬上又能活力滿滿,我想這可能就是人性吧。

        快到煉油廠的時候,盧*冷不丁開口:“朗哥,早上往咱門口潑油漆,丟紙錢的那幫人是楊晨的馬仔吧?”

        “呃?”我錯愕的看向他。

        盧*撥動兩下方向盤道:“我不傻,鄰居都說了,其中有個家伙臉上貼著紗布,崇市跟咱有仇的也就孫馬克和昨晚上剛結下梁子的那幫地賴子,孫馬克的段位在哪擺著呢,他就算再齷齪,也不會干出這種小孩兒事兒,而那幫地賴子是楊晨的人,楊晨又知道咱在哪住,呵呵。。”

        我點點腦袋叮囑:“這事爛肚子里吧,皇上和康子啥性格你也知道,樂子和楊晨本來就有仇,這要是讓他們知道,肯定得翻天。”

        說話的功夫,我們已經抵擋煉油廠門口,盧*把車停穩以后,朝著我道:“朗哥,我說句實良心話,你有情有義是好事,也是哥幾個最樂意看到的,畢竟誰都希望跟著一個仁義大哥拼,但凡事都得有個度,咱讓了他,他也讓咱,這叫來往,可咱總往后退步,他總往前邁進,那特么就是欺負咱沒血性,這次的事兒你閉閉眼過去了,下次呢?晨子的人為啥會出現在市里,你想過原因嗎?”

        我咽了口唾沫回答:“瘋子告訴我,陸國康在崇市弄了家公司。”

        “那咱和他早晚還會對上,而且是****實彈的碰上!”盧*瞇起眼睛表情森冷的說:“這次你說讓,咱就讓,下回他要還曬臉,我第一個帶頭揍他,我認識他不假,但我是跟你的,你不方便露頭的事兒,我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