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齊歡》-> 第五十章 同行
第五十章 同行 作者:云霓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31
  •     曹如貞

        徐清歡沒有勸曹如貞,當年她也執著地為父兄下葬,不是因為倔強,而是自己親手處置才能安心。

        “深山里還是有些危險,”徐清歡道,“無論什么時候都要聽我的安排。”

        曹如貞點了點頭。

        鳳翔城外有幾戶人家以采藥為生,他們經常出入山中,每日早出晚歸的勞作已經成為他們的習慣,外面有什么變化他們不知曉,但是山里多一個人他們定然會注意到。

        孟凌云開始打聽了幾戶都一無所獲,后來被一個采藥人指點去陡峭的東山:“東山比較偏僻,藥材也不太多,我們很少過去,如果你能確定要找的人來了山中,興許是去了那里。”

        東山山腳下有一對老夫妻住在那里。

        孟凌云向徐清歡稟告:“就是這里的婆婆隱約看到一個個子很高的人向山里走去,我們打聽出消息之后,家中的護院就進山找人去了。”

        院子里的老叟聽到孟凌云的話不停地搖頭:“老婆子看到人都已經是好多天前的事了,人若是進山這么久了都沒走出來,恐怕兇多吉少。”

        曹如貞眼圈頓時紅了,她緊緊地抿著嘴唇,讓自己變得堅強:“我們可以進去找人嗎?”

        徐青安搖頭,柔聲道:“我去看過,路很難走,你們不上去。”

        “曹家小姐你放心,”鳳雛安慰曹如貞,“我們家世子爺可厲害,上樹爬墻無所不能,他一盞茶的功夫就能將山上跑個遍,山上的兔子都不如他的腿快,你在這里等他的好消息。”

        鳳雛手里握著徐青安給的糖果,盡職盡責地報答著徐青安,不就是幾句好話嗎?她一張嘴就能說一籮筐。

        上樹爬墻無所不能。

        一盞茶的功夫。

        比兔子跑的還快。

        徐青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快去啊,”鳳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徐青安,“一盞茶的功夫。”

        徐青安只來得及吩咐孟凌云:“照顧好小姐。”然后咬牙切齒地撩開袍子翻身上馬。

        “哥哥,”徐清歡上前兩步,“讓人在山崖下找一找。”

        徐青安點頭,不忍再去看曹如貞,催馬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曹如貞眼睛緊緊盯著下山的路,她多希望有個陌生的身影出現在那里,他們兄妹已經分開了十幾年,還有沒有機會聚在一起。

        徐清歡想要安慰曹如貞,卻被曹如貞拉住了手:“清歡你已經為我們做了許多,這樣的結果我……連做夢都不敢想,我不能再要求更多。”

        徐清歡輕聲道:“還有機會。”

        可惜這個機會已經太渺茫,徐三老爺和徐二老爺不一樣,他既然早就設下這個局,就定然會害死石頭,前世徐三就是這樣害死了曹如貞。

        這對兄妹經歷了兩世卻還無法相認。

        徐清歡心中一陣酸澀。

        “大小姐你看,那邊有人下來了。”

        徐清歡順著鳳雛的手指看過去,果然遠遠地看到了幾個人影。

        曹如貞一顆心仿佛提到了喉口,急切地想要迎過去看看,腿卻僵在那里動彈不得。

        幾個人走得不快,尤其是落在后面的幾個人,他們行動極其緩慢。

        再近一些才發現他們抬著個人。

        曹如貞任由徐清歡牽引著向前走,她的目光緊緊地黏在那個被抬著的人身上,恍然不覺已經有人先奔到跟前來報信。

        那人嘴唇一開一合,她卻聽不到半點的聲音,求助地看著徐清歡,終于在徐清歡眼睛中看到了欣喜的笑容。

        曹如貞只覺得壓在心頭的一口氣終于舒散出去,緊接著身體卻晃了晃,腿上仿佛也沒有了力氣。

        眼見那個身影離她越來越近,她掙扎著向前跑去。

        天地突然變得靜寂無比。

        她不小心跌了跟頭卻不覺得疼痛,她只想著快一些,再快一些。

        幾十年,終于就差這幾步路的距離,她再也不會錯過這個團聚的機會。

        她看到安義侯世子爺迎了過去,將那人負在背上,轉身就向著她的方向一步步走來。

        終于,她看清了那張臉。

        那張滿是憔悴、狼狽的臉上有一絲平靜的笑容,蒼白布滿血痕的嘴唇上揚著,身上的衣服已經破損,露出的皮膚上可以看到傷痕,衣服已經被鮮血染紅了,腳上的鞋也早就沒了蹤影。

        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還活著。

        石頭竭力抬起手,喉嚨里發出“呼嚕嚕”的聲音,眼睛中又是感激又是羞怯,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曹如貞愣了片刻,她已經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現實還是夢中,半晌她忽然撲過去抱住了眼前的人:“哥哥,你怎么樣,哪里受了傷……”

        石頭個子本就大,再加上一個曹如貞,徐青安不禁腳下踉蹌,多虧孟凌云上前攙扶,他才不至于將石頭摔在地上。

        曹如貞羞臊地向徐青安道謝。

        徐青安倒不自在起來,臉頰微紅地道:“那畜生將石頭推下了山,還好被崖下的樹木擋了幾下,這才留了一條命,這山崖太陡,他沒有力氣爬上來,我們晚到幾日……他也就……總之是吉人自有天相。”

        徐清歡仔細地打量著石頭,只見他肚腹和腿上都纏著青色的布條,腰間還別著一只葫蘆,她轉頭問徐青安:“哥哥給石頭治了傷?”

        徐青安搖了搖頭:“沒有,我們在半山腰上找到了他,就立即將他帶了下來。”

        青色的布條,明顯和石頭身上穿著的衣物不同。

        徐清歡望著那一臉迷惑的大個子,石頭還不知這些人是怎么找到他的,更不清楚曹如貞為何對他又哭又笑。

        “石頭,”徐清歡開口道,“是不是有人在我們之前找到了你?”

        石頭點了點頭,但是因為他不會說話,一時想不起來要如何說明此事,不禁有些焦急,半晌才想起什么,雙手抱拳,左手在上,舉至眉際行了個禮。

        曹如貞沒看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徐清歡仔細看著石頭握起的雙手:“石頭結的這個是太極印。”

        道家的太極陰讓她想起了一個人。

        他穿著青色的道袍,在人前常常露出幾分仙風道骨的神采,逢人便用悠長的聲音道:“仙道貴生,無量度人。”

        許多人都稱贊他為仙人。

        但他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張真人。

        是張真人救了石頭。

        石頭轉頭向山上看去。

        深山中隱隱約約傳出歌聲,竟是一曲虞美人:“盈盈相望無由摘。惆悵歸來屐。而今仙跡杳難尋。那日青樓曾見、似花人。”

        徐清歡吩咐孟凌云:“你跟我回去方才的那家農戶中。”

        農戶的院子里,老叟正在翻曬藥材,看到他們去而復返忙問道:“有沒有找到人?”

        徐清歡沒有回答,看向不遠處的屋子,她快走幾步,撩開簾子。

        屋子里就是普通農家的擺設,除了靠窗邊的桌子上放著一支山茶花。

        婆婆也跟著走進門。

        “方才屋子里有人?”徐清歡問過去。

        婆婆點點頭。

        “你沒告訴我們。”

        “因為姑娘你也沒問啊,方才那年輕人說了,若是姑娘問起,我們就說……”婆婆手心里是幾塊散碎銀子,“他給了我們這個,唉,山里的日子不好過……這些夠我們下山討生活了。”

        如果宋成暄就是那徐三背后的人,為什么他會讓張真人救了石頭。

        方才他在這里,隨時都會對她不利,可他卻沒有動手,他這樣做是在嘲笑她的無能,還是一切另有隱情。

        “婆婆,能不能討口水喝。”

        熟悉的聲音傳來。

        徐清歡走出門,看到了一臉笑容的張真人。

        張真人顯得有些狼狽,身上的道袍少了一片,臉上也滿是灰塵,他抹了抹眼睛才不好意思地笑道:“本來不想與你們碰面……沒想到那邊的山路崎嶇的很,道人當真與你們有緣啊。”

        張真人說完這些,在石頭腰間找到了葫蘆,然后砸了砸嘴:“女娃娃,聽說你要回京城,我們一路可好?”

        “好,”徐清歡答應下來,“這一路,就要請道長多多照應。”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