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頭狼》-> 734 嚴冬里的一抹炭火
734 嚴冬里的一抹炭火 作者:尋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2-19
  •     秀秀應了我一聲,隨即又迅速將窗戶給關上。

        陳易甩了甩大波浪似的披肩發,棱著眼珠子跟我一眼不眨的對視。

        就在我以為唬住狗日的時候,小區門口閃過兩束刺目的遠光燈,緊跟著六七輛面包車“嗤嗤”摩擦著輪胎橫七豎八的將大門徹底堵死,車門打開,大批二十來歲的小青年,拎著片砍、鎬把子蜂擁而至,足足能有三十多號人。

        震耳欲聾的腳步聲響起,一個胳膊上系條藍圍巾,梳著偏分頭的干瘦青年走在最前面帶隊,手里推著把寒光森森的小號關刀,朝著我狠聲尖叫:“你叫王朗是吧,還特么記得我不!”

        我定睛一看,這家伙不就是那天晚上我和錢龍約王影、陳姝含敘舊,試圖給王影下藥的那個狗渣嘛,狗日的好像號稱自己是留學生還是啥的,反正跟陸國康肯定掛直接關系,我記得很清楚,這籃子叫喬治。

        “操特么的,對方又來人了!”孟勝樂吐了口帶血的唾沫星,側頭看向我道:“朗哥,你再問問程志遠,他不說很快就派人來嘛,這他媽都過去多久了。”

        瞅著對面烏央烏央的那群人,我心里瞬間涼了半截子,苦笑著抽了口氣道:“問不問吧,已經沒任何*用了,就這么硬干吧。”

        三眼聲音壓的很低的呢喃:“那把微沖在樓上呢,你倆要是能頂半分鐘,我就把握給他們全喝退。”

        半分鐘?面對這么多人的狂轟濫炸,別說半分,我估計十幾秒我和孟勝樂都夠嗆能堅持。

        喬治拖著關刀,刀刃摩擦著水泥地發出刺激的“嗡嗡”聲,他歪著膀子狂笑:“王朗呢,怎么不說話啦?那天晚上不是很牛逼嘛,還說要隨時收拾我,來呀,你倒是收拾我吶。”

        陳易歪頭看了眼喬治,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驅趕:“喬治,這兒的事兒跟你沒關系,你趕緊走。”

        喬治娘們唧唧的舉起關刀吼叫:“怎么沒關系?那天晚上王朗在我的酒吧打我,我很沒面子的哦,易哥你旁邊休息吧,我的人保證五分鐘之內沖散他們。”

        陳易抬手攔住喬治,瞪著眼珠子呵斥:“別胡鬧,他們手里有貨,樓上還有個小娘們,真逼急了,他們容易把貨毀掉。”

        喬治也不知道具體在陸國康團伙究竟扮演一個什么角色,面對氣哄哄的陳易,反而很硬氣的一巴掌推在他胸口,吊著眉頭訓斥:“陳易,你是不是弄不清楚自己什么身份了?滾蛋。”

        陳易愕然的張大嘴巴,剛想要發聲,喬治接著又懟了一句:“貨出問題,也是陸國康那個廢物的原因,我會跟我爸解釋的,你現在給我讓開,來!我的人,全部亮亮家伙,讓朗哥感受一下什么是戰斗力!”

        “吼!”

        “草特么的,磕他就完了!”

        “干廢王朗!”

        跟著喬治一塊來的那三十多號小雜碎完美了繼承自己主子裝逼不嫌累的特點,齊齊舉起手里的家伙式朝我們所在的方向踏步。

        喬治杵在人堆最后面獰聲大笑:“王朗,別說我沒提醒你,敢特么碰我們一克貨,我當著你們面和樓上那個小娘們演繹一場人獸之戀。”

        面對對方的大軍壓境,我們哥仨也徹底激起骨子里的那點血性,我臉上的肌肉抽搐兩下,咬牙低吼:“媽的,那個小白臉歸我,其他人的你們看著辦!”

        “拼了!”

        “拼了!”

        三眼和孟勝樂齊聲怒吼,我們仨同時彎腰從地上撿起來一塊磚頭,這種老式的家屬院什么也不多,就特么磚頭子隨處可見。

        “王朗干廢,剩下兩個生死不論,出了事兒我負責。”喬治舉起手里的關刀,跟個鬼子軍官似的發號施令,那三十來個小伙瞬間朝我們慢吞吞奔來。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我兜里的手機突兀響了,我慌里慌張的掏出接起,連來電姓名都沒來及看,本以為會是程志遠,不想手機里卻傳來盧*的聲音:“朗哥,對方現在大概多少人?”

        我心底一涼,干澀的道:“多少人你也抻不過來手,替我報個警吧。”

        盧*急促的說:“我們就在小區外面,你告訴我多少人就可以。”

        瞟了眼對面越來越近的那幫嘍啰,我嘆口氣道:“差不多三四十個,你別跟著瞎折騰了,替我們報警,現在估計也就警察能救命了。。”

        “三四十個算*,一個回合打殘!”手機那頭傳來一道似曾相識的男聲,但我半晌沒想起來是誰。

        沒等我再出聲,小區門外突然傳來“嘣”的一聲槍響,緊跟著就看見身著一系黑色休閑裝的蘇偉康一個躍步躥上堵在門口轎車的前臉,梗著脖頸厲喝:“就他媽你們這幫臭魚爛蝦也要跟我朗舅表現一把橫刀躍馬?老子頭狼蘇偉康!”

        “逼都讓你裝完了,盡特么搶老子臺詞。”錢龍甕聲甕氣的聲音猛然響起,幾秒鐘后,他也爬上車前臉,站在蘇偉康的旁邊:“喬治是吧,來鐵子,告訴我什么叫戰斗力!”

        “康子、皇上。。”我迷瞪的揉揉了眼眶。

        “旭旭、王勉給我開砸!誰他媽欺負我大哥都肯定不好使,老子叫劉祥飛,聽過我名的,主動往后稍息立正!”

        幾秒鐘不到,四五條身影分別出現在蘇偉康兩側,我瞇眼望去,竟然是盧*、六子和消失很久的劉祥飛帶著他那倆直屬跟班,尤其是劉祥飛的懷里還抱著一桿“五連發”,徑直爬上車前臉,朝著人堆“嘣”的就是一槍,頃刻間,兩三個小青年哀嚎著倒在地上。

        劉祥飛轉動幾下脖頸,發出“嘎巴嘎巴”的脆響:“看來現場全是不認識我的哈,懟他!”

        瞅著突然出現的這幫兄弟,我的眼圈驟然紅了,打死我也想不到這種油盡燈枯的絕境,我心心念念盼著的程志遠沒有出現,反倒是劉祥飛這個我多日未曾聯系過的“兄弟”,送來了嚴冬里最滾燙的一抹炭火,要知道這傻犢子現在身上還掛著“a級通緝犯”的罪名,但凡讓警察碰上,完全可以直接開槍的那種。

        “馬勒戈壁,磕他們!”我仰頭怒吼一聲,率先朝對面那幫青年沖了上去。

        我、三眼、孟勝樂宛如三頭受傷的野獸一般,橫沖直撞的張開自己的獠牙。

        “跪下!”我甩直胳膊,一板磚拍在站最前面的一個青年臉上。

        “呼呼。。”

        與此同時,巨大的破風聲在腦側飄起,我條件反射的縮了縮脖頸,受傷的肩膀頭“咚”的一聲悶響,被旁邊兩個青年的鎬把子砸了個正中,疼的我差點沒直接趴下。

        “讓你跪下,聽不懂啊!”三眼左手往回拽了我一把,右手舉起板磚“啪”的一下迎面拍在砸我的那個家伙的臉上,孟勝樂虎虎生風的揮舞著板磚瞎掄,轉眼間拍趴下倆人。

        對伙只是短暫的懵圈了幾秒鐘,馬上又如狼似虎的朝我們涌動過來。

        我們仨立刻被一大群人包圍,不計其數的鎬把子、片刀迎面而來,混亂中仨人被迫分開,剛開始時候我還能硬扛幾下,直到后背讓連續砸了五六棍子,疼的都有些麻木了,有個逼養的,照我小腿肚子打了一棍,我直接摔到。

        旁邊的三眼想要來拽我,沒等他抻出手,跟他混斗在一塊的兩個青年,扯著他的衣服領子,幾人都摔倒在地,孟勝樂更是直接被人群給淹沒掉了。

        我躺在地上,兩手護住腦袋,雙腿沒有任何章法的胡亂撲騰,試圖將包圍我的人逼退,然而沒有一點鳥用,那幫狗籃子專門揮舞棍子往我腿上削。

        蘇偉康和錢龍一左一右出現在我兩側,蘇偉康揪住一個青年的脖領,攥著螺絲刀照著他大腿沒輕沒重的“噗噗”連扎幾下咆哮:“滾你麻痹的,打我朗舅!”

        “眼哥,你沒事吧!”錢龍握著一把大號卡簧捅穿圍攻三眼的一個青年后,單手將三眼拽了起來。

        “槍給你,壓陣!”劉祥飛將手里的五連發丟給盧*,從后腰摸出一把西餐刀,一個健步跨下車,照著完全懵逼的喬治沖了過去。

        “干。。干什么!”喬治嚇傻了,哆嗦的往后倒退,全然忘記自己手里也攥著把兇器……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