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三十二章 送她上學 作者:妖貓幼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4-03
  •     吃完早餐后,秦瑯暉順利載著她和她的行李離開了櫻園。

        “對了,安安呢?”

        路上,時暖暖突然想起自己還和秦安安有約,要在校門口碰面之后一起進去的。

        “我先問問,那丫頭懶得很,估計還沒出門。”說著,秦瑯暉撥通了秦安安的電話。

        聽著他“嗯嗯啊啊”的問了幾句,他掛斷電話,一轉方向盤,跑車往江邊的方向駛去。

        L大應該是在南邊的市中心方向,而江邊是在北邊,時暖暖雖然不怎么識路,但大致方向還是知道的。

        眼

        “安安還要一會兒才會出門,如果這時候開去學校,正好打個照面,到時候你沒辦法跟她解釋。而且我的車太顯眼了,在市區開不安全,容易被人圍觀,所以我們先去江邊轉一圈,等時間差不多了再開到L大附近,到時候學生多了不顯眼,你再一個人走過去,安安才不會懷疑。”

        難得從吊兒郎當的他的嘴里聽到這么有道理的解釋,時暖暖再一次對他刮目相看起來。

        “怎么,被我帥到了?”他注意到她的目光,一句話就露出了自己好不容易消失三秒鐘的本性。

        “嘁,哪有……”時暖暖小聲嘟囔了一句,轉頭望向窗外。

        秦瑯暉看著她的側臉,唇角染上了一絲笑意。

        此時遠在十萬英尺的高空之上,因為手機沒電而不小心自動關機的韓慕年,一開機就看到手機上的幾個未接來電,而且還是差不多的時間打來的。

        他的心里劃過一絲不妙的預感,但最終還是選擇先撥通了櫻園的座機。

        電話響了三聲之后,是裴姨接的電話,開頭第一句話就讓他僵在了座位上——“韓少,您不用擔心,秦少已經來把時小姐接走了。”

        秦瑯暉那小子……把暖暖接走了?!

        沉默了幾秒鐘,韓慕年“嗯”了一聲,然后掛掉了電話,原本還算不錯的心情立刻沉了下去,表情陰郁的猶如機窗外那整片灰蒙蒙的天。

        景若峰睡眼惺忪的從盥洗室出來,正準備倒杯咖啡提提神,見他坐著就問他要不要來一杯。

        一連問了三聲都沒有聽到回答,他不由得轉頭望過去,卻見韓慕年正雙臂環胸坐在沙發上,緊縮著眉,手上把玩著手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很明顯已經出神了,他覺得最近好像總是能看到他這種表情。

        瞬間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替他也倒了一杯,然后端過去放在他面前,自己則在他對面坐下。

        “又怎么了?這不是已經回去了。”

        行程匆匆忙忙提前一天,他從辛月口中探聽到了一些風聲。直覺告訴他,肯定是因為那個暖暖。

        而能讓他們韓大少改變行程的,這么多年來,只有她是第一個,即使是之前的虞佩琳也從未有過這樣的特殊待遇。

        韓慕年沒有去碰面前的咖啡,目光沉沉的望著窗外漸漸灰白的云層,半晌之后突然開口問道:“老四一直都喜歡什么樣的女人?”

        景若峰端著咖啡杯的手頓了一下,不明白他為什么問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問這種八卦不是他的風格。

        但他想了想,還是回答道:“長得漂亮的,性格外向的,能玩得開的那種。怎么了?”

        “外向?”韓慕年思襯著這兩個字。

        又是一長段的沉默,久到景若峰都以為他又走神了,這才聽得他開口道:“讓老三按他之前的那些女朋友找幾個合適女人給他送過去。”

        “給他找女人?他還用得著我們給他找?”景若峰覺得他有些奇怪——他怎么會管起了以前他從不過問的事情?

        “如果要給他找女人,還不如跟林伯母說一聲,豈不是更省心?”

        “不用,找到了就先送到他的莊園去,周末的時候大家一起聚一聚。”

        他說的云淡風輕,但是景若峰聽出了話里不尋常的氣息。

        他盯著他的臉,雖然跟十分鐘之前的沒什么區別,但總覺得又有些什么不一樣。

        “慕年,老四到底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覺得他應該穩定下來了。”韓慕年避重就輕地回道。

        “老四能穩定下來,估計天能下紅雨。”景若峰一點都不相信他說的,眼珠一轉,心里已經有了想法,“是跟你的小女友有關吧?”

        韓慕年撩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不回答就等于默認,景若峰此時心里已經猜的七七八八了。但是聰明人從不說明白話,剩下的話也就跟著剩下的半杯咖啡咽回了肚子里。

        但是他已經打算好,等飛機一落地就去找秦瑯暉好好聊一聊,否則對面這個男人真的認真起來,恐怕就來不及收拾了。

        秦瑯暉心情極好的開著車兜風,身旁還坐著一位自己難得看得上眼的小美女,小風吹著,小曲哼著,他還全然不知自己已經惹怒了老大。

        時暖暖顯然沒有他這么好的心情,她眉頭微蹙,看著窗外快速倒退的江景發著呆。

        秦瑯暉剛想找個話題跟她套近乎,卻被一陣歡快的手機鈴聲打斷了。

        時暖暖從包里翻出了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喂?”

        雖然秦瑯暉聽不見聽筒那頭的人的聲音,不過直覺告訴他,打電話來的一定是個男的。

        他把耳朵豎的高高的,一邊裝作認真開著車,一邊偷聽著她說的話。

        時暖暖當然沒想到秦瑯暉會有意偷聽自己打電話,她的注意力全在打電話來的人身上:“林學長,怎么這么早?”

        林舒念的聲音爽朗的如同早晨初升的太陽一般干凈溫和:“因為每天早上我都要晨跑,所以習慣了。現在剛回到寢室,想問你是不是已經到學校了?”

        “我……還沒有到呢……”時暖暖回答得有些心虛。

        不僅沒有到學校,而且還在江邊兜風……

        “吃過早餐了嗎?如果沒吃的話,一會兒正好帶你去學校的食堂參觀一下。”林舒念邀請道。

        “我已經吃過了,謝謝學長。”

        林舒念顯然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掩飾了過去:“好吧,那你路上小心點,我吃完早餐去等你。”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學長了?”

        “這次的迎新生部門正好是我主管的,所以別擔心,我本來也是要過去看著的。”

        時暖暖沒想到他剛入學一年就能當上部長,對他的能力表示驚訝:“學長原來已經是部長了?之前都不知道,真是恭喜。”

        “沒有,只是一個小部長而已,不值得一說。”林舒念說著,還不忘叮囑她去注冊報道的時候一定要等他。

        時暖暖推辭不過,也就應了下來。

        看她掛了電話,秦瑯暉語氣有些酸酸的:“學長?”

        “嗯,高中學長,現在是L大的校友了。”

        秦瑯暉“哦”了一聲,心情卻低落了很多,兜風的心思也沒有了,直接往L大的方向開了回去。

        轉過幾個彎后,再隔一條街就是大學城的區域了,秦瑯暉把車停在了路邊,打開車門替她把行李搬下車。

        “今天謝謝你了。”時暖暖真誠地向他道謝。

        秦瑯暉臉上的表情卻有些別扭,支吾了半天才說:“真不用我送你進去?”

        前面才剛說要避嫌的人突然改了口,時暖暖二丈摸不到頭腦,漆黑的眸子不解的看向他。

        秦瑯暉自知失言,撓了撓頭,微嘆一口氣:“好吧好吧,你走過去小心一點。”

        “嗯,那我走了。”時暖暖對他擺了擺手,推著行李箱轉身往前走去。

        此時路上的行人開始慢慢多了起來,這輛騷黃的法拉利實在太搶眼,已經引起了大家的頻頻注目。

        尤其是一些年輕的小姑娘,看到他優越的外形和不羈的氣質,直覺他就是一個富二代,還是長得好看的那種,一個個都像是聞到了花香的蜜蜂,興奮的跟同伴交頭接耳起來。

        幾個膽大的已經蠢蠢欲動,忙不迭的整理自己的儀容,準備上前跟他搭訕。

        誰知,還沒等她們靠近,這位男主角已經戴上墨鏡上了車,然后在震天的轟鳴聲中,這一抹亮眼的黃轉眼消失得無影無終,讓她們無一不感到惋惜。

        其中有幾個女生正好是L大的學生,一路走往學校的路上還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路過停靠在路邊的一輛黑色保姆車時,她們談論聲被車里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剛才那個肯定是有錢人!而且絕對不是暴發戶!”

        “那可不是,看他身上的那種氣質就比那些臭男人高出一大截了好嘛!”

        “我怎么覺得他這么眼熟呢?好像在哪兒見過……”

        “得了吧你,是個帥哥你都眼熟!”

        “哎,你別不信啊,我真覺得特別眼熟,好像在雜志還是電視上看見過……”

        幾個人漸漸走遠了,秦安安百無聊賴的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刷微博,聽見她們的對話,嘴上不屑地“嗤”了一聲:“這年頭,怎么走到哪兒都有花癡……”

        前排的司機和保鏢一動不動的坐在位子上,面色如常,只當做沒聽見。

        又等了幾分鐘,時暖暖還沒出現,秦安安把手機往旁邊座位上一扔,忍不住抱怨道:“死暖暖搞什么飛機,說好了的時間老是遲到!真是氣死我了!”

        話音剛落,保鏢就及時報告道:“大小姐,時小姐來了。”

        “哪兒呢?哪兒呢?”

        秦安安四處查看,果然看到一個纖瘦的身影推著兩個碩大的行李箱,沿著人行道從后面走上來。

        沒等保鏢下車替她開門,她就沉不住氣跳下車,對著時暖暖迎上去就是噼里啪啦一頓罵:“死丫頭,大早上的不是你跟我說八點半門口等的嗎?!你看看,這都幾點了?!你竟然又讓我等了你十分鐘?!”

        時暖暖已經習慣了她每次迎面的怒斥,賠著笑道歉:“對不起嘛,這邊路不熟,而且走過來費了點時間……”

        “少來了!全世界也就只有你才敢讓我等你!”秦安安雖然滿肚子的不滿,但是時暖暖每次都是好言道歉,所以她罵了幾句也就解氣了,“好了,先上車吧。”

        說著,她讓保鏢把時暖暖的兩箱行李搬上車,然后拉著她一起上了車。

        誰也沒有注意到,騎著單車的陳凱宇就在她們上車后從街角拐出來,徑直往L大正門騎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