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小說者-> 豪門總裁-> 《梟寵霸道醫妃》-> 第818章 她,還能熬多久
第818章 她,還能熬多久 作者:拈花惹笑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28
  • 落塵一怔,一張臉頓時變了顏‘色’:“那個,我……我……”

        “怎么了?”賀蘭赤木看著她神‘色’詭異的小臉,疑‘惑’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拿了?這東西易碎,你可不要到處‘亂’拿,還給我收好吧,成親的時候再用
    。。 。”

        那其實是兩只杯子,里頭是中空的,姑娘說成親的時候用來喝合巹酒便是最好,那是姑娘送給他們倆的賀禮。

        因為戰‘亂’頻頻,她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能時常處在一起,又看出了他們倆情投意合,便提前把成親的賀禮都送給他們了。

        是姑娘從自己家鄉帶回來的東西,材質和他們這邊的很不一樣,和賀蘭赤木都看不出來究竟是用什么做的。

        聽他說起成親,落塵眼底的神‘色’更幽暗了。

        那對鴛鴦已經被摔碎了,直到現在,想起來它落地的情形,她心里還是痛得很。

        可剛才情急之下,根本想不出來有什么借口可以去找他們,她也沒想到慕容素素在這里的地位竟是這么高,竟連北王爺進‘門’也被她攔了下來。

        尤其她還一直跟著北王爺和云王爺進去主院,到書房去,她不過去看看,心里真的很不安。

        “賀蘭……”她抬頭看著賀蘭赤木,遲疑了很久才說:“我……我不小心把鴛鴦摔碎了。”

        賀蘭赤木眼底淌過絲絲幽暗,但很快便淺淺笑了起來,‘揉’了‘揉’她的發絲,他道:“原來是因為這事心里難受著,沒關系,它們在哪里?我去想辦法把它們粘合起來,那是姑娘對我們的一片心意,可不要毀了。”

        想要擁著她往房間里返回,落塵卻住了步,扯上他的衣角,迎上他疑‘惑’的目光,她深吸了一口氣才道:“鴛鴦……被我用姑娘的名義送給云王爺了。”

        賀蘭赤木又是一怔,看著她慌‘亂’不安的小臉,沉默了好一會他才道:“要是用得其所,能用便用了吧,以后我再去向姑娘討一對‘精’致的杯子,成親的時候再與你喝合巹酒用。”

        賀蘭赤木微微淺嘆了下,還是擁著她的肩頭,與她往客房里返回:“今夜的事情我們再好好談談,姑娘是不是把當年的事都與你說得清清楚楚了?可有任何遺落?”

        落塵搖了搖頭,心里還為那對鴛鴦而難過著,但最終還是收拾好了心情,與他談起了今夜的行動。

        姑娘和云王爺之間的淵源也向他提及了些,雖說不詳細,但憑她身為‘女’子的第六感,她很清楚云王爺現在對姑娘的感情一如過去那般,還是非常深厚。

        其實看到他把鴛鴦撿起來時那落寞的眼神,她心里也是不好受,但她沒得選擇,云王爺身邊的慕容素素始終是個禍害。

        兩年多前她便害過姑娘,兩年后的今天,若她跟前云王爺的身邊,他們的議和也一定會困難重重。

        慕容素素哪有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她‘私’下里和楚氏皇族的人還有著牽連,只是楚流云對她太寬容,從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

        姑娘現在最擔心的是她的背后,會不會真是楚四海這個人……

        ……

        一場戰爭,整整打了三個多時辰尚未結束,從晌午的時候開始,直到入暮時分,期間就連摘星樓和天下第一莊的兄弟也趕了過來,助七七他們一臂之力,但他們始終是敵眾我寡。

        這場硬仗打起來實在是太難,就連黑旋和赤丹也都出動了,所有人奮力抗敵,死守在城‘門’之外


        東陵浩天也沒想到他們區區十幾萬大軍,再加上那幾萬摘星樓和天下第一莊的兄弟,總共加起來也不過二十萬出頭的人,以他近四十萬的大軍來攻城,居然整整大半天也攻不下來。

        在天快要黑的時候,他終于命人敲響戰鼓,暫時退回到戰圈之外,在戌絨城外十幾里遠的地方扎營休息,先讓兄弟們吃飽喝足,休息好,再進行下一輪攻城的計劃。

        一場‘混’戰下來,等雙方平息之后,戌絨城里的士兵,哪怕加上摘星樓和天下第一莊的兄弟們,也不過十八萬余,有三四萬戰死在沙場上。

        如今站在戌絨城城樓上,放眼望去,下頭一大片都是全是沾滿了血跡的尸骸,除了有自己一方的,還有敵軍一方的尸首,密密麻麻鋪了一地,看起來不僅森寒,也凄涼得很。

        大伙已經累得讓他們將尸首運回去的力氣都沒了,不知道東陵浩天何時又會展開下一輪攻城,他們現在除了抓緊時間好生歇一歇,什么都做不了。

        “七七,你也回去歇一會。”沐初來到七七身后,沉聲道。

        七七搖了搖頭,靠在石欄上,依然在拿望遠鏡看著十數里外遠的那一片軍營。

        他們駐扎在那里,暫時還沒看到有什么異動,她已經吩咐了兄弟們輪流值崗,雖然她手里的望遠鏡不多,但好歹有十幾把,讓他們好生看著,一定要嚴密注意是不是有小隊人馬分散出去,從別的地方向戌絨城偷襲。

        她自己也是片刻不敢大意,哪怕已經累得連站都幾乎站不住,也依然讓自己的身體靠在城樓的石欄上,苦苦撐著。

        “你再這樣下去,我怕下一場仗打起來之前,你人已經倒了。”沐初垂眸看著她,輕嘆道:“你臉‘色’已經足夠難看了,七七,別再勉強自己。”

        七七把望遠鏡拿下來,抬頭迎上他的目光,‘欲’言又止。

        沐初又道:“你是大家的‘精’神領袖,你要是倒了,軍心必然大‘亂’,為了讓兄弟們安心,你還是好生歇著吧。”

        他又不知從哪里取來了一張草席,直接在城樓上鋪下,看著她道:“無需回營歇息,就在這里好生歇著,大家不會笑話你的。”

        不遠處,十幾個站崗的士兵也齊刷刷看著她道:“皇后娘娘,求你先歇一會,兄弟們都在守著,請皇后娘娘放心!”

        七七抗不過大家的好意,才從草席上坐了下去,剛坐下便感覺兩條‘腿’完全不是自己的那般,一陣酸麻,麻得她連眼淚都幾乎要嗆出來。

        沐初二話不說在她身邊坐了下去,雙手落在她‘腿’上,見她想要抗拒,他道:“江湖兒‘女’不拘洶,我是仙醫,在我眼里沒有男‘女’之分,只有病人。”

        兄弟們也沒有在意,一個個依然緊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七七吐了一口氣,這下再也不多說,整個人躺了下去,閉上眼。

        她本來只是想歇一會,卻不想這次一閉眼,才過了片刻的時間,人已經沉沉睡了過去,就連打鼾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一個‘女’子打鼾,本是一件粗魯無禮的事情,但聽在兄弟們的耳里,人人心里都忍不住心痛起來


        皇后娘娘打鼾,不是因為她沒有大家閨秀的高貴端莊,而是因為她真的累極了。

        從躺下去到她打起鼾來,才過了多久?這么短的時間內,她已經睡得這么深沉,她現在已經累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沐初給她放松了四肢的筋骨,才站了起來,正要拿起從她手里奪過來的望遠鏡,往遠處軍營望去。

        剛上樓的小‘玉’兒卻看著他道:“沐先生,你怎么還不休息?”

        沐初微愣,回頭看著她,只見她端上了兩份菜肴來到他跟前,在七七所躺的草席邊放了下去。

        小‘玉’兒抬頭看著他道:“你先用晚膳吧,留一半給皇后娘娘。”

        “其他兄弟們呢?”沐初問道。

        小‘玉’兒笑道:“自會有人給他們準備晚膳,沐先生無需擔心。”

        沐初遲疑了下,才在七七身旁坐了下去,本來想要喊醒七七讓她先吃點東西,但她難得睡得這么深沉,他又不忍把她吵醒。

        “姑娘睡得這么香,不如讓她多睡一會。”小‘玉’兒看著躺在草席上的七七,無聲嘆息道:“等姑娘醒來之后再讓她吃一點就好。”

        她今日一直留在城里負責后勤工作,根本沒有機會和姑娘他們一起出‘門’去迎戰,知道姑娘累極,可她無能為力。

        沐初點了點頭,小‘玉’兒便站起來道:“我還要去給其他人送膳食,就不妨礙你用膳了,沐先生,告辭。”

        她才剛走沒過多久,便有其他兄弟給守在城樓的兄弟送來了晚膳,人人臉上雖然都有幾分疲憊之‘色’,身上那件盔甲也沾染了不少血跡,但都依然強打起‘精’神在站崗。

        沐初抬頭往天際望了一眼,明月爬了上來,夜‘色’已經在慢慢降臨了,拓跋飛婭的騎兵何時才能趕到?

        若是今夜東陵浩天的人要攻城,他們又該如何抵擋?雖說還有七七在,但玄王不在,兄弟們的心始終是不如從前那般堅定。

        他們都是玄王一手帶出來的,大家跟隨他作戰已經這么多年,玄王不在,如何能定軍心?

        垂眸,視線落在七七‘蒙’上塵埃的臉上,想要伸手在她臉上輕撫一把,最終卻還是把自己的沖動收了回去。

        光靠這丫頭真的可以嗎?她已經累成這樣了,再熬下去,還能熬多久?

        他抿著‘唇’,目光幽深,眼底透著眸光堅定。

        或許這么做會對不起她,但若是戌絨城真的被攻陷,他也只能如之前計劃的那般,把她和寶兒帶走了再說,就算她反抗,也容不得她。

        這座城池能保,便死命保住,若保不了,那便撤吧。

        對他來說,只有她和寶兒才是最重要的,權力江山,榮華富貴,不過是過眼云煙……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