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齊歡》-> 第二十一章 狡猾
第二十一章 狡猾 作者:云霓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05
  •     整件事前后,徐二太太都沒想過自己會有什么損失。

        曹大老爺低聲勸說:“又不是讓你真的死,你上吊只是要表明自己的清白,我和母親自然將你救下,到時候你暈厥在床,衙門里的人還真能將你抬走不成?”

        徐二太太的目光與曹大老爺對視,不知為何她就想到那天,大哥用刀子豁開那人的胸膛,鮮血噴濺了他們一臉,二妹目睹這些,發了瘋似的掙扎,可大哥還是一刀刀地砍下去。

        萬一哥哥和母親都在騙她,要讓她來頂罪,她要怎么辦?

        “母親,”徐二太太眼淚落下來,“您就不能疼疼女兒,二妹妹犯了那么多錯,您都由著她的性子,當年若不是她與人私奔,我們家哪里會有今天的禍事。

        如婉的死……雖然有我的錯,可……我也是被人算計了,那兇徒是有人早就安排好的,故意引我上鉤,定然是那徐清歡,從頭到尾都是她在安排。”

        “現在說這些又什么用,”曹大老爺道,“你真被送進大牢,名聲盡毀,族中長輩也不會放過你,最好的結果也是去家庵受苦,你可要想明白,現在求死是為了將來求生。”

        “我不同意。”

        門口的管事媽媽喊起來:“姑爺,您……等一等,奴婢先通稟……”

        徐二老爺推開下人走進屋來。

        看到了徐二老爺,徐二太太立即像小兔子般撲入了二老爺懷里。

        徐二老爺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白綾上:“真想騙過衙門,必然假戲真做,可施救晚了,就會丟了性命,更何況王允是個鐵面知府,他要拿人即便是有傷在身又能如何,也照樣公事公辦。

        這案子還有不少的疑點,那人為何殺如婉,為何又用如此慘絕的手段,我們沒做過的事,衙門也審不出來。

        岳母、舅兄放心,我寧可不做徐氏宗長,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她走了絕路。”

        徐二太太聽到這話,鼻子一酸,眼淚頓時淌下來,到頭來母親、兄長都不能依靠,唯一可以信任的還是自己的夫君。

        曹大老爺冷哼一聲:“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上門來,我妹妹一個婦道人家怎么可能會買兇殺人,我看這件事定然與你脫不開干系,你這樣維護她,還不是想要她擔下所有罪名,這些年我待你們如何?你們竟然向如婉下手,如婉……”

        說到后面曹大老爺的眼圈也紅起來,他咬咬牙接著道:“本來我不該管這件事,你們害了我女兒,還有臉來質問我。”

        徐二老爺迎上曹大老爺的目光:“舅兄若真要為如婉訴冤,就該抓住那個真兇,不要讓自己的親妹妹背上這十惡不赦的罪名。”

        聽到這里,徐二太太忽然明白了什么,她臉上寫滿了驚詫:“大哥,你不是想騙衙門,是真想讓我去死,我死了這樁案子就算了了,你們這樣急于遮掩,是……已經知道了兇徒是誰。”

        徐二老爺道:“舅兄在大牢里到底聽到了什么?現在還不肯說嗎?”

        曹大老爺臉色陰沉就要否認。

        徐二太太忽然一笑:“你不說,我來說,本來我要將那件事爛在肚子里,事到如今我也顧不得了。”

        曹老太太一掌拍在桌子上:“大丫頭你瘋癲了,你大哥都是為了你好。”

        “我不相信,他連救命恩人都能殺,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徐二太太看向徐二老爺,“老爺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們到底怎么躲過了叛軍,三弟妹又是怎么死的,今天我就都告訴你。”

        曹大老爺上前就要去抓徐二太太,徐二老爺卻早就有準備,將徐二太太護在懷里。

        徐二太太“咯咯”笑個不停:“是官府通緝的叛軍將領趙善,是他救了我們,不但如此,我二妹還與那趙善一起私奔,生下一雙兒女。老爺不是還覺得奇怪,如貞的年紀算起來,怎么也不該是我四弟的遺腹子,我母親為何就此認下了她。

        當然不是,如貞是那叛軍將領趙善和我二妹的女兒,我二妹根本不是受了驚嚇性情大變,而是眼睜睜地看著親人殺死了她的男人,心中憤恨才會如此。本來我母親和兄長說好了要為趙善向朝廷說項,證實趙善是被騙入了叛軍,他對叛軍早就有了背離之心,三番兩次冒險救人就是明證,可他們卻怕被趙善牽連,最終起了殺人之心。如果說誰跟曹家有仇,那必然是趙善和我二妹。

        對,一定是這樣,我二妹還想在花園里掐死我,那些仇恨她根本沒忘記,而是在等一個報復的時機。”

        徐二老爺看向曹大老爺:“舅兄,這是不是真的?事到如今你還想隱瞞下去?”

        話已經說到這里,再也遮掩不住。

        曹大老爺坐在椅子上:“是,他說,有人要向我們曹家報仇。”

        徐二太太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就說,是有人在其中作祟,不抓住這個人,我們曹家上下永無安寧之日。

        將二妹帶回來問,無論那人是誰,都和她脫不開關系,只要撬開她的嘴就能真相大白。”

        曹老太太閉上眼睛,好像不愿意去回想那些過往:“這件事不宜操之過急,依我看也不一定是她。”

        徐二老爺道:“我們要想一個法子,又不透露當年的秘密,又能將人捉住。我們動作要快,不能讓被人察覺出蹊蹺,趕在我們之前抓住了人,否則當年那些事都要被翻出來。”

        曹大老爺緊鎖眉頭:“你是說安義侯一家。”

        徐二老爺安撫好了曹家人,才出門上了車,坐在車廂中,他緩緩閉上了眼睛,雖然中間出了些差錯,還好并沒有完全脫離他的掌控,希望這次能順利。

        拿住了曹家的軟肋,曹家就只能受他擺布,如果不將當年的事揭開,曹家絕不會承認拿了那筆銀子,死也不會將銀子交出來。

        現在一切就緒,就等收網。

        ……

        徐清歡坐在酒樓上,看街面上的盛況。

        王允大人剛到,鳳翔就抓住了一個兇徒,可見王允大人是鳳翔百姓的福星。

        “信送出去了?”徐清歡看著氣喘吁吁的徐青安。

        徐青安點點頭:“讓父親小心著些,管住自己一張嘴,不要給家里惹事?這段時間最好哪里也別去,什么人也別見。”

        徐清歡撇過去:“這就是你寫的家書?”

        徐青安道:“干凈利落,不拖泥帶水。”

        兩個人正說著話,徐清歡忽然從人群中看到一個身影,想要看清楚,那人卻立即轉身走遠了,而她能肯定的是,那個人方才也在看她。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