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
第二十七章 下毒暗害 作者:暮云笙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3-31
  •     可是今日不同往日,其實鳳凌玦還是很向往皇宮外面的,以前師父還在宮里的時候,便聽他說起過拂云莊是什么樣,江湖又是什么樣的,心里頓時對皇宮外面生出了一絲向往,還有皇姐和他說的那些只有皇宮外面才能吃到的美食。

        只可惜他現在還沒有及冠,不能封王去皇宮外面建府,平時父皇又不會在意他一個不受寵的皇子的請求,想要正經出宮基本是不可能的。

        雖說如今以鳳凌玦的實力,想要偷偷出宮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但是他不會那么做,或者說鳳凌玦私心里期待的根本不是能出宮這件事情本身,而是能和鳳傾歌一起出宮,一起去他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領略他沒有見過的風景。

        心里想著這件事情,鳳凌玦不由得揚了揚唇角,若是能與皇姐一直這么在一起就好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他要更加努力,這樣就沒有人能讓皇姐和他分開。

        鳳凌玦剛準備吹滅燭火去歇息,外面便有人在敲門,“九皇子,您歇下了嗎?”

        什么人?鳳凌玦下意識的保持警惕,皇姐可是和他說過很多次,晚上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隨便進他的寢殿,而云霄殿的宮人們都在外殿,不得他的傳喚,就算是白日里也不會隨便進來,所以現在能進來的人,八成都不會安什么好心。

        鳳凌玦取出壓在枕頭下面的匕首帶在身上,這還是他從皇姐那里學來的,鳳傾歌習慣在任何地方都藏著匕首,甚至平日里也會隨身帶著,匕首輕巧不占地方,這樣的話就算是遇見了什么危險,也不至于毫無還手之力。

        “這么晚了,你是來做什么的。”鳳凌玦面無表情地過去開門,眸中滿是防備的冷意。

        外面站著的是個小宮女,鳳凌玦對這張臉有些印象,在皇姐的嘉福殿遇見過幾次,應該是嘉福殿的宮女,可是這么晚了她為什么會來云霄殿?

        知道這是皇姐殿里的宮女,鳳凌玦的神色才稍微緩和一些,但是也沒有完全放松警惕,畢竟皇姐曾經和他說過,這個世界上能完全信任的人就只有自己,其他的就算是再親近的人,都要保留著一絲防備。

        那個小宮女手中提著一個小食盒,先對著鳳凌玦行過禮,“見過九皇子,奴婢是嘉福殿的宮女,御膳房做了些新點心送到嘉福殿,公主便讓奴婢送一些過來給九皇子嘗嘗鮮。”

        現在這個時候,皇姐會給他送什么糕點?但是這小宮女也確實是嘉福殿的,鳳凌玦便接過了小食盒,冷淡地回了她,“幫我多謝皇姐。”卻沒有一點兒要打開的意思。

        那小宮女還想再說些什么的,但是在觸及到鳳凌玦充滿冷意的眼神之時,只能心有不甘地惺惺離開。

        鳳凌玦提著小食盒進去放在桌上,還沒有忘記回去鎖好門,從始至終都沒有要打開那盒點心的意思,這種伎倆他見過的太多,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若是能被這點兒伎倆騙到的話,他都不可能會活到今天。

        翌日,鳳凌玦像往常一般去了嘉福殿,如今他已經不需要再在皇姐的監督之下苦練基本功,師父也傳授了適合他的心法,所以現在鳳傾歌便更能光明正大的睡懶覺,真是誰都拿她沒有辦法。

        等到鳳凌玦練完功,獨自一人用過早膳之后,鳳傾歌才出現在院子里面,隨意和他聊了幾句,“昨日我讓人送給你的點心,你可有嘗過?若是有喜歡的,我下次便讓御膳房的多做些送去給你,你用功是好事兒,但也要記得晚上不要太晚睡覺,否則到時候可是會長不高的。”

        昨日皇姐竟然真的給他送了糕點?鳳凌玦微微驚訝,暗自后悔昨晚沒有打開食盒嘗一嘗,等到今日回去的話,應該已經是不能吃的了,真的是太可惜了,鳳凌玦的情緒變得有些低落。

        鳳傾歌察覺到鳳凌玦的異常,看著他問道:“怎么了?今天一直無精打采的,是不是點心太難吃?其實也就是御膳房隨便送來的,說是讓我選幾種擺在父皇的壽宴上,我拿不定主意才想著讓你嘗嘗。”

        鳳凌玦哪里能將昨晚的事情說出來,連忙搖了搖頭,囁嚅著說道:“沒有,都很好吃,多謝皇姐。”

        鳳傾歌也沒有多問其他的什么,只是關心了一下師父的事情,得知云鶴玄過幾日就會到王城,到時候也是要進宮的,畢竟拂云莊背后靠的還是皇族,云鶴玄怎么可能不來參加鳳齊晟的壽宴。

        既然鳳凌玦今日興致不高,鳳傾歌便讓他提前回去,并且囑咐他好好休息,距離鳳齊晟的壽辰漸近,此時正是容易出事兒的時候,越到這時候就越是要養好精神,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不小心中了別人的圈套。

        鳳凌玦顯然也沒有要留下的意思,他還是記掛著皇姐給他送來的糕點,或許他現在回去的話,還能來得及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可是等他回去的時候,原本擱在桌上的小食盒卻已經不在了,鳳凌玦眸中染上了一層戾氣,喚來了外殿的宮人,冷聲質問道:“今日有誰進了內殿?”

        有個小太監低著頭顫顫巍巍地站了出來,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回……回九皇子,今早……是奴才進了內殿,幫……幫您收拾了屋子,奴才沒有動您屋子里的任何東西……”

        那些被喚來的宮人都還以為是鳳凌玦丟失了什么東西,這才將他們喚過來,此時也都對鳳凌玦有些意見,就只是個不得寵的皇子而已,能有什么值錢的東西,竟然還值得這么大動干戈?

        “你確定嗎?”鳳凌玦冷笑一聲,沒有動過他的東西,那皇姐給他送來的食盒,難不成是自己長翅膀飛走的嗎?

        那個小太監對上鳳凌玦的目光,膝蓋不由得一軟,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當即便老老實實地交待,“九皇子饒命,奴才見到您沒有動過桌上的食盒,以為您不愛吃要扔掉,便……便拿去給了毛毛。”

        鳳凌玦雖說沒再說什么,也遣散了那些宮人,但卻讓那小太監帶著他去看那個所謂的什么毛毛,他倒是要親眼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用了皇姐送給他的點心,就算在不知情的情況也不行。

        直到那小太監一臉興奮地說起毛毛的時候,鳳凌玦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么,那個小太監說的毛毛,竟然只是一只小狗而已,這還真的是……

        讓他無話可說。

        那小太監開心地喚了兩聲毛毛,可是小狗卻沒有如往常一般跑過來撲向他,等到那小太監尋到窩里的時候,卻忽然之間跪在了地上大叫一聲,“毛毛!”

        鳳凌玦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等到走過去才看見,那小太監正抱著那只小白狗痛哭,他這時候才看清楚,小太監抱著的小狗是已經死去的,而旁邊還散落著幾塊兒沒有吃完的糕點。

        有毒!鳳凌玦對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熟悉了,他想不出來那只小狗有第二種死因,這糕點是皇姐送過來的,所以說那個下毒者的目的,十有八九是要毒害皇姐!

        鳳凌玦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也顧不上安慰那個小太監,小心的撿起地上殘余的糕點,用帕子包好準備拿去太醫院檢查,說不定還能查出來到底是什么人要害皇姐,他是絕對不會放過那些人的。

        從發現糕點是有毒的開始,鳳凌玦心里考慮的便一直是要查出要害鳳傾歌的人是誰,全然沒有想過一件事情,這糕點是拿來給他的,若不是他向來謹慎小心,現在被毒死的就是他自己。

        自從前幾年太醫院不作為,輕慢鳳傾歌的事情被鳳齊晟知道了以后,這太醫院便進行了一次大的整改,很多原先的老太醫都已經被罰遣出宮去,從那之后,就再也沒有太醫敢不將樂和公主和九皇子當一回事兒,到時候被捅到皇上的面前去,丟官事小,有可能連這條命都難保。

        是以這一次鳳凌玦過來之后,立刻便有太醫拿著銀針過來,幫鳳凌玦看看這糕點出了什么問題。

        鳳凌玦親眼看著扎進那半塊兒糕點的銀針拔出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黑色,果然這糕點是有劇毒的,就連那個幫忙檢測的太醫都變了臉色,“九皇子,這是一種用簡單藥材就能調配出來的劇毒,制作方法簡單不說,毒性還大,若是誤食的話,不到半刻鐘便會致命。”

        “那制作這種毒藥都需要哪幾種藥材,最近幾日可有人來拿過這些東西?”鳳凌玦的頭腦還是十分清醒的,很快便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那太醫見此事茲事體大,便真的去幫鳳凌玦查了,認認真真對照了賬本,“這幾味藥材的話……賬冊上確實有記錄,是嘉福殿的人有來過幾次,每次拿的藥材也都和那太醫說的幾樣對的上,這未免也太過于巧合了吧!”

        鳳凌玦的心里也很震驚,但是他不相信皇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更不允許有任何不利于皇姐的言論傳出來,便沉聲對那太醫道:“今日我過來的事情保密,千萬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若是讓我聽見有人傳出什么閑話,那就當心你這條性命。”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列5