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都市言情-> 《權門貴嫁》-> 二十五章·立功
二十五章·立功 作者:秦兮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4-01
  •     什么鬼?!

        朱三太太想要罵娘了。

        這么繞來繞去的關系,她一下子竟然沒有聽懂,等到琢磨透了蘇夫人嘴里的大夫人應當是朱元的娘,就扯了扯嘴角很勉強的笑了出來:“夫人說笑了吧?我們先頭那位大嫂是姓付的,我們跟那邊因為大嫂去世,許多年沒有聯系了......”

        怎么又會突然冒出來一個什么蘇同知的弟妹的大姨啊?!

        真是見了鬼了。

        蘇夫人搖了搖頭,有些熱切的笑起來,竟然很想認這門親的樣子:“怎么會認錯呢?是商丘付家嘛,正好,我小叔求娶的便是商丘付家的姑娘,論起來,咱們兩家是正兒八經的親戚啊!”

        正兒八經你個鬼!朱三太太想罵臟話了。

        朱家跟付家都鬧翻了這么多年沒聯系了,跟蘇家這種拐著彎的就更是扯不上關系了!再說了,朱家都已經娶了新夫人做填房了,論親也是跟新夫人的娘家論啊!

        不過蘇夫人朱家又得罪不起。

        到底是地方上除了知府以外的二把手,朱三太太勉強扯開嘴角笑了笑:“是嗎?那可真是太巧了......”

        真是太巧了,朱元竟然還能找過來?!

        她怎么知道她大姨在蘇同知府上的?

        還是說其實朱元的大姨早就找來了?

        那天山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朱三太太覺得自己的腦海里像是要炸開了,心里的不安飛速的擴大,總覺得好像是有什么東西是她沒有想到的。

        是巧合嗎?朱元沒有跟著她一起回家,是因為已經早就料到老太太不可能會放過她,她只要回家了就沒有機會再出門了,所以跑來蘇家找掩護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從孟家一直到現在的蘇家,朱元是一直都已經成竹在胸嗎?她到底想做什么?!

        蘇夫人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笑了:“可不是,正經的親戚,竟也不知道,都生疏了。”

        其實哪里是生疏,她只是一直都

        開玩笑,花柳病這種病當然不能對外說,而且花柳病也極難找大夫,得了基本就是一個死字,朱元竟然能治這樣的病,這是太難得的事,簡直跟撞大運也沒有區別了。

        蘇夫人心里早已經下定了決心,這個姑娘是絕不能讓朱家帶回去的。

        朱三太太的臉色不由得更差了,還是不死心的長出了一口氣:“這樣怕是不好吧?她之前一直都養在后山茶林里,您也或許聽說過,她......”

        朱三太太指了指腦袋,有些為難:“她這里是有點問題的,常常說自己會治病,可是她其實什么也不會呀!我們都是她的親人,我們難道還不知道嗎?”

        蘇夫人臉上的笑意慢慢僵住了。

        什么?

        朱元腦子有問題,說會治病都是瘋話?

        不會吧?她皺著眉頭看著自己手里的茶水,很快就又搖了搖頭-----兒子的病眼看著那么多大夫都搖頭,可是朱元一來,開了藥之后就疹子也消除了許多,燒也退了,這還不是會治病,那什么才是?

        倒是朱家,雖然委婉,可是說出來的話總是好似在抹黑朱元似地......

        想起緣由,蘇夫人有些明白了,到底是前頭死了的老婆的女兒嘛,受到家里人白眼奚落的情況也是正常的。

        她輕描淡寫的嗯了一聲:“這個倒是沒瞧出來,我瞧她進退有度,應對得體,是個再好不過的。”

        一天之內,朱元已經連著收服了王嬙和蘇夫人兩個貴婦人了,這兩個人還都死命的說她的好話,她到底是給人家上了什么******?!

        朱三太太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了:“她可是個不祥的人......沾上了她的就沒好事,知府大人府上,老太太現在還暈著呢,孩子也病了......”

        這人今天一定要帶回去,不然的話,只怕會生出更多的枝節來。

        蘇夫人臉色慢慢的變了,正要說話就聽見外頭吵嚷了起來,她不由得借題發揮道:“真是不會看人臉色,如今是什么時候,竟也敢鬧到我跟前來了,這說是非的嘴就如此的管不住嗎?總要在人高興的時候來潑冷水!”

        朱三太太聽出她是在指桑罵槐,臉色就一陣青一陣白,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托了朱元的福,她已經連著遭王嬙和蘇夫人兩頓排喧了,從前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現在全都被她給遇上了,這個是非精!

        下頭的下人被這么一說,也沒有慌張,只是笑著跟蘇夫人道喜:“夫人大喜,夫人大喜!咱們老爺領了人,將那群下山來的土匪都給抓啦!”

        真的抓到了?!蘇夫人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兩眼放光的問:“當真?!”

        下人們高興的厲害:“真的!剛才衙門有衙差急匆匆去報信的,我們都聽的真切呢,老爺這回是立了大功了!”

        可不是,慶州府的匪患已經成了尾大不掉的麻煩,上一任知府就是因為這個被貶官的,蘇同知也為了這個頭疼幾年了,沒想到現在卻終于了結了,而且兜兜轉轉,這個功勞還是到了蘇同知手里。

        蘇夫人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滿臉是笑的又贊又嘆,當著朱三太太的面不說出來,只是笑著道:“家里有事,我也不好留你了,我弟妹乍然見了外甥女兒,歡喜的離不開,便實在是不好意思了,過幾天我一定親自送她回去,跟您家老太太賠罪。”

        相比較她的鎮定自若,朱三太太卻臉色煞白,額上出了一頭的冷汗,聽見了蘇夫人的這番話,才如同游魂一般的站了起來,勉強鎮定了心神點了點頭,強笑著同蘇夫人告辭完就心不在焉的上了馬車,一路疾馳回了朱家。

        怎么會?!這么快就抓住那幫土匪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