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頭狼》-> 937 小麻煩
937 小麻煩 作者:尋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2-19
  •     原本我是計劃到巴南區好好溜達一圈的,結果盧*這一通電話,直接讓我改變了方向,我招呼上蛋蛋掉頭就往江北區撤退,我真怕再晚回去一會兒,這傻狍子直接給張帥簽下來賣身契。

        夜總會的辦公室,我和嗅到“真愛”的盧*面對面而坐。

        見我像個陌生人似的一眼不眨的盯著直接打量,盧*不自然的搓著臉蛋子憨笑:“朗哥,你先別發火,聽我跟你慢慢道來,事情呢,絕逼沒有你想象中那么恐怖。”

        “等下鐵子,說之前你先給我準備個暖手寶吧。”我深呼吸一口氣,指著褲襠咒罵:“你知不知道老子現在心疼的籃子都抽抽,原本我和張帥說好的,五五分成,您老人家倒好,大手一揮直接給咱家又減了一成。”

        盧*遞給我一支煙訕笑:“你看你,說著話咋又急眼了,我是傻子嗎?”

        我的目光在他臉上停留幾秒鐘,無語的嘆口氣:“以前肯定不是,現在不好說了,臥槽尼親爸爸啊,一成的收益,足足一成的收益,你就這么白給人家啦。”

        說著話,我就捂住胸口,眼淚差點沒淌出來。

        “朗哥,咱們做事不能只看眼前,要把格局放大點。”盧*舔了舔嘴皮,替我倒上一杯熱茶,干笑著說:“你別看我今天談丟了一成,但往后咱能撿到的便宜肯定不止這點錢。”

        “咋地,你他媽未來還打算繼續往里賠是不?”我來回看了眼四周,直接抓起煙灰缸,咬牙切齒的咆哮:“也就是我手里沒有刀,不然我現在肯定給你丫開腸破肚了!”

        “朗哥,冷靜冷靜哈。”盧*哆嗦的往后倒退半步,抽了抽鼻子道:“你先聽我說完那一成我扔哪去了,再決定是不是要發火,帥帥今天跟我提到,他需要給各階管事的分一杯羹后,我當時就產生了想法,既然肯定是要往外撒錢的,憑啥好處都讓她一個人得了,所以我主動提出,我們再讓利一成,這一成收益白送給那些衙門里的管事。”

        “哦?”我微微一頓,朝著他點點腦袋道:“你繼續往下說。”

        盧*叼著煙卷道:“張帥為啥可以輕輕松松拿下巴南區的改造工程,可能是因為她和相關部門的大拿們本身關系就不錯,再有就是她和那幫大拿之間早就有這個默契,咱這么理解沒錯吧?”

        “嗯。”我再次點點頭。

        “如果咱死咬著那一成利益不松口,我相信張帥最后肯定也會答應,可當巴南區的改造工程結束以后呢?咱是不是除了賺到票子以外仍舊一無所獲,仍舊還是個最底層的小泥鰍?”盧*揪了揪鼻頭道:“所以我認為這對咱來說是個機會,因為咱們可以借助張帥結識各個層面的大拿,這個禮咱是透過張帥送出去,可關系卻是實實在在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只要有關系,咱還怕賺不到錢嗎?”

        我撫摸著下巴頦思索半晌后,點頭承認:“你說的有點道理。”

        盧*齜牙笑道:“朗哥,你兄弟可不是那種瞅著美女就邁不動道的選手,張帥在研究我,我同樣也在研究她,咱們與其現在拉大鋸似的磨嘴皮子,不如盡快達成協議,屆時,我也能夠迅速認識她背后的那些關系。”

        見我不吱聲,盧*接著道:“朗哥,可能你沒有總結過,咱為啥總容易跟背后的政治伴侶撕破臉皮,不管是崇市時候的老葉還是現在的蔣光宇,咱們為啥動不動就跟他們鬧掰?”

        我棱著眼珠子問:“為啥?”

        盧*表情認真的說:“因為咱太獨了,太小農意識了,老葉也好、蔣光宇也罷,投資咱家,肯定是有所企圖,結果沒等人家開口,咱就直接把關系給堵死了,這樣不好,我個人覺得,頭狼想要雄起,咱就必須得懂得取舍。”

        我的火氣頓時間小了很多,抽口氣道:“沒毛病,你倆商量的好啥時候正式簽合同沒?”

        “這不等你點頭嘛,你要是答應了,我就馬上給帥帥去個電話。”盧*興奮的抖落兩下手臂道:“你贊成了是吧?那我可打電話嘍。”

        我仔仔細細盤算半晌后,拍板定案:“打吧,態度不用太卑微,咱和她是合作關系。”

        “放心,我就不是那樣的銀兒,跟老娘們對話,這點霸氣我還能沒有嘛。”盧*笑盈盈的打了個響指,隨即掏出手機按下張帥的手機號。

        電話剛一接通,我就看到口口聲聲吆喝著“霸氣”的盧*,后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佝僂下來,板正嚴肅的語調也換成了一副賤嗖嗖的奴才相:“哈嘍啊帥帥,我們這邊沒問題啦,你看啥時候方便派人過來,走下正式的合約呢,明天吶,明天可以哦,我二十四小時不關機,界石鎮是么?好嘞好嘞。。”

        瞅著盧*這幅大內總管似的模樣,我陡然有種好像被他和張帥聯手給坑掉的感覺。

        幾分鐘后,盧*掛斷電話,腰桿重新恢復筆直,朝著我干咳兩聲道:“朗哥,明天正式簽合同,公司注冊大概準備照著一千萬的原始資金的規模整,咱們出四百個,她那邊出剩下的,另外張帥的意思是,正式合同開始之前,讓咱們先想辦法幫他解決一點小麻煩,我覺得挺合情合理的,也答應啦。”

        我夾著煙卷,分外懷疑的審視盧*問:“鐵子,我咋有種你是內奸的感覺呢?你特喵的到底是向著哪頭說話?”

        盧*噘著嘴,一臉不樂意的嘟囔:“擦,你居然懷疑哥的這顆赤膽紅心?我告訴你昂,女人于我而言,甭管長得再漂亮,身材再妖嬈,那都只是紅粉骷髏,我的追求是讓咱家變得更強更大。”

        “你快滾一邊拉去吧,剛才接電話時候,哈喇子都快淌手機屏幕上了,老子信你個鬼。”我抬腿一腳踹在他屁股上,不解氣的咒罵:“你剛才說的小麻煩是啥意思?”

        盧*馬上跟踩著電門似的亢奮的躥到我面前回應:“是這樣的朗哥,帥帥手底下的一個拆遷公司呢,已經開始動工,她這次簽下來的主要改造工程集中在那邊一個叫界石鎮的地方,改造的首要事情肯定是擴路。”

        “直奔主題。”我煩躁的打斷。

        盧*搓著自己手背上的黑泥,挪揄的解釋:“主題是,有一伙盲流子高價買下來需要擴路的幾間店面,坐地起價索要賠償款,拆遷項目陷入了僵持當中,帥帥的意思是希望咱們幫忙處理一下,她也可以跟她上面的關系隆重介紹一下咱,這樣咱們頭狼就可以順理成章的走進那些大拿的視線當中,我覺得百利無一害。”

        我揪著眉頭道:“意思是咱現在一分錢好處沒撈著,先幫她當義工唄?”

        盧*很賤的眨巴眼睛:“也不能這么說,為了長遠點考慮,這點退讓是應該的。”

        我吸了吸鼻子擺手:“行行行,你看著安排吧。”

        “好嘞,那我先換衣裳,完事讓何佳文帶幾個小兄弟跟咱走一趟。”盧*像是撿著便宜一般,動作迅速的朝旁邊的洗漱間走去。

        我咳嗽兩聲問:“佳文啥時候出來的?”

        洗漱間里傳來“嘩嘩”的流水聲,盧*含糊不清的回應:“中午那會兒,國明托黃康辦的,回頭我再請黃康吃頓飯。”

        半個小時后,盧*西裝革履的出現在我面前,頭發刻意梳成個后背頭,邊刮胡子邊問我:“朗哥,你看我現在的形象有問題不?能不能讓人眼前一亮?”

        瞅著他的模樣,我好奇的問:“你給自己作的像個收電費的似得,到底要干啥?”

        這貨不知道從哪弄來個小鑷子,邊薅鼻毛邊嘟囔:“你不懂,男人成熟與否主要取決于他的形象,待會帥帥也會過去,為了成就咱們公司的美好前景,我愿意舍棄小我,假如俺倆要是能共結連理,你說她的關系不就是你的嘛。”

        “蛋蛋!”我朝著門外喊了一嗓子:“去衛生間給我接一壺熱尿,我要滋醒這個臭傻子……”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