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頭狼》-> 1550 男人和女人
1550 男人和女人 作者:尋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4-11
  •     攀比也就意味著競爭。

        自從姜銘和李新元逐漸開始在酒店站穩腳跟以后,兩人其實就一直都在明里暗里的較勁,但我沒法斷定他們的這種攀比究竟是良性還是惡性,所以只能想轍將他們暫時分開。

        跟姜銘結束通話以后,我簡單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裳,快步朝著王莽的老宅走去。

        和我們之前幾次來一樣,那個叫小唐的青年,冷冰冰的耷拉著張面癱臉,杵在宅子的門口擺弄手機,面對我熱情洋溢的打招呼,他只是愛答不理的“嗯”了一聲,譜擺的比王莽都要大。

        俗話說得好,宰相門前七品官。

        人家跟對了老板,目中無人也屬實正常,這要是我,不得給尾巴翹到南天門,我都覺得是低調。

        我蹭著他胳膊走過去的時候,他突然出聲:“先生在人工湖旁邊喂鳥,過去的時候腳步輕一點,不要把先生的鳥嚇到。”

        “啊?好嘞。”我縮了縮脖頸干笑,心里禁不住誹謗,草特么的!現在混得都還不如一只鳥有排面。

        人工湖畔,我見到了撐著一扇鳥籠,正興致勃勃的喂食。

        悅耳的鳥叫不絕于耳,再配上小院里靜謐的氛圍,和隨處可見的綻放鮮花,給人一種好似來到世外桃源的感覺。

        “忙著呢王叔..”

        我踮著小碎步慢悠悠的湊到王莽的跟前,點頭哈腰的朝他打招呼。

        “嘿,小朗來了啊。”王莽回過來腦袋,笑盈盈的朝我擺手:“你稍微等會兒哈,我喂完這點鳥食。”

        我趕忙欠了欠身子,樂呵呵的應聲:“不急,王叔您先忙著。”

        鳥籠里,我叫不出來的兩只小雀嘰嘰喳喳的歡叫不停,王莽心情不好的撩實著,我則瞪著一對傻眼,巴巴的觀望。

        等了差不多能有十多分鐘,王莽才將鳥籠子擺在旁邊的小桌上,朝著我微笑:“這個籠子里的雀兒叫相思,公的喜歡叫,母的喜歡嘯,窗外猶有影,晨鳥豈無聲。”

        雖然我沒聽明白他那兩句詩念得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一點不影響我捧臭腳,我笑嘻嘻的打屁:“挺好的,沒想到王叔除了釣魚以外還喜歡養鳥啊。”

        “打發時間而已。”王莽擺擺手招呼我坐下,嘆口氣道:“人吶,在年輕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這東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當真正上歲數以后,卻發現這世界上任何東西都可以買到,唯獨時間不可或缺。”王莽端起一杯茶碗,嘆口氣道。

        “可能吧。”我淺笑著應和。

        對于王莽這個段位的人來說,我總覺得跟他聊什么,好像都特么像是在作秀,我懂的他全懂,我不懂的他仍舊懂,跟這種人聊天,應該屬于這世界上最無聊的事情之一。

        王莽接著道:“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沒有選擇自律,從力所能及的技能開始,努力去賺錢,而是由著性子揮霍青春,一定要找到喜歡的事情才開始努力,很快就會被現實打得鼻青臉腫,從眼高手低、有夢想沒行動的年輕人,變成迷茫、抱怨命運,好像全世界就你最倒霉的憤青。”

        我抽了抽鼻子問:“王叔,你說我現在屬于揮霍青春還是在努力學習生活技能?”

        王莽微微一愣,想了想后說:“兩方面都有吧,但我個人感覺你更像是在虛度光陰。”

        我提了口氣又問:“那我怎么著才屬于不虛度呢?”

        王莽瞇縫起眼睛打量我幾秒鐘后,搖搖腦袋:“不知道,咱倆沒生活在同一個緯度,聊天完全有代溝,我也懶得跟你扯那些沒用的了,本來今天我約了幾個天河區警局的負責人過來一塊喝茶聊鳥,但是他們臨時有事不能出現。”

        “呃..”我摸了摸鼻梁。

        “你的事兒不用擔心,盡管他們沒來,可仍舊會為我作證,你小子今天一直都在我這里呆著的。”王莽抿嘴笑道:“小朗啊,我想跟你聊幾句私房話,有時間聽沒?”

        聽到他這句話,我馬上打了個哆嗦,挪揄的吧唧嘴巴:“叔,咱倆聊私房話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吶,要不我回頭給阿生喊過來,你們慢慢嘮唄。”

        “想特么什么呢,叔只是想問問你對家庭、愛人這些東西有什么看法?”王莽瞪了我一眼隨即起身替我斟了半杯茶道:“你說,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有了媳婦,會不會繼續擱這條道上繼續胡混瞎混?”

        “昂?”我被他的話噎的半晌沒反應過來,腦子里江靜雅、王影的身影陡然一閃而過,不過我還是憨乎乎的抓了抓后腦勺道:“叔,我真沒想過這事兒。”

        “現在想,你就想你現在突然多了個媳婦,媳婦要求你回家,你兄弟招呼你砍人,你怎么做?”王莽笑盈盈的拍了拍我肩頭道:“不要權衡利弊,完全是第一反應。”

        我磕磕巴巴的說:“我可能..可能會跟兄弟走。”

        “混賬玩意兒,你好好想想,一邊是你媳婦,以后可能會陪你相伴一生的人,一邊只是兄弟,半路隨時跟你翻臉的兄弟,你到底應該跟誰走?”王莽莫名其妙的罵了我一句道:“想這事兒的時候,提前考慮清楚,你媳婦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你了。”

        “我..我還是會選兄弟。”我咬著牙豁子道:“叔,不是我沒有情義,因為我清楚,我媳婦暫時沒了我,肯定死不了,但我兄弟要是少我一次,也許就得命喪黃泉,事情結束以后,我可能會跟我媳婦跪下來道歉,只要她還能原諒我。”

        “放屁!”王莽勃然大怒,指著我鼻子低喝:“誰他媽告訴你,媳婦就必須得退居二線了?又是誰特么教你的,兄弟得比媳婦親的?你有沒有想過,你媳婦也是爹生娘養的,她在你這里可能只是個小奴仆,但在她爸媽的眼里也是小公主啊?”

        我蠕動嘴唇道:“叔,兩個人在一塊..”

        “兩個人在一塊咋地啦?誰規定女孩就必須得容忍和保護男孩的所有尊嚴?”王莽不耐煩的打斷我的話:“互相之間擔待和體諒,我覺得沒問題,但是小兩口在一起,男人就必須得寵著女人!”

        我皺了皺鼻子,有些不樂意的說:“叔,這話說的有點強詞奪理昂,因為點啥啊?女孩是小公主,男孩就不是小太子了?擱這個雞八世界上活著,誰容易啊?男人得擔負起來養家糊口的使命,還得琢磨各種突發情況..”

        “因為你是男人,因為你特么帶把兒,這話夠直接不?”王莽情緒煩躁的低吼,戳著我肩膀頭道:“男人對男人要誠實,男人對女人要忠實。”

        瞅著王莽一絲不茍的面頰,我不自然的縮了縮脖頸:“叔,咱倆不是聊正經事嘛,怎么說著說著還嘮到男女的問題上來了,我剛才一直都忘記跟你說了,我一個剛從山城過來的朋友,有魄力在增城區拉地皮幫著你籌劃科技園,你看這事兒能談不?”

        “呃..”王莽先是微微一頓,隨即笑盈盈的點頭:“當然可以啦,只要他能幫我在增城區弄下來三千畝的地皮,我可以把他收地價多百分之五的價位買下來,現金交易,絕對不存在拖賬欠賬。”

        “真的假的?”我搓了搓臉頰,有點不敢相信王莽說的話,所有地皮現金交易,也就意味著這老頭起碼得拿出幾個億的資金來買地皮。

        “當然。”王莽利索的打了個響指道:“這樣吧,待會你走的時候讓小唐給你先拿五百個啟動資金,你可以做項目的總策劃,讓小唐掛個虛職,證明你沒跟我吹牛就可以...”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